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17章 空间的土地神

    见儿子哭得伤心,俞和光轻轻地把搂在怀里,抚摸着他的背,安抚他的情绪,倾听他的诉说。孩子这一年多,肯定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罪,他说出来,哭出来,心里才不会憋屈,才能丢下这段不堪的日子,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阳阳直到哭得没力气,软倒在俞和光的怀里,才抽噎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颖颖一合眼,就看到一个小男孩对着自己哭泣,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孩子,可是记忆又告诉她,她只有一个女儿,到底是怎么回事?她只觉得头脑里有一股思想,呼之欲出,却像是被什么禁锢住一般,怎么也冲不出来,急得她出了一身汗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颖颖睁开眼睛,看着窗户外的茫茫夜色,她的头脑里,走马灯一般,想起爸爸和妈妈背着自己,谈论一个名字“阳阳”,还有,她家衣柜里,她偶然翻出的一件小男孩衣服,还有院子里的小朋友,曾经问她:“阳阳还没找到吗?”

    阳阳,昨晚梦中的男孩,不是哭着质问自己:“妈妈,你忘了阳阳吗?”

    一股大力,似乎要把颖颖头脑劈破一般,猛得击打在医院的头顶,剧烈的疼痛,让颖颖眼前一黑,就软倒在床上,昏迷中,颖颖失去的记忆,全部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晕迷中,颖颖的魂灵,进入到了空间,她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你想有个女儿,是我,帮你实现了愿望,你要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只是那么一说,若是知道,有一个女儿,会令我的儿子,我的丈夫,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,这个女儿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嘘!女儿都生出来了,却说这样的话,你就说矫情!”

    颖颖气得要死,瞪着眼睛四下查看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嘘,别管我是谁,反正,我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不会害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停,停,我告诉你一件事,你听了就不恼了。你儿子,有病,若不是有我的帮助,他将来长大,就来不及医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,他有什么病?”颖颖立刻忘了抱怨,紧张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喏,大夫们是查不出来的,他只有在海边生活一段时间,病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见颖颖不说话了,那声音有些幽怨地道:“为了你好,我特地让你忘记那些。你自己一点苦头都没吃,平白多了个女儿,竟然还不感激我,哼,没良心。”

    颖颖相信他说的,都是对的,可是,他这样做,对孩子也太过分了,一年多,孩子被那个跛脚男人逼着,在池塘里养鸭,这还不算,又被骗子偷走,逼他在车站乞讨,他过得多可怜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,颖颖心如刀绞,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呿,要得到,就要有付出,你们受这点苦算什么?真是矫情,你们,一代不如一代,哼,不理你了。”那个声音说完,就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颖颖却顾不得他了,只一味后悔自己太贪心。人生,本就不能十全十美,她已经拥有了财富、地位、美丽,可以说,占有了所有女人想要的,居然还妄想儿女双全。

    都是她,贪心不足,给丈夫、儿子,带来难以挽回的痛苦和磨难。颖颖后悔地揪着自己的头发:“我为何要说想要个女儿的话呀?呜呜”

    “哇哇——”思阳晚上尿了、饿了,也只是小声哼唧,这回,不知是感觉到母亲的不对劲,还是她哼唧时,颖颖没听见,忽然大声哭起来。

    颖颖急忙起身,把女儿抱起来,一边轻声哄着,一边伸手摸了摸,发现尿布还没湿,便解开襁褓,给她把尿,然后,喂奶。

    思阳还在不乐意地哼唧着,张嘴叼住奶tou,吧嗒着嘴吸吮起来。

    颖颖收敛心神,专心喂奶。

    错误已经酿成,她现在不能一味自怨自艾,忽略了女儿,再制造新的过错,又要在将来,后悔今天的不是。

    俞和光做事,一向滴水不漏,他要将儿子带回家,自然得先打招呼,借口是现成的:“是我想错了,就是不把阳阳带到京城,闲话也还是堵不住,还不如大大方方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不疑有他,听说小孙子进京,俱都十分欢喜。

    俞和光和爸妈说完后,也和颖颖说了几句:“咱们有个儿子,你能想起来不?”

    一句话,令颖颖心酸鼻塞,差点流出眼泪来,她勉强忍了,对着电话:“我都想起来了,你要好好的,阳阳也好好的,我等你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见她提起儿子的名字,便清楚她的状态,声音都带了几分欣喜:“这就好,我这就要去车站,明天到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年多,颖颖忘记的事情,除了儿子这一块,还有空间,这天,她趁女儿睡着,进去瞧了一眼,里面十分凌乱,菜地里,还有半干半腐的菜秧,亦有自发长出的菜苗,高高低低。

    最不堪的,是果园,苹果、枣子这边还好些,树上还挂着红彤彤的果子,地上的落果虽说腐烂,味道还不那么酸臭,桃子、杏子地里,却是匀匀罩了一曾腐烂的果酱,一股冲鼻的酸臭,差点让颖颖窒息。

    颖颖对空间下令,让翻动土地,将腐烂的果子掩埋,隐约中,她听见一声不悦的怒哼,土地也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想起那个好心办错事的老头,颖颖意识到,自己这个空间,还有一个神灵驻守,大概,是土地神一类的。

    颖颖一时不知该如何对他,便没有道歉,也没有再下命令,只是拿来一把铁锹,自己开始翻土。

    好些年不干农活,颖颖没多会儿就累得浑身是汗,但她依然倔强地不停劳动,直到听见香婶儿开始摆饭,她才出了空间,将自己梳洗了,抱着醒来的女儿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思阳早上六点起床,大概到十点半,睡觉,大约睡一个来小时,吃了午饭,要玩到下午两三点,才会再睡会儿。

    当年带阳阳时,颖颖会背着儿子进入空间。眼下,她却嫌空间一股腐烂气味,害怕伤害了女儿,便等到她睡了,才进去打算继续翻地。

    谁想,果园的土地,早已翻得松软整齐,那些酸腐的果子,也都掩盖住了。

    空气中,酸臭的味道,已经消散一空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颖颖对着空中道。

    “哼,矫情鬼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