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302章 旅行

    颖颖为了不招人记恨,当着大众的面儿,给电力局组织春游的工会主席交了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“用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了就入到你们工会的账上,我跟着大家出游,承蒙照顾,多交些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电力局的人,当然有背后嚼舌根的,恨肖冰拿单位的资源买人情,也恨颖颖仗着男人的势,白吃白喝白旅游,见到这一幕,都乖乖不说话了,他们每人才交一百二十块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从小山上长大,可是,睿城四面都是山,上到山上,也只是能看到连绵不断的山头,而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触。

    还有,电力局的人,还顺道去了崂山、青岛,又坐船去了大连,这一圈转得大,颖颖不仅领略了天下第一岳的雄奇巍峨,还看到了大海的辽阔壮观,返回的路上,她的心里感触颇深,似乎连眼界心胸,都变得宽阔了许多。她这一路,心无杂念天地宽,越发能够亲近自然,用心感受其中鬼斧神工之妙韵,对于电力局几个女职工探询审视的目光,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肖冰一路和颖颖做伴,两人可以说是同吃同住同行,对她的了解大大增加,以往,颖颖与人为善的性格,她还以为是为了丈夫,笼络人心的,现在才明白,这位天生就是个菩萨性子,只要不是刻意与她为难,即便做得有些不妥,她都能忍耐几分,不会斤斤计较,睚眦必报。

    想起干部大院原来的一姐刘心爱,一点也不肯吃亏,事事都要占上风,满大院的女人被压得抬不起头,却没有一个人敢反抗,也不敢说一句不是,现在,********的爱人赵爱玲请病假回了安西,大院的女人数郭颖颖地位高,她却一点也不摆架子,与人为善,偏偏大院里的人,却不肯信她,背后风言风语的各种怀疑,说她假慈悲,小恩小惠拉拢人心。

    肖冰想到此处,不由鄙夷地一笑,她没钱的时候,还没法体会郭颖颖这种境界和心情,如今,她明白郭颖颖这样,那是纯纯正正的心地善良,不屑于和那些小市民心态的人计较。

    想起赵爱玲的病,肖冰也是无语,这位和刘心爱倒是有些像,只是男人以前是副职,她被硬生生压着了,到了丰城,以为男人是书记,终于可以大展身手,她刚开始还想拉拢几位常委的老婆,压制颖颖,却没想到,不但自己和黎雅敏对她若即若离,连其他常委的老婆也不肯唯她马首是瞻,赵爱玲也不知是觉得太失落,还是恼羞成怒,躲到安西再也不肯来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肖冰刚开始觉得郭颖颖太清高,不好相与,了解之后,才明白,她只是不爱说话,其实,内心还是挺热情的,但凡有事相求,她不管多麻烦,也从来没有撇清拒绝的,几乎都会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肖冰暗暗感到侥幸,当初若不是郭颖颖想帮丈夫的忙,主动和自己联络,她这边,如何能拿出魄力,租摊位做生意,发了起来?

    虽然电业局工资高待遇好,可也不过是比普通人日子好那么一点儿而已,如今这从头到脚都是名牌的日子,却也是过不上的。

    颖颖自然不知道肖冰内心的变化,见她对自己十分关心,自然也投桃报李,她自己又没有亲姐妹,有个同辈的人这样相契,自然也尽力维护这份难得的友谊,两人经过这一次旅游,感情十分融洽,等到回来,肖冰待颖颖,就像亲姐妹一般。

    这天两人回到宾馆,盥洗之后,疲惫地躺在床上,肖冰包里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过年时,荣国给表嫂送了一台移动电话,就是俗称大哥大的模拟信号的手机,虽然大得跟砖头一般,十分笨拙,但出门在外,就可以和家人联络,用气量着实方便,肖冰性格张扬,见了之后非常羡慕,便让颖颖帮她也买了一个,花了两万多块,令黎雅敏直咋舌,不过,确实方便不少。

    是肖冰的女儿打来的,母女俩在电话上闲聊了一会儿,放下电话,肖冰一脸笑意,刚才的疲惫似乎都无影无踪,颖颖在一边看着,十分羡慕:“肖姐,真羡慕你,有儿有女的。”

    肖冰笑吟吟的:“世人都重生男儿,岂不知女儿才最贴心呢,你看我那傻小子,一上大学,交了个女朋友,就把我这老娘扔一边了,过年都没回来,还美名其曰准备考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孩子上进!”

    “我生的我还不知道?那小子就是个小黄鼠狼,早把老娘忘到脑后了,你看着,明年回来,一准说他没发挥好,要么就是考题太难了,他没考上。”

    颖颖被肖冰丰富的脸部表情逗笑了,她把脖子上挂的玉佩带端正,嘴里依然满是羡慕地道:“我要是有个女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留意,自己说话时抓玉佩,玉佩一阵温热,颖颖还有些诧异,晚上,等肖冰睡了,她进了空间好好探查,没有任何蹊跷,令她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颖颖一圈游玩,足足用了两星期,回到家梳洗了一下,将一只大公鸡剁碎,放上调料,在炉子上炖了,便去幼儿园接儿子。

    阳阳正在幼儿园的院子里跑着玩儿,听到小朋友喊:“俞沐阳,你妈妈来接你。”他理也不理,直到颖颖去找秦老师,给儿子请了假,走到身边,这才信了,他看到妈妈,眼圈就红了,大概怕小朋友笑话,硬生生得憋住,但出了幼儿园大门,只有他和母亲时,这才“哇”地哭出来,“妈妈,你去哪里了?你不是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妈妈不是和你说好了,出去看大海去了?妈妈回来,给你带了能吹响的海螺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走了好几年,我还当你和方姐姐妈妈一样,不要我了……”阳阳不知道一年有多少天,他只知道妈妈走得时间太长太长,他每天等啊盼啊,妈妈总是不回来,阳阳说着,又掉下一大串眼泪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