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10章 了解

    小伙子的普通话里,带着轻微的山东口音,颖颖和俞和光对视一眼,都有些失望。侄子在京城丢的,大概不会跑到山东去,这是两人共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思阳醒了,她大概尿湿了,不舒服,哇哇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年轻人非常懂事地帮俞和光拿包袱,还背过身子,挡在上风口,俞和光感激地看了他一眼,把孩子交给颖颖,也挡在她前面,颖颖给思阳换了尿布,见她还是哭个不停,猜想是饿了,她的奶也涨得难受,见两个男人背着自己,挡住了众人的视线,把解开衣襟,给宝宝喂奶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们是北京人吗?”那年轻人和俞和光聊天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俞和光回答,“你也是吗?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还抱着微茫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徐州长大的。”徐州和山东接壤,难怪说话有点像。

    俞和光有些失望,换了话题:“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不是放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考研究生,过年回家,亲朋往来,怕没时间学习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见年轻人如此上进,很是欣赏,有心邀请他来家里过年,又想到大嫂二嫂不是很和睦,便改了主意:“那,我能在过年时,给你送点饺子吗?相遇就是缘分,何况咱俩这么像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摇摇头,但又改变了主意,不好意思地道:“那太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颖颖喂饱了孩子,把衣服收拾整齐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很巧的是,俞家和医科大学在一条公交线路上,年轻人依然帮他们拿着包袱,颖颖抱着孩子,俞和光拉着皮箱,三人一起去坐公交车。

    原本,俞和光和颖颖打算坐出租的,毕竟带着孩子,挤公交很不方便,何况两人又都不差钱,但此刻,俞和光只字不提出租的话,颖颖猜出他还是不肯死心。

    俞家人,没人不为丢失的俞向阳痛心,若是能找到他,哪怕对方不肯认亲,但知道他还活着,在干什么,家人心中总是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因为来车站回家的学生很多,返回的人流相对比较少,公交车上并不挤,年轻人和颖颖他们坐在汽车最后排。思阳吃饱了,也睡好了,乖巧地睁着黑溜溜的大眼,好奇地左看右看,嘴路咿咿呀呀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火星话,颖颖则嗯嗯啊啊地和她应和,俞和光见她们母女并无不适,放心地和那年轻人聊天。

    “我小学时叫根保,报名上初中时,觉得实在太土,便央求语文老师帮着改了个名儿,语文老师很喜欢看《平原游击队》,便给我起了其中男主角的名字,叫张向阳,回到家后,爷爷很恼怒,给我改名叫张永善。”

    颖颖惊讶地看过去,俞和光丢失的侄子,便是叫俞向阳,难道这冥冥之中,真有神仙吗?

    “张永善,也不比张向阳好呀,你爸爸为何这么恼火?”

    张永善摇摇头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隐约记得,小时候回乡下爷爷奶奶家,有街坊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我是买来的,好像说,我被送到老家时,曾经说过自己叫向阳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和颖颖都惊呆了,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你,你的小腹上,是不是有一颗红痣?略偏右?”俞和光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年轻人纠正道:“略偏左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一拍脑门:“对,偏左,照片是反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是大哥的孩子?”颖颖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还有待验证。”俞和光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,继续追问年轻人,“你的牛痘种在右胳膊上,对不对?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年轻人也是激动万分,“一般人都是两个,我为什么是三个?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是烫伤,并不是种牛痘出来的,记得,那是你两岁的时候,我带你出去玩儿,夏天,你只穿着白色的无袖小汗衫,就在家门口的街道上跑,不小心摔倒,刚好地上有个烟头,烫到了胳膊……”

    张永善激动万分,脸色通红,眼圈都是红的:“你是我哥哥?”大概觉得年龄差距大,他补了一句,“是小叔叔?”

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颖颖觉得这事儿太巧了,巧得她都不敢置信,这时候她居然觉得胸口处的玉佩热乎乎的,难道,是她的空间显灵了吗?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停了停,俞和光试探着问:“你那边的父母,会不会阻拦你认下我们?”

    张永善的神色有些复杂,他摇摇头:“大概不会,我七岁时,妈妈怀孕生下二弟,就把我送回到了老家,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后来,他们还有了三弟和小妹,我对于他们,可有可无吧,这些年,我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前两年老人相继去世,我以为这世上,再也没人惦记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永善的话语里有掩饰不住的哀伤,颖颖忍不住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俞和光也心中恻然,伸手在永善的肩头拍了拍:“别难过,你亲生的爷爷和奶奶还在,你爸爸也在世,咱们一大家人,一直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张永善听出俞和光话语里的隐含之意,追问:“我的母亲呢?”

    “她去世了,已经快二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永善欢喜的脸上,浮出一抹哀痛:“她得病了吗?”

    俞和光摇摇头:“那一年,国家都乱了,莫说咱家,你妈妈是——自尽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不想让他在即将和亲人见面时,太过伤心,便插话道:“你是怎么上学的?我是说,你在北京,总是需要费用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张永善的养父母和他不亲近,但若是对他尽了相应的义务,这恩情,依然是不可磨灭的。

    张永善摇摇头:“我有助学金,假期里也有找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永善脸红了,低声道:“什么都做,我刚才去火车站,是想看看,那边需要卸货的人不,北京天冷,冬天经常从大同运煤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颖颖见过火车站卸煤,那超大个的方形铁锨,一铲煤足有十多斤,没有力气吃不了苦的人,根本干不不了这个,看着张永善略显消瘦的身体,她心里一阵阵抽疼,这孩子,得有多不容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