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0章 骂谁

    颖颖把那份“剪枝技术”的资料,三下两下从书包里拿出来:“看清楚,是不是这个?这是俞老师编写的学习资料,偷窥狂!”

    “郭颖颖!”王桂香跳脚,“我没偷窥!”

    “王桂香,我告诉你,最好看清自己,就你这德行,俞老师用脚趾头都看不上。再说,他是北京人,父母的问题已经解决了,原单位北京农业学院随时会通知他返校工作,他怎么可能现在谈恋爱?只有你这种猪头,才会冒出那么多奇葩想法。”

    正是下课时间,两个漂亮女生吵架,教学楼前看热闹的人很多,颖颖可不想丢人现眼,说完扭头就走,四周的男生,对着王桂香“嗷嗷”地喝倒彩,王桂香气坏了,故态复萌,又冲上来要扯颖颖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有人给颖颖示警。

    颖颖急忙弯腰躲避,王桂香的手,重重拍在她的背上。

    颖颖怒了,回过头狠狠搡了王桂香一把:“没见过你这样的神经病!”

    王桂香的高跟鞋真给力,又带累主人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郭颖颖,你竟敢殴打同学!”

    “矮胖黑”王步从人群里冲出来,吼了颖颖一句,心疼地去搀扶王桂香,这家伙倒是挺痴的,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。

    王桂香站起来后,非常不领情地把王步狠狠推开:“离我远一点,你就是个扫把星,每次遇见你,都没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步十分委屈:“桂香!”

    王桂香狠狠瞪了王步一眼:“我受了欺负你看不见吗?腻腻歪歪要做什么?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她既嫌弃王步,还想王步帮她对付颖颖。

    可惜王步对王桂香实在情根深种,感情受挫,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,扭过头就对着离开的颖颖骂开了:“郭颖颖,你个烂×,就知道欺负人!”

    这话骂的可真狠,颖颖只觉得血液瞬间都冲上了头脸,差点都要失去理智了。

    王步是个男人,和他对骂粗话,颖颖只能吃亏,还会坏了名声,可颖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哭着去学校领导那里告状吗?王步已经被下放到林场当工人了,学校领导也不会因为这句话再怎么处分他,扣奖金?写检讨?那些没法令颖颖解气,怎么办?

    “王步,下课时你就跟在我们身后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王步焦急地辩解,王桂香嫌弃他,恨不得他从她的世界里彻底消失,他咱们敢让她知道这个呢?

    “没有?你可真没种,敢做不敢当,难怪王桂香看不起你,你这个样子,所有的女人都看不起你!”

    王步被颖颖逼得没了回旋余地,结结巴巴承认道:“你,你,你,我就跟了,怎么地?”

    “你很清楚我们说了什么,对吧?你也知道,是她,王桂香看上别的男人,那男人却看不上她,王桂香却疑神疑鬼说我挡了她的好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你心心念念最爱的女人,她才是真正的那个什么货,你不敢骂她,就颠倒黑白来骂我,你骂我的话,其实是骂她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王桂香听见王步自己承认跟踪自己,怒不可遏,一直狠狠地瞪着王步。

    王步有一种错觉,王桂香也感觉他在骂她呢,急得脸红脖子粗的,一叠声地王桂香解释:“不是,我不是骂你的。”。

    颖颖根本不给对手思索的机会:“王步,你敢做不敢当,还是个男人吗?是个有种的男人吗?难怪王桂香鄙视你!今天在场的人,都鄙视你!你怂包!你窝囊!你是天下最没用的男人!”

    王步被颖颖打得晕头转向,又骂地头昏脑胀,一时转不过弯,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变成这样的情况,他不承认骂王桂香,就不是男人?承认骂王桂香,那王桂香不成了烂货了?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人,都忍不住哄笑起来,王步才发现自己被捉弄了,气得又骂了一句粗话。

    “是,你终于有点男人样,敢骂她了!”颖颖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骂她的!”王步的话,被周围的哄笑声淹没,他终于失去理智,挥动拳头对着颖颖冲过来。

    围观的女生吓得尖叫,也有男生上前想要英雄救美。

    动作最开的是个穿军装的人,他就像一股绿色的旋风闪过,有力的大手紧紧攥住了王步的拳头,一拉一扯,王步就被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竟然是杨森,他愤怒地质问王步:“你是谁?为何和颖颖过不去?”

    王步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,被对方的高海拔逼迫地连连后退:“你是谁?解放军不能打人!”

    “你看清楚,我已经复员了!”杨森指了指自己的领口,“我现在是普通老百姓,你敢欺负人,我就敢打你!”

    王步吓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跟一截木头似得,王桂香早就爬起来了,眼角都没看一下王步,她害怕杨森,狠狠瞪了颖颖一眼,挤出人群匆匆跑路。

    “桂香——”王步也顾不得拍干净身上的土,急忙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颖颖站在那里发愣,她也是败了,为何杨森来时,总是有情况呢?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散去,颖颖才和杨森说话:“你复员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下自由了。”嘴上虽然说的好听,但眼神闪过一抹黯然的神色,还是透露了难过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陆婷捣的鬼?”其实颖颖都不用杨森回答,除了这个原因,还有别的吗?

    杨森叹口气:“我没想到陆团长竟然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申诉?”

    杨森摇摇头:“根本就来不及,复员令一下,什么都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颖颖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慰他,再说,杨森也不是可以安慰的人,同情,对于他等于侮辱。

    说不定,杨森也在学校徘徊好久了,只是不敢出来见自己,若不是王步这样,不知道还要过多久,才知道他的不幸消息。颖颖心里很替他难过,可又不能用空洞的话安抚他,怎么办?

    对了,他现在应该没事做吧?颖颖试探道:“杨森,我刚好有些事情没时间处理,你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杨森的眼睛亮了一下:“行,你说!”

    颖颖指着不远处小树林下面的石凳:“去那里坐着说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