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12章 聚会

    丢了近二十年的大孙子,忽然找回家来,俞家老两口一时欢喜地不知该如何是好,盼了好久,小儿子夫妇终于回家了,老两口刚才还在念叨,可是此刻也顾不上他们,而是一人拉着一只大孙子的手,红着眼圈,一个嘴里念叨着:“向阳,你可回来了,可想死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则说的是:“做梦也想不到,爷爷有生之年,还能再见你面,爷爷这下,终于可以闭上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在一边劝道:“爸爸、妈妈这是怎么了?还不让向阳坐下?我这就给大哥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是啊,谁也没有亲生父亲更惦念儿子,俞家老两口一个人抹着眼泪,一个人感慨万千,都听小儿子的劝,坐到沙发上,俞向阳也红着眼圈,坐在祖父祖母中间,任由他们将慈爱的目光,黏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俞曙光还在上班,幸好不是在开会,而是一个人在办公室研究中央最近发出的政策文献。听到弟弟兴奋得有些异常的声音,他一时也惊住了:“你说什么?小光!”

    “向阳,我找到向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咱家,我带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俞曙光还想再问,但知道电话上也不好说清楚,何况离家也不过半小时路程,他收起手里的文件,锁好办公室,给办公室主任打了声招呼,便让司机送自己回家。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五十多,快要退休了,他和俞曙光共事也有三四年,这还是头一回看到他神色匆匆,提前下班。

    “俞主任也有失态的时候,呵呵!”不过,在这样重要的部门待了半辈子,他也知道不能传闲话,感慨了一声,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俞曙光回到家,果然看到一个和自己年轻时非常像的年轻人,坐在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父亲,叫爸爸。”俞妈妈拉了拉俞向阳的手示意道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俞向阳和养父毫无亲情,看到俞曙光,心中却不由生出一股暖暖的儒慕,或许,冥冥之中,这就是血缘吧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第一声,俞向阳只觉得嗓子干哑,声音极低,他对自己很不满意,轻轻咳嗽一声,又郑重地叫了一句:“爸爸!”

    俞曙光泪流满面:“向阳!”

    其实,俞曙光以前就把儿子叫“阳阳”,刚才,他差点就这么喊了,只是想到弟弟的孩子,话到嘴边,忍住了。儿子找到了,他欣喜若狂,可是侄子却丢了,弟媳妇受不了打击,精神上还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上天为何如此捉弄人,让他们家,丢了一个孩子,才找到另一个宝贝?使得这欢喜里面,便夹杂了心酸和难过,让人的心却没法舒展起来。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还不知道小沐阳的事儿,自然只有一肚子的欣喜,他给二儿子俞胜光打电话,让他一家都回来,晚上,俞家大小也聚一次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颖颖会下厨帮香婶儿做几个菜,这回,她却因为自己还要哺乳,便从附近饭馆叫了几个菜,香婶儿买了条四斤重的大鱼,加了嫩豆腐和豆芽菜,做了一盆豆花鱼,还烧了一只大公鸡,另外拌了四个凉菜,摆了满满一桌子,看着十分丰盛。

    大嫂梅雨姗和二嫂张璨璨都是天擦黑才进的家门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本来打算早点回来呢,没想到部里刚好有事儿,一直忙到下了班。”梅雨姗十分愧疚地给俞妈妈道。

    俞妈妈十分通情达理,她摆摆手:“工作要紧,家里的事情,你不用操心,有小光两口子呢。”她看了看梅雨姗身后“小晴——,来,奶奶抱抱。”

    梅雨姗前年冬天,生了个女儿,俞家两辈子,才有这一个女儿,俞妈妈十分珍爱。

    梅雨姗笑着看了看俞和光和郭颖颖,虽然满脸笑容,但神情却透露出一丝的倨傲。

    颖颖丢失的记忆,都是她觉得不舒心的,包括和梅雨姗的唔咀,她抱着思阳,愣愣地看着,不知道梅雨姗那个动作,所谓何来。

    俞妈妈心里却是一阵内疚。

    说起三个儿媳妇,最好的还数郭颖颖,她却只把小孙女抱了小小一会儿,就还给当妈的,见到大孙女,却是这样的亲热,若是小儿媳妇吃醋,也是她这当婆婆的处事不公。

    俞爸爸也看到老婆眼中闪过的不悦了。

    大儿媳妇和二儿媳妇闹了两年家务,把老两口给教下了,为了今天的和悦气氛,他们当老人的,都得多长个心眼,事事考虑周全。

    “来,思阳,爷爷抱抱。”俞爸爸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思阳和你不熟,晚上抱了会哭的。”颖颖解释道。

    俞和光接过女儿,坐到父亲身边:“来,思阳,这是爷爷,快,叫爷爷!”

    俞爸爸被逗笑了:“呵呵,她还小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爸爸,她知道你是爷爷呢,瞧她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小思阳大大的黑眼睛,的确盯着俞爸爸,看到老人对她笑,她也露出四个米粒一般大小的白牙,笑。

    俞爸爸的心顿时柔软得不行,伸手想抱抱孙女,想起颖颖刚才的话,最后放弃了,只用手,轻轻揉揉思阳的肩膀,思阳咯咯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俞妈妈也被吸引了,她虽然抱着俞晓晴,眼睛却看着俞思阳。

    张璨璨看见了,对着梅雨姗撇嘴,意思是,婆婆真心稀罕的,是老三家的女儿,对你的女儿,不过是表面好而已。

    梅雨姗转过身,脸色阴沉下来,她也是那么想的。

    俞曙光刚开始极爱梅雨姗的,结婚后,才晓得自己心目中的女神,是个极其拔尖要强的,可以说,别人对她,一个眼神不对,她都会在心里打个来回,品咂一番,猜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劝过,也开导过,说家里不是外交场合,父母兄弟也都不是外交官,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,或许,变了脸色,是想起外面的事儿了,和梅雨姗无关,无奈,梅雨姗已经习惯成自然,还是那样斤斤计较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俞曙光只得由她,但不许梅雨姗在家给父母甩脸子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