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25章 旧识

    这天俞和光休息,吃过早饭,和父母打了一声招呼,便要带颖颖一起出去。

    “见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颖颖有些奇怪:“我也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俞和光笑得和煦,却不肯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颖颖嗔了一眼:“什么人呀,这么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“见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着孩子,会不会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他当伯伯的,怎么也得给点见面礼儿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带阳阳划过船呢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慢待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怎样对他,也不算慢待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颖颖心里便有底儿了,能让俞和光如此放松的,除了他几个少年时交的铁哥们,还有就是张帅了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,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他来出差?”方宏进调到丰城,张帅接替他做了招商局局长,颖颖因此这样问。

    “喏,又升了,现在是大西驻京办主任。”

    张帅这些年,在京城待的日子,比在睿城还多,因此,大西省政府在这个职位空缺时,便想起他来。

    驻京办有个专用的小车,张帅自己开着,车里坐着他的妻子魏芳,来接俞和光。

    魏芳原来在睿城第二初级中学教语文,后来也调到了招商局,做张帅的助理,也是领导考虑张帅长期不在家,他们夫妻两地分居,生活不便,特别照顾的。

    只是魏芳不愧是教语文的,文笔不错,现在,驻京办的一应文字处理,都过她的手,倒也名副其实,并不只是照顾张帅的摆设。

    看到颖颖,魏芳对她微微一笑,她俩以前虽然打过照面,但没怎么说话,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们在这里,孩子呢?”颖颖一边打招呼,一边抱着闺女钻进车里,俞和光将童车放到汽车后备箱,抱着儿子,和颖颖一起坐在后排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而行,微风从半开的车窗吹进来,不知不觉,已经是阳春三月了,树叶儿长到了杏子一般大小,空气中,各种花草香气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张帅家好几代都是从事教育的,他以为,自己可能也会步祖先的后尘,却没想到,因为俞和光的引荐,阴差阳错,步入政坛。但他骨子里,对子女的教育还是非常在意,一双儿女都想办法弄在京城读书。

    张帅比俞和光大两岁,但早年随顺,大儿子已经十八岁了,过不久就要高考,女儿今年十三,上初中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周日公共假期,马路上还不算拥挤,他们很快来到北海公园附近,找了地方停好车,两家人走了下来,没想到刚进北海公园,就有个人对张帅连看了又看:“哎哟,这不是张老师吗?咦,还有俞老师,你们好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该说这世界是太大了还是太小了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熟人,不过,颖颖看着眼生,便没有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秦乐?哎哟,这不是秦乐吗?”张帅很是惊讶,满脸喜悦。

    听到名字,颖颖才想起这是谁,她第一年上学时的学生会主席,这人还曾经追求过颖颖,刚巧碰上王桂香四处散步谣言,说颖颖坏话,他便退避三舍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学校组织春游吗?”秦乐问张帅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张帅正要说不是,又过来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欣欣,这就是我常常说起的张老师,当年就是他劝我参加专升本考试,不然,我们也不会在省农大相遇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礼貌地笑了一下,神态却有些疏离。

    秦乐似乎没有注意到老婆的神情,依然兴致勃勃:“张老师,幸亏你当年让我再往上考,不然,我至多在在睿城哪个小机关打杂跑腿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秦乐现在混得挺好了?”张帅顺着他的话,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多好,欣欣的父亲刚好调到京城工作,就负责亚运会建设项目,把我和她也调过来了,呵呵,不管怎么说,在北京工作,还是比咱们那小地方好些,张老师,若不是有你当年的栽培,我也没有今天,虽然只是个小科长,但手下管着不少人和事儿,也不算辱没了师门。”

    当老师的,最喜欢听到学生出息的话语,张帅连连点头:“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师,怎么就你和俞老师两个?咱们学校别的老师呢?张老师,你们在北京玩几天?哦,要不要我帮忙?我是后勤科的,别的忙帮不上,给你们安排个免费的住宿和饭食,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用,不用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张帅说完,秦乐就抢着说了起来:“哎哟,张老师,你可别推辞,虽然现在国家一再强调提高教师待遇,可是教师的工资还是很低的,京城的消费,又比咱们睿城大多了,你们省点钱,还能买些其他,衣服吃食什么的。”说着,他拿手捻了捻张帅身上的夹克,“张老师,你看你这件衣服,都磨毛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简直有些忍俊不禁,张帅穿的这件衣服的面料,可是最时兴的纯棉水洗布,出厂布的表面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张帅有些无语,秦乐这样热情,真的是想尊敬老师,还是想展示一下他的权势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乐瞟了一眼颖颖,原来他早就认出来了,这一番得瑟,是想告诉颖颖,她有眼无珠,当年没有选择他?

    不过是靠着老丈人,混日子罢了,有什么可得意的?

    哦,或许,他是庆幸自己没有找颖颖这样的老婆,不然,就没机会有现在这样的老丈人了。

    秦乐还在的吧的吧的吹:“俞老师,你不就是北京人吗?想不想调回来?我岳父东城区,管人事的,副厅级干部呢。”

    张帅歪了歪嘴,和学生邂逅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,眉头也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,听说咱们睿城发展的也不错,可怎么也比不过京城的,你看我这双鞋——”秦乐一低头,脸色便有些难看,张帅脚上的这双三接头皮鞋,锃明瓦亮,不管是样式,还是质量,似乎都很高档。

    “咦,张老师这双鞋不错,起码得五六十块吧?我这双鞋子,也花了那么多钱呢,就是有些旧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