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95章 外商

    八五年,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收藏,也不知道朱玉古董的价值,颖颖只是觉得回京城时,难免会有一些应酬,自己没有像样的首饰,便让老银匠把东西拿给她看看。

    老银匠第二天,拿了两个很精致的盒子过来,一个盒子里,装的是一对白玉镯子,镯子上没有任何花纹,只是玉质很光润,戴在颖颖白皙的手腕上,有种相互映衬,十分和谐的美丽,颖颖便想买下来,没想到对方要价两千块,颖颖一时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郭主任,乱世买金银,盛世藏珠宝,这镯子可是上好的羊脂玉雕的,你去上海、北京的大商店看看,绝对比两千块贵,老汉不骗你,两千块算便宜的了。”

    老银匠的儿子在邮电局上班,他跑不了,颖颖便信他没有说谎,但却没有马上买下来。

    大概卖主的确急着用钱,第二天老银匠又来了,颖颖倒是打电话问了俞妈妈一声,那边说羊脂玉的镯子,品相不一样,价格相差很大,听颖颖说没有一丝瑕疵,十分光润,摸着手里都像沾了油似的,老太太立刻就让她下手:“这钱算妈妈出,我一直想给你舅妈送点礼物,只是没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银匠拿的第二个礼物,是个金镶玉的吊坠,金灿灿的金子中间,躺着一片玉石,绿得像春天的新叶,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翡翠,上好的翡翠,郭主任,老汉年轻时,跟着父亲在城里的珠宝铺子干活,这样好的东西也不多见的,你看这颜色,多緑呀,没有一丝的杂色,三四十年代,起码能卖两三千块大洋,可惜没人识货,托我出手的人也是被逼无奈,急用钱,不然,这都传了好几代的宝贝,怎么舍得出手?”

    颖颖听他说得邪乎,还以为对方肯定会要上万块钱,没想到老头絮絮叨叨一大堆,最后要四千块。

    颖颖这回不好意思给婆婆打电话,壮着胆子把钱掏了,后来始终心里不踏实,找机会请矿院的一个老教授瞧了瞧,人家给了一句话:“确实是金子,也确实是上好的翡翠,只是我也不知道价值几何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真的就行,颖颖听老银匠说,卖主筹钱给丈夫看病,即便是买亏了,她也当是捐助救人,便没有多想,好好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年前,她和肖冰黎雅敏合伙,开办的肉食品加工厂,短短两个来月,赚了百分之二十的利润,那两个各分得六千块,当时高兴得嘴都合不拢。

    颖颖投入了全部身家,赚了五十多万,这个,她可没有给那两人说。

    开春天热,没法继续生产,颖颖打电话问荣华,香港一年四季都没个冷的时候,腊肠是怎么生产的?荣华在电话上笑不可拟:“嫂子,自然有烘干设备。”

    颖颖便委托她帮忙购买,同时,也投入更多资金,按照轻工学院教授设计的食品加工流程,把设备和生产工艺都提高了一个档次,同时,卫生条件,也尽最大可能,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一番改造完工,荣华帮忙购买的设备也到位了,颖颖一面让路珂出面,在省报和电视台打光告,一面准备开工生产。

    没想到,路珂没几天就给颖颖打来电话,说是来了一个外商。

    因为荣华在香港那边,也帮忙留意,颖颖以为是表妹介绍来的,当时丝毫也没有意外,让路珂安排了,在不引起外人注意的情况下,和那外商见了一面,颖颖这几年一直跟着电视学英语,会一些简单对话,没想到这时候派上了用处,来人虽然是苏联的,但也会说点英语,两人都结结巴巴,谁也不笑谁。

    大西省在西北,距离苏联也不近,颖颖不知道他为何不去黑龙江、新疆等地找客户,千里迢迢来这里。

    老外解释说,这里有火车,可以开到他们家乡附近的中国城市,而且,中国火车运费不高,再说他在这里受到很热情地欢迎,比在那几个地方好。

    颖颖听说,靠边界的地方,经常有这样的老外出现,那几个地方的人见得太多,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颖颖本来想说服老外购买她的猪肉制品,不想老外非常固执,非牛肉不买,结果,谈来谈去,她被老外说服了。

    丰城农村多数靠牛耕地,养牛的人家很多,收购起来也容易,再说,丰城是小麦产区,养牛的主要饲料麦秸秆多的很,这两年,丰城农村不养牛的人家,麦秸卖不掉,多半拿来烧火做饭,还有人家不耐烦,干脆一把火烧了了事,于是,收麦之后,田野间浓烟滚滚,连丰城城里,都有一股烟火气味。

    若是大力发展养牛业,不仅百姓得实惠,丰城的空气也能好一些。

    这些,只在颖颖脑子里打了个转儿,她就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这个老外,居然带着制式合同过来,颖颖请外院的教授翻译了,又让安西大学法律系教授帮着看过,没有什么陷阱,她又找到安西大学经济系教授,请人鉴定,对方认为合同比较合理,尤其是价格,比国内高了好几倍,扣去冷藏、包装等费用,也比国内价格高两倍多,这个生意,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于是,颖颖让路珂去土地局,申请在食品加工厂旁边,划拨三十亩地,再一个小型的屠牛场。

    事情刚开始很顺利,屠牛场的设计、规划、生产流程很快就出来了,路珂兴奋得给颖颖报告过这些的第二天,肉食品加工厂就被丰城国营市食品加工厂告了,喏,就是原来刘心爱当经理的那个厂子,虽然刘心爱跟着张广贤调到了安西,但她留下的人,还在继续着她的“遗志”,认为私营不能和国营单位竞争,来了老外,订单应该主动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告状的人知道俞和光肯定不会支持他们,便直接去了省城找张广贤。虽然张广贤在政协,不是什么实权单位,但也不是没权利,他帮着把材料递到了省委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