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26章 起跑线

    张帅的脸已经黑的和锅底差不多了,他一直为自己当农校团委书记八年,培养了睿城农业中坚力量自豪,现在看到自己教出的学生,还是当年十分器重的得意弟子,竟然是这样的渣滓,他的脸上火辣辣的,一时间,觉得自己对不起教师这个称呼,对不起祖父和父亲的培养。

    秦乐说话的当儿,还时不时瞟一眼郭颖颖,不知道是庆幸自己当年没有找个村妞儿庆幸,还是嘲笑她嫁了个教师,无权无势。

    秦乐的老婆对人很冷,只略略和几个人打过招呼,就远远走到了前面,是不是也觉得丈夫这样很丢人呢?

    颖颖最讨厌吹牛说大话的人了,刚看到秦乐,她还比较愉悦,毕竟是遇到老乡了,现在,她只剩下腻味和厌烦,便自顾自推着童车,和扶着童车走路的儿子小声说笑。

    张帅清清嗓子,在秦乐说话换气的当儿,插嘴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原来如此健谈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张老师,这不是遇到你高兴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秦乐,我介绍一下,俞老师现在是俞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俞市长?市长?”秦乐仰起头笑了几声,“嘿嘿,哈哈哈,张老师,我是不是听错了,你再说一句,俞老师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市长,丰城市市长,正厅级干部。”

    秦乐本来确定自己肯定是听错了,没想到张帅继续这样说,他的神色变了一下,看了看张帅,又看看俞和光,眨巴了好半天的眼睛,这才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真的?俞老师,哦,不,俞市长?丰城市的市长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俞市长怎么来京城了?探亲吗?张老师你呢?你是旅游来的吧?刚好,俞老师可以给你做向导,对,对,肯定这样。”

    张帅无言以对,嘀咕了一句:“我当年真是瞎了眼,欣赏你和刘涛,一个二傻,一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秦乐的脸涨得通红,嘴唇气得直哆嗦——被老师鉴定为二傻,这实在让人情何以堪?秦乐有些委屈,又有些羞惭地扭头看着俞和光。

    “秦乐,你在学校时,表现挺稳重的,怎么到了单位,变成这个样子?”俞和光表情很严肃,“就算我们多年没见,你也不要这样呀,即便你现在是个科长,我和张老师还是老师,这不过是工作分工的不同,你这么趾气高扬,卖弄炫耀,有意思吗?你比我们强,那才是对的,比我们差了,不过证明我们教育的不好,我们的工作没做好,再没别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秦乐的表情十分僵硬,勉强动了动嘴巴,点点头:“是,俞老师,哦,不,俞市长教训的对。”

    “秦乐,我实话告诉你,张老师现在是大西省住京办事处主任,正处级,比你这个正科级如何?”

    “高,高两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职位高不高级的事儿,而是你应该懂得谦虚,今后切莫再这样肤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是!”秦乐用手心,抹了一把额头的汗。

    张帅看了他一眼:“我再说一句,你今后千万不要把老丈人挂在嘴边,这只能证明你被提拔,不是靠自己的能力,而是靠裙带关系,这没什么可骄傲的,只会让人瞧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秦乐又抹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张帅的话还没说完呢,被打断了,让他的眉头皱的更狠,他瞪了秦乐一眼:“还有,你的老丈人在京城当地方官,本就不易,你莫要再给他抹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努力工作,不给他抹黑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叹口气:“张老师是说,你不要动不动把老丈人抬出来,这是给他抹黑,你就不怕,他这样任人唯亲被举报受到批评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平时不敢这样的,就是,就是今天——”秦乐此刻,也是沮丧到了极点,好容易遇到过去的老师,想得瑟一把,却没想到,被狠狠教训了一通,他也真是走了背运,背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张主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叫老师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,张老师,俞老师,你俩今天教训的对,一会儿逛完公园,我请你们吃饭,哦,我掏钱请客,还请两位老师赏脸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就算了,秦乐,我们唯一的希望,就是你努力工作,做出成绩,莫要辜负你岳丈的提拔,莫要辜负农校的培养,我下回听到你的名字,希望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师!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见吧,我和俞老师还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秦乐狼狈地退到一边,目送老师和家人说说笑笑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颖颖这会儿和魏芳走在一起,女人在一起的话题,无非就是老公和孩子,魏芳帮颖颖推着童车,颖颖牵着阳阳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该上学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今年九月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提前教孩子学认字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颖颖摇摇头,“……”阳阳丢了的事情,张帅夫妇好像不知道,颖颖便不想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魏芳感慨地摇摇头,“现在有些家长,实在太性急了,说什么不能输在起跑线上,却拔苗助长,让孩子跟个小老头一般,毫无创造性,我那闺女小时候身体不好,一二年纪时的功课都一般般,现在,还不一样在年纪名列前茅?”

    魏芳说起女儿,一脸骄傲,颖颖听俞和光说起过,张帅的两个孩子学习都好,不然,他们不是北京户口,本就没法报上名,两个孩子,都是因为成绩和,学校特招的。

    颖颖有些烦恼地皱起眉头:“后半年老俞的工作还不知道在哪儿,我该让孩子在哪里读书呀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孩子上学可是大事,不过,一二年级也不那么重要,我还见过九岁才上学的,一二年级的课程一年学完的孩子,一样挺有出息的,出国留学了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也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了,自嘲地笑了起来:“是啊,孩子只要善良、努力,功课好当然好,功课不好,也不见得就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魏芳回头看了一眼,秦乐和他老婆早就看不见了,她感慨了一句,“刚才那个秦乐,功课应该也还不错吧?那又如何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