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86章 反击9

    颖颖准备和孙老太太接触,自然先打听了一段时间,确定这个老太太精明过人,极有眼光,这才带着儿子,故意创造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孙老太太刚开始对颖颖不冷不热,一度让刘心爱十分放心。

    刘心爱也是太自信了,根本没有多想,若是孙老太太没有二心,会和颖颖说话吗?这老太太也真的很聪明,她只上过解放后的扫盲识字班,竟然能够读书看报,还能读懂俞和光的《丰城改革发展纲要》。

    她逐条批驳,和颖颖争论,引来大院好些闲人来旁听,表面上,老太太对《纲要》冷嘲热讽,极力打压,但实际上,她趁机深入了解《纲要》到底怎么回事,同时,也侧面观察俞和光和颖颖,到底是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孙老太太说话,有时候会冷嘲热讽,但颖颖却透过现象看本质,发现这个老太太实在不一般,和她辩论的同时,能宣传丈夫的《改革纲要》,哪怕宣传对象,是一些退了休甚至没有工作的家属,但这些人,却和市委市政府的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颖颖并不觉得是浪费时间,她甚至感谢孙老太太给她提供了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刘心爱以为,孙老太太这样做,是孙家在向丈夫表忠心,并没有多在意。等后来,张广贤发现孙勤俭和俞和光神态亲昵,意识到事情不对劲,却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张广贤所能给孙勤俭的,不过是物质利益,可孙老太太知道,儿子的官儿当的大,才能换来优渥的生活,利用权力,享受一时,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皮之不存毛将焉附,虽然老太太不会说出这样文绉绉的话,但她却懂这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孙老太太和儿子讨论过无数次,一直认为俞和光的所作所为,才符合当前社会发展潮流,跟着这样的人,前途一片光明,张广贤虽然一时得逞,将来,肯定会被历史的洪流抛弃

    于是,不管张广贤抛出如何诱人的鱼饵,孙勤俭都没有搭理,坚决站在了俞和光的一边,同时,他还悄悄搜集整理张广贤的黑材料,时刻准备反击张广贤下黑手。

    孙勤俭是丰城土生土长的干部,张广贤什么人,他最是清楚,知道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,而且心黑手狠,一个不察,就有可能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不然,张广贤怎么能在丰城一手遮天?把最有油水的部门,都在他手里攥着?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个,张广贤才极力反对俞和光的改革,虽然那样的确有可能使丰城经济得到发展。

    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,张广贤如何能和俞和光善罢甘休?

    张斌虽然只比张广贤小一岁,但他是五十年代名牌大学毕业的,若是出了成绩,很有可能升为正厅,毕竟,这个年龄层,有文凭的实在是太少了,所以,张斌和张广贤的想法,很不一样,对张广贤扔出的手指缝里露出的饭渣渣,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这天,颖颖带着孩子在大院里玩儿,黎雅敏满脸喜色,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黎姐,什么事让你笑得合不拢嘴儿?”颖颖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颖颖,我弟弟好了,他回来了。哦,我弟弟得的不是骨癌,而是骨结核,这个病能治好。他在北京给我打电话,我还不是很相信,刚才见到他,已经能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也替黎雅敏高兴:“真是吉人自有天相,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弟弟怕家人担心,是带着药品回来的,还要在丰城医院继续治疗,哎哟,不管怎么说,他的病能治好,真是谢天谢地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刘心爱下班回来,刚拐过弯儿,就看到颖颖和黎雅敏又说又笑,她气得牙咬得咯吱咯吱响,一股怒火,涌上心头,忍不住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黎雅敏看到刘心爱,刚开始还有一些慌乱,但很快就控制了情绪。

    颖颖则十分平静,她跟着俞和光来这里生活,并不欠刘心爱什么,凭什么要对她卑躬屈膝低三下四?再说,俞和光提出改革,也是为了工作,为了丰城百姓,张广贤和刘心爱以权谋私,利益受损,那是活该,她并不欠她的,也不会有什么愧疚。

    刘心爱到了她俩面前,情绪也控制住了,眼里的熊熊怒火,都转到了心里,她微微一笑:“咦,你俩聊什么呀,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弟弟病好了。”黎雅敏被刘心爱欺压太久,说话时还是忍不住结巴了一下。

    颖颖急忙用目光给她以鼓励,黎雅敏深吸一口气,努力挺起胸膛,迎着刘心爱的目光,和她对视。

    刘心爱没想到,她的一身威压,竟然没起到作用,非常恼火,压不住黎雅敏,她又转过头,对着颖颖:“小郭,你挺厉害的嘛,这么短的时间,就交到了小黎这样的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她把“交”字咬得很重,影射颖颖用了不正当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黎姐这么好的人,只要诚心对待,想和她处不好都难啊。”颖颖这话不仅表明,自己对人的态度,也把黎雅敏夸赞了一下。

    黎雅敏忍不住露出笑意。、

    刘心爱却听出颖颖说她对人不真心,十分气恼,恶狠狠得盯着颖颖。

    她这一招,几乎没人能够顶得住,凡是软下来的,今后见了她,都像老鼠见猫一般,心中惧怕。

    颖颖撇撇嘴,心里说,却无欲则刚,你以为我是那些有求于你的人吗?再说,虽然你的男人是一把手,但他却不可能裁撤俞和光,而可你家族掌管的那些搂钱部门,却都在我丈夫的管辖之下,县官不如现管,你拿我没办法,我却随时能拿你开刀,今天,不是我该怕你,而是,你该怕我才是。

    见颖颖坦然迎视着自己,毫不畏色,刘心爱气得脑仁儿疼,她无可奈何地垂下眼皮,却不死心地反驳道:“诚心对待?呵呵,我怎么没看到你的诚心?”

    颖颖笑了笑:“心是要用心来感知的,我是不是诚心待人,有心人自然知道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