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23章 出行

    说起来,俞妈妈付出更多一些,大把的金钱,还有全副的心力,反而落得这样下场,老太太伤心更甚,还有,老人到了七八十岁,多少都有些脑萎缩,智商降低,思虑不周,常常跟小孩子一般,受了委屈,更容易记在心里,于是,她看梅雨姗,越看越不顺。

    梅雨姗是又想自由自在随心所欲,还想要人关爱有加,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?想要得到,就得有付出,虽然,有时候付出不见得立刻就能有回报。

    比如颖颖,心疼婆婆身体不好,哪怕婆婆有什么做得不妥,也能忍则忍,虽然刚开始,俞妈妈对梅雨姗还好过她,让颖颖心里委屈,但现在,回报虽然迟了,却翻倍而来。

    转眼就是初二,两个媳妇都带孩子回了娘家,俞妈妈的情绪,比初一好多了,从屋里提着一个小包袱给阳阳,里面,装着小汽车、小手枪、小木马等玩具。

    这几年,先是颖颖没回京,再就是阳阳丢了,祖孙好几年都没有痛痛快快在一起,老人心里想着孙子,可惜攒好的玩具,一直没有机会送出来。

    颖颖脸上有些发烧,低声道:“对不起,妈妈!”

    俞妈妈摇摇头:“不能怪你,谁愿意千里迢迢找委屈受呢?都是妈做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见颖颖还要自责,她摆摆手,叹口气:“妈也没想到,咱们家会变成这个样子,幸好还有你,妈的面子没有像那几个阿姨一样,被人踩得犹如一块丢弃的破抹布。”

    颖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婆婆和妯娌本就不好相处,那就像身上的疮疤,难以愈合,越揭越痛,她岔开话题:“妈妈,你想不想舅舅?要不,咱们到香港玩几天?反正你和爸爸也只是腰腿痛,而不是心脑血管病,还能坐飞机,游览时,我们小的用轮椅推着,你们也不会累着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愣了一下,眼中不由有些向往,脸上也忍不住绽出笑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思阳醒了,阳阳在屋里喊妈妈,颖颖招呼一声,离开客厅。

    俞妈妈刚开始心挺热的,随即,想到去香港的费用等,脸儿又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三个媳妇,长得都不错,也都喜欢穿衣打扮。她听弟妹和外甥女话里话外,香港那边精美首饰、名牌服饰、化妆品等等,要什么有什么,好点的都特别昂贵,就她这几百万身价,在北京城的老太太中数得着的富裕人儿,到了那里,也就是个中等偏下的人家,若不精打细算,用不了多久这点钱就能挥霍一空。

    万一,哪个媳妇看上什么,她到底给不给买?每人买多少?想起二媳妇的欲壑难填,还有大媳妇又想要东西,还不想开口,一副傲娇模样,她就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俞爸爸给老婆出主意:“去那么多人干什么?就让小光两口子,再加上向阳就好,对那俩个,就说找到了向阳,带他去认亲戚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三个儿子家,就只有二儿子家没人跟着了,若是俞朝阳是个乖孩子,带上也就带上了,但他那份淘气,老两口都受不了,何况做叔叔婶婶的?

    果然,第二天,张璨璨听说要去香港,两眼冒光,俞妈妈很艰难地宣布,只要俞和光和俞向阳陪着,她就一脸焦急:“妈,三个男人怎么能照顾好你呀?还得我跟着,朝阳,有他爸爸呢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摇摇头:“我打算月底才回来,你上班的事情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请假,请假还不行?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看着办,但若是影响了前途,可别说是我老太婆耽误的,小光做事妥帖周到,有他,就够了,你想去就去,莫要说是为了我,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不高兴地撅了撅嘴:“妈呀,瞧你说的,我们单位上有什么麻烦,怎么会赖你呢?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,你若是想去,我也不拦着,只是这来回机票和住店钱,我只出一半,至于还有其他费用,自己负担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去香港,除了是为了开阔眼界,回来在同事中有炫耀的资本,更重要的是想购物,买些漂亮金银首饰和衣服鞋包。她也见识过舅妈的阔绰和慷慨,想跟着婆婆去,就是要狠狠宰一刀。

    没想到,婆婆竟然让她自费,光来回路费,就得两千多,还有昂贵的住宿费,有那三四千块钱,她都可以好好给自己添置一套金首饰了,何必跑到香港,看人眼色?

    还有,这人和人之间,也讲究个礼尚往来,她想要舅妈的礼物,就得给人送礼,那能沾的便宜,也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张璨璨怎么算,都觉得不划算,只好气恼地放弃了最初的打算。

    俞和光先去申请去港旅游的签证,然后帮父母在医院开了乘机证明,买了机票,还给家里买了一个轮椅,又托朋友从医院借了一个,来回奔波了好几天,才算把事情办好,颖颖因为两个孩子年龄都还小,出行颇为不便,得留在京城,俞和光还有些担心,唯恐妻子累着。

    颖颖反而安慰丈夫:“阳阳乖巧听话,思阳还是个奶娃娃,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的,我怎么会累着呢?你放心去吧,爸妈这辈子,谁知道还有没有机会,再出远门呢,你全心照顾他们就是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还是觉得有些歉疚:“你为了孝顺我的父母,却要承担独自照看两个孩子的任务,不管怎么说,还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,何况爸妈对我,十分友善,我还有什么不足意呢?”

    俞和光很清楚妈妈以前,嫌弃颖颖出身不高,闻言越发愧疚,却一时没有补救的办法,只能记在心里,想着今后的日子里,对媳妇更好些才是。

    正月初十,俞家二老带着大孙子小儿子,去了香港。

    张璨璨在家,阴阳怪气的损自己的丈夫:“都说疼大的爱小的,中间夹个受气的,一点儿不假,我当年怎么那么傻,找了个你。”

    俞胜光皱了皱眉头,不高兴地道:“你要是后悔,看上哪个高枝儿,我立刻就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,呜——”张璨璨没想到换来这样绝情的话,自己反而受不了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