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94章 新书记

    还有一件让颖颖惊喜的事情,那就是食品批发市场的承建商,就是杨森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颖颖只是和黄玉屏通电话时说了一声,当时,张广贤还把持市委着呢,能不能建起来,还很难说,没想到,杨森就派人跟踪这个项目了,最后,在竞争中一举中标。

    颖颖绝对没有徇私舞弊,可她却担心张广贤若是得知,她和杨森关系比较密切,肯定会胡说八道,而且,是和纪委的同志说那些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担心也是枉然,反正脚正不怕鞋歪,自己没有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颖颖反而丢开不想,一片坦然。

    或许,省上领导也指望俞和光能搞好丰城经济,对他们自己有好处,或者,昝老爷子北京治病期间,不知怎么和某位大佬关系亲近,有他帮俞和光说情,张广贤上窜下跳,四处污蔑告状,都没有任何结果,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半年过去,农村的麦子收过,种上秋粮时,上级把张广贤调到省政协,给俞和光调来一个新的搭档,却是个老熟人原省计委副主任金成男。

    俞和光当时为了发展睿城经济,没少找计委,虽然最后没怎么成事,但和金成男接触颇多,因为俞和光有求于人,态度谦恭,而金成男每天都要面对和他平级,但却求他办事的,也早就练出来了,对任何人都不喜不怒,态度平和,这样相处下来,两人的关系当然不能算好,可也不算差,再加上年纪相差比较大,也自然难说到一起。

    金成男已经五十五岁,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在副厅的位置没法再进步了,却没想到老了老了,竟然还有这样的福运,见到俞和光十分高兴:“老弟,托你的福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很是纳闷:“金书记,这是你努力的结果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弟呀,上面若不是觉得咱俩搭班子最合适,我大概就在计委副主任的位置上退休了,这还不算托你的福?”

    “省里觉得咱俩搭班子最合适?那就是说,我还得仰仗金书记的得力领导,咱们共同发展丰城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可不是,得力领导算不上,今后,咱们有事商量着来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见来了这么一位好说话的书记,自然十分欣喜,晚上,在市委招待所摆了几桌,算是丰城市委市政府的干部,给金成男接风。

    因为张广贤和刘心爱以前非常强势,喜欢掌控一号大院,俞和光这才想起来办宴席,就是为了改改过去那种劣习,也表示热烈欢迎金成男。

    颖颖带着孩子,也出席了接风宴,和金成男的老婆同桌。

    金成男的爱人赵爱玲也五十有二,剪着短发,梳理得整整齐齐,已经有了些许白发,穿着一身蓝色西服套装,但因为身体发福,白皙的脸上却甚少皱纹,看着要比实际年龄小一些。

    与男人的“没有城府”完全相反,赵爱玲有些严肃,很少笑,也不怎么说话,几句客套之后,和颖颖就再无言语。

    颖颖也不是特别爱说话的,剩下几个女人,见一把手二把手的老婆这样,也都默默无语,饭桌上一时十分冷清。

    接风宴除了家属,还有一桌都是女人,却是丰城的女干部,工会副主席、妇联主任、团委的、工商的,虽然级别不是很高,但她们却能在男人占主导的官场拥有一席之地,自然都不是简单的。

    很快,以工会副主席卫蔷为首,女干部们过来给赵爱玲敬酒。

    极普通的红葡萄酒,还不到十度,即便是女子,喝几口也不会醉,何况口味又香甜适口,没人觉得这敬酒,有什么歪心思,赵爱玲和这几个女干部面对,表情和对颖颖她们完全不同,喜笑宴宴,言语也多起来,没过会儿,就被卫蔷拉到那张桌上坐了。

    原来,赵爱玲也是个靠自己能力当上科级干部的女强人,有些看不起颖颖这一桌家属。

    肖冰和黎雅敏都有些不悦,颖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她从来不在乎别人是不是亲近自己,说不到一起,为了利益,昧着心意奉承自己,她反而觉得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赵爱玲是安西财政学院毕业的,以前在省财政厅工作,为了照顾金成男的生活,省里将她调到了丰城,但却进了计委。

    财政厅和计委,都是实权单位,赵爱玲很快开始上班生涯,在大院里碰上了,她也只是矜持地点头,和颖颖不多话,只是对黎雅敏的态度热情起来,大概,黎雅敏是西北大毕业的,比赵爱玲读书的学校档次高,赢得了她的尊重吧。

    肖冰只读到高中,学历还不如颖颖,看赵爱玲这样,非常气恼,有时候和颖颖在一起,少不了抱怨几句,颖颖也只是笑一笑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被人归到花瓶一类的女人中,颖颖长到三十岁,这还是头一次,不过,自己过自己的日子,跟他人无干,这才是颖颖云淡风轻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很快振先来了电话,他媳妇赵仙芝生了个女儿,母女平安,颖颖听闻很是高兴,只是给小侄女办礼物时,却有些作难,小孩子的衣服被子等,妈妈全都准备齐全了,弟妹的补品,她这里能买到的,弟弟也能买得到,用不着几百里的邮寄过去。

    颖颖把自己的苦恼给肖冰和黎雅敏说了,黎雅敏也觉得难办,却是肖冰出了个主意,帮颖颖找到一个老银匠,给小侄女儿打了一对银镯子,老银匠又做中介,颖颖从一个农村妇女手里,买到一个金镶玛瑙的“平安是福”的坠子。据说那妇女的曾祖母以前是给大户人家当管事媳妇的,手里有几样好东西,都是主子赏的。

    颖颖看那东西,也是老物件,便没有多想,花了三百买下来了,又买了两身小衣服,打包好了,从邮局把礼物寄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见颖颖出手大方,过了两天,老银匠又带了个妇女找颖颖,说是有个农村人得了重病,急着要钱,想变卖两件首饰,问颖颖要不要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