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04章 不一样的日子

    久别胜新婚,吃过晚饭,等阳阳睡了,夫妻俩在一起,先是诉说别后情由,很快就情不自禁,腻在一起,俞和光虽然快四十了,但这几年,颖颖一直用空间里产出的蔬菜鸡鸭调养一家人身体,他的精力一如年轻时一般,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,精疲力尽,这才罢手。第二天,俞和光去上班,颖颖也送了儿子去幼儿园,回来的路上,遇到方老太太,她知道这绝对不是偶然,但看在方婷婷的面子上,对老太太也少了厌烦,多了耐心。

    “郭主任,谢谢你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郭主任,嘿嘿,还让儿子给我家婷婷送鸡肉吃——”方老太太忍不住笑意,这段时间,她卖香椿芽菜,挣了三十来块钱,钱数虽然不多,这对于一个靠儿子养活的农村老太太来说,意义非同一般,所以,她一脸皱纹的黑脸上,笑意止不住地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方大妈,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,郭主任,我给你留了些香椿芽儿。”说着,老太太把手里提着用捆扎带编出的长方型提兜递给颖颖。

    “哦,不用,不用,大妈,我今早刚巧买了好些香椿,不然肯定不会推辞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买香椿了?”方老太太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看香椿都快下去了,想着今年或许就再也吃不上了呢,就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会发香椿芽儿了,等我再买到种子,发出来就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谢谢大妈了。”

    告别方老太太,颖颖回到家里,关了门就进了空间,她在空间种的香椿,足有二十公分高,该分苗移栽了。

    颖颖在丰城的日子,虽不能说尽善尽美,但也算是自在幸福,俞和光经过一年多时间,不仅在丰城站住了脚,事业也小有成就,属下拥戴,百姓安乐,他虽然有些忙,但多数的时候,情绪都是愉悦的。

    成了家的女人,尤其是生过孩子的,多数都以丈夫儿子为中心,渐渐迷失自我,颖颖现在也差不多是这样的,看到丈夫和儿子高兴,自己便高兴,看到他们不悦,自己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颖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化,反正,她觉得现在过得很是自在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颖颖确实很像个没有工作的主妇,每天无所事事,跟个米虫一般。

    还好大院有少数人,知道颖颖眼光独到,御人有术,自己每天优哉游哉,偏偏还极会赚钱,每天锦衣玉食,花销却是自己赚的,从来不手心向上朝男人伸手,必然肖冰、黎雅敏等,她们现在是大院里的风云人物,无论是干部家属,还是那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干部,羡慕嫉妒之余,对这两位极其尊重,而这两个又对颖颖推崇备至,那些不了解颖颖的人满肚子疑惑,但也多少猜测出,这位市长夫人,肯定不是表面那么平庸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不怎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,可是出门在外,让人尊重自然比被人背后指指戳戳,白眼鄙薄的好。

    颖颖在这边过得逍遥自在,有人却过得艰难困苦,这就是姜水仙。在办公室坐了几年,身子养娇了,脾气也养大了,跟着寇建国在外面跑了几个月,眼界也和以往完全不同,姜水仙本正得意着,忽然天降横祸,她们的事情,被寇建国的老婆发现了,这个女人心机深沉,并没有四处闹腾,而是很巧妙地撒播出谣言,先是让方宏进和她离了婚,接着,又把她发落到车间里,这才和寇建国闹起了离婚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时候,姜水仙才知道寇建国的老婆是轻工局一个老干部的女儿,虽然父亲已经退休,但在纺织厂这一亩三分地,还是很有话语权的。

    姜水仙还想求寇建国帮着换工作,没想到这个花心萝卜,早就办了个停薪留职,跑得影儿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姜水仙可以说是一日回到解放前,重新面对噪音极大的织布机,三天两头上夜班,和和换班的纺织工斤斤计较织布的质量和数量,姜水仙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这天,吴志强背着刘芳芳来找她:“给你带点油饼,嘿嘿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早上卖剩下的,姜水仙心里不舒服,但却不像以前那样反唇相讥,她被方老太太赶出家,手头虽然有些积蓄,可她气得病了一场,请了一个多星期的假,奖金被扣了精光不说,还要付房租,她又是个懒惰和嘴馋的,心情不爽,便懒得做饭,每天买着吃,一个月工资差不多都进了嘴,姜水仙也知道这样入不敷出不好,可却控制不了情绪,常常烦躁,此刻,吴志强送来的东西虽然不值钱,也够她吃两顿的,便不像以前那么矫情,笑了笑,如数收下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见过世面的,怎地还贪恋纺织厂这一亩三分地?一个月才挣一百多,就算车间奖金高些,杂七杂八加下来,也不过是我一星期的收入,还把人累得,看看你,憔悴了好些。”

    姜水仙知道吴志强就是个哄死人不偿命的,该到出力的时候根本指望不上,但这段时间也是被打击得狠了,几句体贴的言语,也能让她心中酸涩,眼泪泛起,低声道了一句:“谢谢!”

    吴志强看到姜水仙的样子,心中忍不住得意起来:“谢什么,咱俩什么情分?哦,你有什么事儿,只管吩咐就是,千万不要憋屈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姜水仙淡淡了应了一声,心里的波澜却已经退了下去,她知道刘芳芳是什么样的女人,吴志强也是个se中饿鬼,不到手绝不会轻易罢休,每天这样歪缠,她就是没有和他有什么,刘芳芳闹起来她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吴志强来找姜水仙,并不全是为了se,他也打听了,知道姜水仙已经过了三个男人的手,是脏的不能再脏了,那种心思便淡了许多,他看姜水仙对自己不像往日那般厌烦,赶紧将心里打算好的事儿,说了出来:“哎,听说你还去过广交会?广东那边的生意,是不是比咱这边好做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