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20章 家宴

    俞和光毕竟是男人,再说,他和孩子相处,已经有四五天了,心情激荡的时刻早已过去,因此,比颖颖冷静多了,他只是使劲眨眨眼,逼回了眼泪,便轻声安抚起颖颖来:“好了,孩子这不回来了?小心哭伤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颖颖知道,自己哭得太厉害,婆婆和公公难免有疑心,她看到儿子手上尚未痊愈的冻疮,干瘦的小脸,变得更大,却比以前黯淡的眼光,见了人,有些胆怯和闪烁的神色,心中越发难过,可她也知道,公公婆婆看到这些,难免会疑心,自己这里,就不能更任性妄为。

    俞和光帮颖颖擦了眼泪,虽然她眼圈还是有些发红,但大面儿上没问题了,这才扶着她胳膊,三人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颖颖哭泣时,俞向阳已经下车,及时挡住了俞曙光的视线,还拉着父亲往家走。

    俞曙光听见颖颖哭泣了,但他误会了,毕竟按俞和光的说法,颖颖和儿子也分别了不短时间,母子相见,有些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香婶儿已经摆好了饭桌,俞家人走进餐厅,俞妈妈还想把阳阳叫到她身边坐着,老人也是好心:“你妈妈还要照顾妹妹,来,奶奶帮你夹菜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妈妈,我来。”俞和光不愿意妈妈看到孩子手上的冻疮,急忙阻拦。

    俞妈妈没有多想,笑着道:“呵呵,也是,孩子刚来,和我还生,过几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,阳阳吃得很好,看到桌上的肉食,没有像前两天那么馋了,经过这场磨难,他以前只吃肉不肯吃蔬菜的嗜好,早已忘记了,俞和光给他的小碗里,夹了一只鸡翅根,一块排骨,还有几筷子蔬菜,他都吃得很香甜。

    俞妈妈见孙子不挑食,还夸了几句。

    颖颖用筷子头儿,蘸了点炒油麦菜的汁水,喂给思阳,小思阳大概还不习惯这样的滋味,眼睛眉毛挤成一团,随即,她吧嗒了几下嘴巴,品咂起滋味来。

    “三弟妹,你也太心急了,孩子还不能吃饭呢。”张璨璨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只是给她尝尝滋味,不然,这个时候光喝奶、吃鸡蛋,长大挑食。”

    张璨璨下意识看了一眼儿子,颖颖好这几年,回来的次数少,而且,每次行色匆匆,在俞家也只待三五天,俞朝阳早已淡忘了颖颖送他去少体校的事儿,他很不高兴地瞪了妈妈一眼,然后,还给了颖颖不满的眼神。

    张璨璨回到京城,嫌练游泳太累,让儿子退出了少体校,颖颖听说后,也只能遗憾地叹息一声,俞朝阳其实挺有天赋的,才练了半年,就在一次校内年龄段比赛中,拿了个第二名。

    颖颖没有理会俞朝阳,张璨璨什么都想拔尖儿,教育孩子也没个章法,如今,俞向阳回来了,就看她如何让儿子和这个大堂哥别劲吧,人家,可是医科大的高材生。

    果然,张璨璨没多会儿,就注意到俞爸爸给俞向阳夹了好几次菜,还把最后一只鸡腿给了他,心里果然不平衡起来:“爸呀,朝阳最爱吃鸡腿了。”

    俞爸爸笑了笑:“他在家没少吃,向阳这些年,可受苦了。”说着,老人的声音都哽咽了,俞妈妈也是一声叹息,眼圈通红。

    俞曙光不忍心父母伤心,急忙劝慰道:“向阳虽然吃了苦,也算幸运,遇到那样好的两个老人,把他教育得如此优秀,你们就别难过了,跟着咱们,也一样吃苦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想起那段畸形的年代,他们老两口被剪了阴阳头,拉在大街上游斗,然后,又在江西干校劳动改造,一去就是十年,俞曙光进监狱,俞胜光远遁新疆,俞和光下放睿城,向阳在养父母那里,或许,的确比在家里受罪更小,一时唏嘘不已,也不知该庆幸,还是伤心。

    俞和光劝慰父母:“妈妈,爸爸,我们现在,不是好了吗?过去的事情,就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提了。”俞爸爸很高兴地一挥手,然后,拿起筷子,又给俞向阳夹了一块排骨。

    张璨璨嫉恨地往那边瞥了一眼,却没法说什么,想当初,家里只有俞朝阳一个孩子,吃饭的时候,俞爸爸和俞妈妈,还不抢着宠溺?现在,她儿子被撇在一边,没人搭理,张璨璨又恨又妒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梅雨珊为了保持体形,吃得很少,她放下筷子,抱起女儿:“爸爸、妈妈,我吃好了。”说完,扭头就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张璨璨也紧跟着站起来:“我也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几年磨合,俞爸爸和俞妈妈早就对这两个媳妇不抱多大希望,看她们的样子,也不生气了,他俩依然细嚼慢咽,还不时地拿起公筷,互相给对方夹菜,他们年纪大了,虽然饭量很小,但是牙也不好了,吃饭就特别慢。

    “你们年轻人吃得快,吃完了各忙各的去,不用陪我们。”俞妈妈对还坐在桌子边的儿子和媳妇道。

    俞曙光下午还要上班,的确不能再停留,他叮咛俞朝阳:“刚下车,很累吧?在家好好歇歇,你三婶儿把你的住房都收拾好了,爸爸带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俞向阳站起来:“三婶儿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,客气什么?”颖颖摆摆手,“我还没谢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三婶儿客气。爷爷、奶奶,那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去吧,去吧。”俞妈妈和俞妈妈,看着孙子的眼光,那个慈祥和宠爱,简直能让人融化了。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终于也吃饱了,老两口相互搀扶着起来,蹒跚地往外走。俞和光抱起女儿,颖颖抱着儿子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阳阳的体重,比一年半以前还轻,颖颖鼻子酸酸的。

    阳阳伸出小手,抱着颖颖的脖子:“妈妈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!”他还小,懂得的词汇有限,一肚子的感触不会说,只能多叫几声,表达他的思念,还有他的儒慕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