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16章 记得

    俞和光就像背后长眼睛一般,伸手将钱包塞回口袋,抱着男孩子出去了,小个子男人气得跺脚。

    饭菜上得很快,俞和光端起一碗稀饭,似乎不放心钱包,掏出来放到桌面上,那女人的眼珠子,像是被粘住了一般转不开。

    俞和光似乎毫无所觉,端起小男孩前面的稀饭:“先别忙着吃肉,来,喝点汤暖暖肚子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伸出手,马上就要摸到钱包了,她激动地心脏狂跳。

    没想到俞和光忽然扭过头来:“你不吃吗?”

    女人吓得赶紧缩回手,干笑了两声:“哦,吃,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俞向阳带着那几个巡警,急匆匆往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女人和黑瘦男人,眼睛都盯着钱包,男孩子则顾不得稀饭有些烫,端着碗就往嘴里倒,俞和光急忙拦住,拿起勺子,喂他:“烫,慢点吃。”

    女人趁此机会,一把将钱包抓在手里,扔给了那个黑瘦男子,黑瘦男子把钱包塞到了衣服里面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黑瘦男人走出饭点大门,就看到三个警察往这边走,和警察在一起的那个年轻人,他立刻就认出来了,知道自己上了圈套,惊得心脏狂跳,他急走几步,汇入路边行人的队伍里,装做没事人一般,只是微微颤抖的腿,还有骨碌乱转的眼睛,暴露了他心怀不轨。

    三个警察得到俞向阳暗示,对视一眼做好分工,忽然猛扑上去,三下两下就把黑瘦男人压在地上,然后,将其双手扭到背后,上了手铐,这才把他拉扯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警察伸手,在黑瘦男人身上拍了几下,扯开他胸口的衣服,将俞和光的钱包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饭店里几个食客,都跑过来看热闹,俞和光抱着孩子也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钱包是我三叔的!”俞向阳指着俞和光,给警察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警察看了看钱包,对俞和光道,“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,做个笔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那女人有点焦急,跑上前拦住俞和光:“谢谢你帮我们买饭,你把孩子还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,一起走!”年龄大的警察口气很凶,“在火车站前行骗还不够,你还偷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警察根本几不听她的狡辩,年轻警察还从腰上的皮带上,拉出手铐,将女人也拷上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来到附近的派出所,巡警将发生的事情,交代给派出所。

    派出所所长是个中年男子,略有些胖,黑沉的脸,有说不出的威严,他检查了一下钱包,拿出里面的工作证,对着照片看了几眼俞和光,脸色略略好了些,客气地问:“你为何故意勾引他们犯罪?”

    俞和光指了指孩子:“这是我儿子,前年夏天被拐的,火车站还有他们的同伙,我怕孩子有闪失。”说着,便动了感情,“他妈妈都快急疯了,我实在不敢冒险。”

    警察了然地点头:“唉,可以理解。那些人中间,难免有亡命徒,车站那边,人员复杂,我们也屡次打击,可还是总会有罪犯从别的地方流窜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:“我们这个小派出所,只有十来个人,火车站一天的客流,没有十万,也有八万,我们实在管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点点头,这不是他的治下,他只想早点带孩子回家,哪管得了那么多?

    “同志,我前年丢孩子时,报了案的,你们可以给大西省丰城市公安局发函,查证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中原市警察局的电报到了丰城,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复,俞和光将工作证压在警察局,带着阳阳住在那家铁路招宾馆,等到第二天就有了消息。阳阳右脚心有一颗黑痣,右侧大腿上,有个三角形的小疤痕,还有年龄、长相,都和丰城那边发来的材料一致。

    警察审问过那个妇女,她交代说,这个孩子是她从鲁南农村偷来的。

    警察又去了她交代的那个地区调查,的确有人报案,丢了孩子,失主在警察追问下,不得不交代这孩子是他们花了六千块钱买的。

    八十到九十年代,是拐卖人口案的高发期,后世,“宝贝回家”网站上,报名的父母和孩子,提供的时间都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,那时候又没有DNA检测,即便警察打拐成功,解救出孩子,因为时间久远,孩子的长相变了,家长认不出来,而孩子丢的时候,多是稚龄,也不认识父母,公安局只好把孩子送到孤儿院,也不是好办法。

    俞和光直到办妥了手续,确定没有阻碍,这才和阳阳相认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不,你小名叫阳阳?”

    阳阳眨着大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,你看,咱俩多像。”

    阳阳看看镜子,又看看俞和光,有些胆怯地问:“妈妈不会再把我领走吧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你妈妈,是个坏蛋,已经让公安抓走了,再也不能打你、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阳阳忽然大哭起来:“我早就看你是爸爸了,你坏,一直不告诉我,哇哇——”

    俞和光又惊又喜:“你真的认出我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哇哇,嗯哪,你头发,你长白头发了,你还是爸爸,没变——”

    儿子找不到,妻子又得病,俞和光的心,在这一年半的日子里,无时无刻不在热油里煎炸一般,痛不可挡,白头发,也悄悄爬上了他的鬓角,他一个大男人,工作家务,忙得团团转,自然不会揽镜自照,伤春悲秋,注意自己容貌的变化,没想到,孩子和他分别一年半,竟然一眼就看出他和过去的不同。

    俞和光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:“爸爸对不起,爸爸以为你都忘了,爸爸害怕你受伤——”

    “爸爸,坏女人打我,让我叫她妈妈,我不叫,她不给我饭吃,掐我——”阳阳边说边哭。

    俞和光给儿子洗澡,早就看到了他身上的斑斑青紫,闻言,心疼难忍,恨不能将那坏女人拉出来,千刀万剐才解恨。

    还有,那个买了阳阳,逼着他在池塘边放鸭子的夫妇,他也要狠狠踹几脚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