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08章 思阳

    “不然我也不会一直留在家里,给你机会打我一耳光。”那女人还有几分怨怼。

    姜水仙脑子忽然冒出个想法,提议道:“你何不到内地干一票大的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结识了两个在内地做生意的,以前担心千里迢迢,没法把人口带到陆丰,便没那个打算,如今有你做伴,还有他们接应,倒可以走上一趟。”

    两人商量好了,又和人贩子团伙商量好联系方式,她们便上了路,先到睿城,拐了寇家女儿和另一个年轻姑娘,还顺手牵羊,把一个走丢了的小男孩带上火车,在安西车站,交给前来接应的人,两人又去了丰城,拐走阳阳和方婷婷。

    姜水仙为了迷惑人,故意雇车上了去福建的火车,两站路便下了车,把孩子交给人贩子,然后,她一身轻松地到了武汉,从那里换乘去广州的车,又在韶关下火车,坐大巴返回陆丰。

    那个和她做伴的人贩子,见姜水仙如此警觉,简直比一个老手还狡猾,也忍不住露出笑颜。

    买姜水仙的人家,本来不放姜水仙出来,是这个人贩子下了保证,若是姜水仙跑了,她负责赔一个更好的。她确定姜水仙不会再跑,是从姜水仙的言语中,嗅出恶毒的味道。

    虽然有这样的感觉,那女人还是不敢太托大,刚开始对姜水仙非常警惕,几个人轮番盯着她,等在睿城,姜水仙骗回两个女孩,她就基本上放下心来,及至后来姜水仙又在丰城骗了两个孩子,这女人就完全放弃了监视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,她看出姜水仙本质里的邪恶,是比她还要坏的。姜水仙这一趟拐卖人口,虽然有报复的动机,但她每一次成事,都有压抑不住的兴奋,就像吸过大yan一般,满脸陶醉,在那几个接应的人面前,洋洋得意,神采飞扬,甚至说什么:“若不是风声太紧,都不想回陆丰了,睿城这边,以前就没有丢孩子的事儿,大人由着小孩子在外面乱跑,有时一晌一晌的都不看一眼,实在是好得手。”

    “大妹子这一趟可挣了不少钱,尤其是那两个漂亮姑娘,起码能分五六千,这三个小孩子,你也有三四千块入账吧?”

    姜水仙兴奋地连连点头,她虽然爱钱,但这会儿兴奋的却不是钱的事儿,而是,终于不用压抑自己,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做坏事儿,重生以来,为了防止重蹈上一世的覆辙,姜水仙逼着自己做王立峰家的免费保姆,而后先是奉承杨磊,后又屈服于方宏进面前,她真的太压抑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不敢把阳阳丢了的事情给父母说,却还是告诉了大哥,请他帮忙寻找。

    俞曙光闻讯,也难受了好几天,他的大儿子,若是没有丢失,现在也二十多了,大学都该毕业了,没想到,小侄子也摊上了这样的命运。

    俞和光虽然辞职没有成功,但工作重心却做了调整,他尽量待在城里,陪伴妻子,很多工作则由********和副市长分担。

    赵爱玲没多久就“病愈”,返回了丰城,在大院里呼风唤雨,只是颖颖已经不认识她,满心思都是肚子里的孩子,赵爱玲拳头打在棉花上,颇觉无趣,但活了大半辈子,她这还是头一回成为一个大院的“大姐大”,自我感觉十分良好,每天抬头挺胸,踩着半高跟皮鞋,在院子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俞和光没想到颖颖的表现,和他们新婚时毫无二致,这让他心痛之余,多少有几分侥幸,他甚至阿Q一般安慰自己,就当再过一次新婚时光。

    只是,每次回家,开了门,没有阳阳噔噔噔的脚步声,没有他稚气地笑脸,和有些赖皮地喊“爸爸”,俞和光总会黯然神伤,他常常都要深吸一口气,等上几分钟缓过来,让自己的脸上堆满了笑容,这才迈步进屋。

    郭连弟夫妇见女婿对女儿这么体贴,心疼之余,也很是感激,常常背着两个小辈议论此事,庆幸女儿遇到这样好的男人。

    颖颖并不知道这一切,她每天按照医生的嘱咐,吃饭运动,都很规律,唯一让她疑惑的,就是每天晚上睡着了,她都会做同样的梦,那就是,她看着自己在空间忙碌,种果子种菜种香椿等,甚至将葡萄枣儿杏子都弄进大棚,试验一番。

    几乎人人都会做梦,可做梦看到自己在忙,这事儿也太蹊跷了,而且,这种梦竟然一遍一遍重复地做,颖颖颇为诧异,便捡了俞和光不忙的时候,给他说了,俞和光也是惊讶不已,悄悄问过医生,国内精神科的医生水平本就不行,丰城又是这样的小地方,就更让俞和光觉得靠不住,但安西有个军医院,在国内颇有名气,俞和光趁开会的机会,还去找了专家咨询,可惜专家也没有解释清楚,颖颖为何有这样的梦。

    俞和光本想带颖颖去省城看医生,但又怕她怀着身孕,药物伤害了孩子,等孩子出生,万一有缺陷,反而会加重颖颖病情,只好维持现状,等几个月再说。

    冬去春来,匆匆一年过去,颖颖又生了个小闺女,出满月这天,俞和光请了几个同事,在家摆了两桌,算是庆贺。

    喜庆的日子,俞和光更想念丢失的儿子,笑容中多少还有几分苦涩,陈文远张斌等看到了,心中恻然。

    颖颖却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,拿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,和女儿比对:“大家看,像不像我?”

    “像,像!”看照片的几个人都顺着她的话回答,孙老太太甚至感慨:“简直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到底冯桂枝是女人,比男人心细,她更正说:“眼睛还是比她妈妈细长,这个更像爸爸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却不认同,他说:“孩子还小呢,眼睛没长开,等百日的时候,就圆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笑着奉承:“大概吧。”“或许呢。”反正,七嘴八舌,让颖颖感觉很是喜乐舒心。

    俞和光年逾四十,见父母年纪愈发大了,不想因为孩子的事情,让老人伤心,便自己给孩子取了名字,叫思阳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