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05章 被卖

    姜水仙和吴志强曾经一起生活了十几年,他是什么人,自然门儿清,闻言忍不住撇了一下嘴:“你还想去广州卖胡辣汤?那边,根本不吃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吴志强深受打击,强撑着道:“那他们吃什么?我做的胡辣汤不好吃吗?再说,我难到就不会做别的?我有个表弟,从那边贩衣服,再在安西批发市场卖出去,一年就挣了几万块。”

    “那事儿也不容易,那些广东佬贼坏,我们厂有个职工去了一次,好好的衣服不知怎么被掉了包,回来就上面几件是好的,里面都是碎步和垃圾,赔了三千多,差点没上吊。”

    吴志强吓了一跳,咧了咧嘴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姜水仙不留情地赶人,吴志强很是恼火,但却因为没有达到目的,依然腆着脸全是笑容,说了声再见,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水仙起身在院子里的水管下洗过手,回来关了门,拿了个油饼,靠在床头,一口一口慢慢地咀嚼,想她重活一回,知道社会发展的方向,竟然过到眼下如此窘迫的境地,可真是无能到家了,纺织厂的工作,她真不想干了,可是,出路呢?

    姜水仙闷了半晌,终于想起在广州出差时,认识的一个客户,那个又黑又瘦的男人,开了一家小小的纺织厂,用劣质面纱生产小毛巾,供给几家玩具厂做抹布,那男人去广交会,只是想买些废棉纱,姜水仙当时眼高于顶,便不想多搭理,只是那个男人,硬塞给她一个名片,还在包里装着。

    或许,我可以倒点废棉纱给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姜水仙立刻行动起来,跑到厂里的家属工厂,问了废棉纱的价格,库存数量,然后到邮电局给那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广东佬当然不知道姜水仙落魄了,电话里还很热情,只是他的普通话实在蹩脚,本来几分钟可以说完的话,硬是扯了一刻钟,害得姜水仙电话费都掏了十几块,令她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姜水仙拿出积蓄,从厂里买了些废棉纱,请家属工厂的人,把面纱从铁路运输发货到广东新会,自己也在车间请假,坐火车往南方进发。

    这一回,姜水仙十分顺利,面纱的价格对方给的也很不错,一星期时间,便挣了上千块,姜水仙乐得合不拢嘴儿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个月,广东客户给姜水仙拍了个电报,还想要面纱,而且,量还比较大,姜水仙两辈子加起来,也没有碰到这样容易挣钱的事情,忍不住高兴地直想放声高歌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回,姜水仙第一件事就不顺当,车间主任不给假,姜水仙一怒之下,办了停薪留职,面纱都发出去了,她人还在睿城耽搁着,姜水仙很是着急,匆匆买了张火车票,跑到新会。

    没想到,却有个南通纺织厂的人,捷足先登,给那边供应了面纱,姜水仙到了新会,小纺织厂却因为资金周转不开,一时没法付款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,要不,你在这里等几天,我就要出一批货,拿到钱,立刻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那老板挣钱盖了个小二楼,他老婆拾掇出一间房让姜水仙住。

    姜水仙见可以白吃白住,心里暗喜,嘴里假意抱怨了几句,便安心住下。

    改革开放后,全国发展最快的,当数广东,姜水仙住了两天,闲得发慌,便跑到广州玩耍,其实,也是想看看,能不能回去批发些服装或者电器,再挣一笔钱。

    广州的天气,比睿城热太多,服装批发市场又人挤人,姜水仙转了一圈,汗水就湿了衣服,她在批发市场门口,买了一瓶汽水,正喝着,出来一个中年妇女,大概也是热坏了,买了瓶汽水,站在姜水仙旁边,一仰脖子,便灌进肚里。

    姜水仙见这个女人如此粗鲁,忍不住多看了几下,那女人倒是个好脾气的,反而不好意思地对姜水仙笑了笑:“实在太热,大妹子,你也是进货来的?”

    原来是个北方人,姜水仙这几天鸟语听得耳朵疼,见个说普通话的都觉得亲近,两人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大妹子,我已经进好货了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大妹子,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哦,不白用你,就两小时,给你二十块,好不?”

    姜水仙看不上二十块钱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那女的急得跺脚,“大妹子,我这次好容易碰上好货,进得多了些,一个人看不过来,可这边的人,我又信不过,要不,给你五十,帮我把货送到城西,好不?”

    广州火车站从改革开放的那一刻起,大概就是全国最繁忙也是刑事案件最多的火车站,小偷、抢劫、骗子多不胜数,姜水仙跟寇建国来的那一回,听寇建国说过,再说,前世她也听说过,因此,对这女人的话,也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五十块,她在纺织厂得干十天呢,姜水仙忍不住心动。

    那女人和姜水仙抬着一大包衣服,坐公交出了城,到了终点站才下来。

    “发货站就在前面,好妹子,到了,我就给你钱。”看到姜水仙有些犹疑,那女的急了,拿出三十块:“先给你这么多,好不?再十分钟,十分钟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姜水仙不肯动,那女的看着地上的大包,忍不住跺跺脚:“我发了货,再给你五十,大妹子,马上就到了,没有你,我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姜水仙见她说的是实情,便又弯腰抬起大包袱……

    姜水仙没想到,为了区区五十块钱,她被人算计,走进了一个广州郊区一个很普通的小院落,被那个女人和同伙,捆了个结实,然后,又被堵上嘴巴,装在大麻袋里,弄到大巴车上,连夜运到了陆丰县。

    等她再见天日时,已经是陆丰一个又矮又黑还很穷的农民的老婆。

    陆丰这边,买老婆买孩子的多了,对如何防范买来的女人逃跑,很有一套,姜水仙试了两回,都被抓了回去,还挨了一顿老拳,那日子,不知多惨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