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79章 反击2

    颖颖也发现自己被孤立的原因了,更觉察出,丈夫为何要把她和儿子送回郭镇,他是怕她们娘儿俩受委屈,这次答应她们返回丰城,大概是电话上,小阳阳奶声奶气地说他想爸爸,非常想,他又怕长时间不在一起,伤感情吧。

    本来,颖颖只打算开个工厂或者公司,从经济上支持一下丈夫,另外也给自己弄点零花钱,刘心爱的举动,让她十分恼火。

    现在,全院的干部和家属,都认为自己在吃空饷,带着阳阳出门,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颖颖总不能拉着人解释,自己没做那样的事情吧?

    再说,她也没人敢听她说呀。

    张广贤在这个院子里,住了十多年,刘心爱苦心经营,她就是这个大院里的一号女王,具有绝对的控制力,现在,没人搭理颖颖,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那几天,颖颖没法调查,只好避出去,同时,也顺便看看市场,现在,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,也想好了反击的方法,可以出手了。

    丰城市常务副市长陈文远的妻子肖冰,人如其名,皮肤十分白皙,个子娇小,身材玲珑,虽然年近四十,看着似乎只有二十七八,和颖颖年龄差不多,她细细的眉毛,黑黑的眼睛,虽然看上去不是特别惊艳,但特别耐看,是大院里数着的漂亮女人。

    漂亮女人几乎都喜欢打扮,因为她也喜欢看到自己穿得美美的,也喜欢别人看的自己,欣赏的眼光中带着喜爱……

    肖冰特别喜欢打扮,丈夫的职位高,工资也高,她在电业局上班,收入也不错,经济条件好,也更能支持她穿得出众。

    可是,肖冰也有苦恼,那就是这两年的新式衣服、鞋子层出不穷,而且越来越贵,让她总是这山望见那山高,不断地想买衣服,饶是家境富裕,她也有几分吃不消,尤其是新来的市长夫人,一来就绝对压倒优势,成了大院里最令人瞩目的女人。

    据说,郭颖颖脚上的鞋子,要一百多块钱,是出口转内销的,她身上的风衣,是华侨商店买的,要二百多……肖冰听到这样的传闻,就心中不爽,为何郭颖颖就能买得起那么贵的衣服呢?她丈夫的工资,还不如自己丈夫多。(这个时代,工资和职位没有挂钩,俞和光年轻,升工资时难免吃亏)。

    这天,肖冰在寄卖商店,看到一双白色中跟牛皮鞋,特别漂亮,据说是香港来的,标价一百五,寄卖店的售货员说:“这里有售卖的单据,你看,三百二,喏,折合人民币要一百八呢,港币在黑市上,十块也能换八块人民币,这么算下来,就更贵了,卖主说,若不是鞋子有点小,她绝对舍不得,赔死了都。”

    鞋子是三五码的,成年妇女,的确很少有人脚这么小,若是买给孩子,她的脚很快就长大了,买这么贵的鞋子也实在划不来,要一个月工资呢。

    这个月正当换季,肖冰早就把钱花完了,若是便宜点儿,她或许还能从伙食里抠些钱出来,可,一百三啊,无论如何她也凑不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,那双鞋子一直在眼前萦绕,男人去下面县里检查工作,晚上不回来,孩子在中学住校,也不在家,肖冰一个人百无聊赖,换了家居服躺在床上,饭都不想吃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末,肖冰依然蔫蔫的,大院里有人来串门,她勉强打起精神聊着天,说着说着,就想起了那双鞋子。

    “那好像是俞市长老婆的,俞市长的舅舅是旅美华侨,现在在香港开了个什么公司,那鞋子是俞市长的表妹送给表嫂的,据说是拿错了盒子,俞市长老婆穿三七码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俞市长老婆有那么多好衣服!唉,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好亲戚呢?”肖冰哀叹。

    肖冰看上了郭颖颖的鞋子,这事儿在一号大院传开,颖颖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是大院的女人都不理她吗?

    的确,颖颖送给扫地大婶一小篮子水果,大婶就成了她的耳报神,院子里的闲言碎语,她没有不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傍晚,陈文远回到家,随手将一个十分精美的纸盒递给妻子:“喏,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?什么呀?”肖冰好奇地打开盒子,她梦寐以求的那双精美的白色皮鞋,静静地躺在盒子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贵,你……,还是退了吧。”肖冰特别感动,也非常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陈文远奇怪地睁大眼睛:“不是你放在外面,忘了带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打扫卫生的。”

    肖冰抱着盒子急忙出去,看到那大婶正拿着墩布,拖水泥小路。

    “大嫂,这不是我的鞋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俞市长老婆让我转交给你的,她说,她反正也传不上,宝剑赠英雄,红粉赠佳人,这鞋子也就是给你穿,才不会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不行,你帮我把它送回去。”陈文远能走到这一步,肖冰肯定不是个拖后腿的,虽然对这鞋子爱地很,她还是理智战了上风。

    “俞市长老婆让我转告你一句话,她有一笔小生意,需要个熟悉丰城的合伙人,你干不干?哦,她说,绝对不会违反政策,也不会给当家人抹黑,等你赚了钱,再给她鞋子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肖冰实在忍不住,问了一句,心里,还是有些抵触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你要是答应,她过几天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肖冰拿不定主意,就留了个活口:“让我想想,明天再给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肖冰还是特别有原则的,将鞋子塞到了扫地大婶的手里,回家了。

    陈文远听了肖冰的一番描述,沉吟起来,好一会儿没说话。

    肖冰关切地问:“老陈,你说,张书记和俞市长,到底谁能占上风?”

    “我也预料不到啊,以前,张书记上面有人,手段又狠,没人敢捋其虎须,但现在,他父亲的影响已经极其淡薄,而俞市长在中央有人,也不好惹——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