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09章 偶遇

    转眼小思阳快半岁了,一年又该结束了,丰城的经济发展,已经进入良性循环轨道,省里为此,好几次开会,都表扬了这边,俞和光志不在此,虽有些喜悦,但也是淡淡的,金成男却非常高兴,尤其是这一年,由他主持丰城工作,俞和光被挤在一边,金成男大事小事一把抓,那个春风得意,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金成男也知道,丰城经济发展的布局和基础都是俞和光干出来的,但他却只字不提,大会小会介绍经验,都是自己如何如何,虽然背后有人不服,可俞和光不肯辩解,别人也没必要平白得罪人,大家都三缄其口,任由金成男作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中央党校给了大西一个脱产半年的学习名额。

    能进中央党校学习,意味着此人是党委重点培养对象,即将要提拔重用的人,大西厅局级干部,听到消息,没有不引颈以盼,希望这样的好事,能落到自己头上,当然,省委几个常委的家里,这段时间去拜访的官员也骤然增加,其中的意思,不用想也能知道。

    金成男却做了难,若是离开,等于将丰城这边的成绩,拱手让给俞和光,他敢确定,今年下来,丰城肯定是大西经济发展进步最大的地区,他做了十多年的副手,太需要这样的成绩来给自己增加政绩,可是去党校学习,回来之后,说不定就能再进一步,成为副省级干部,他已经五十多岁,若是能进一步,前途无量,不然,任满这一届,就该准备退居二线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冷冷看着大西官场的同僚明争暗抢,自己却无动于衷,他入仕本就是希望能为国家人民做点什么,如今又有孩子的事情影响心情,越发对升官发财什么的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世上的事情,经常就是如此,争呀抢啊的人,未必就能得手,冷眼旁观没动心思的,反而成为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省委常委开了两次会,几个常委心思各异,都希望派自己的亲信去,大家怎么也说不到一起,眼看脸面都保不住,********烦了,建议俞和光去:“这次中央党校学习的主题是经济发展,咱们省厅局干部中,没人这方面的能力比俞和光更强,我想,他去学习,应该能更深入地理解学习的内容,回来也能更好地将中央的精神,传达到地方。”

    几个常委都不说话了,大家也都知道,若是不让一步,继续争执,谁也不会有好结果,反正,俞和光不是对手的亲信,对自己的地位没有多大的威胁,便都勉强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文件下到丰城,和俞和光亲近的几个干部,纷纷表示祝贺,金成男也认可了这样的结果,毕竟他太需要一张奖状来证明自己的能力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他留下也是非常好的结果,便也高兴地帮俞和光办理离职手续,还摆宴为他送行。

    小思阳已经五个多月大,黑溜溜的大眼白皮肤,红嘟嘟的小嘴巴,长得那叫一个可爱,颖颖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,比以往略显丰腴,每天乐呵呵地照看孩子,一副有女万事足的模样。

    俞和光见妻子只是丢失了部分记忆,精神很正常,也慢慢放下心来,和岳父母商量,带她回京。

    郭连弟和冯桂枝虽然有些不放心,可女婿要进京半年多,他们当然不能拦着不让女儿去,强迫女儿女婿两地分居,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帮着收拾了行李,他俩也向女婿告辞,打算回郭镇去。

    俞和光没法将老人带京城,也不可能让他们留在人生地不熟的丰城,便也同意他们的选择,派车将两个老人送走,这才和颖颖坐火车去京城。

    睿城距离京城并不远,坐火车也只需要十个小时,颖颖是傍晚上的车,在第二天凌晨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北京火车站,本来就人满为患,这天,又碰上好几个大学放假的日子,就更显得拥挤不堪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抱着女儿,背了一包行李,颖颖一手拉着皮箱,一手扶着他身上的行李,在人流中艰难前行,谁知,在火车站广场,碰上一群年轻的学生,他们大概是怕误了车,急匆匆地往前猛冲,颖颖被人流拥挤,和俞和光走散了。

    下火车时,俞和光也怕出现这样的问题,和颖颖约好,若是找不到对方,就在站前广场外面的出租车站等着。颖颖倒也不是那么慌乱。

    只是,颖颖一边走,还一边张望,希望能看到丈夫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个穿浅咖啡色夹克的男子身影,和俞和光特别像,颖颖跑上前:“老俞!”

    那人转过头,却是个年轻人,颖颖很是尴尬,年轻人穿的是咖啡色的确良布料的衣服,俞和光却穿的是毛料衣服,这样巨大的差别,她也是心情太焦急了。

    只是,年轻人不仅和俞和光背影像,正面,也实在太像了,若不是比俞和光年轻太多,颖颖还真可能认错人。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认错了。”颖颖有些囧,道歉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年轻人笑了一下,这笑容,温和中带着几分文雅,简直是年轻时俞和光的翻版,颖颖不由看呆了,暗叹世上,还有这样相像的人。

    “颖颖——”俞和光刚好找过来,看到了颖颖,赶过来时,和那年轻人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太像了!”这不仅是颖颖的感觉,面对面的两个男人,也很是诧异地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请问——”两人几乎同时开口,也同时停下,又同时说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颖颖看懂了丈夫的意思,毕竟,大哥俞曙光丢失的儿子,就是这个年纪,婆婆也说过好几次,那孩子小时候很像俞曙光。

    俞和光和大哥就有八九分像,那就是说,侄子和他,也是很像的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在哪里工作?这是要去哪里”俞和光终于艰难地开口,虽然有几分冒昧,但他不肯放弃这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医科大学的,还有半年毕业,我这是去火车站,送同学回家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