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78章 反击

    颖颖和儿子回到家四天,俞和光才从安西匆匆赶回来,小别胜新婚,夫妻俩自然有一番亲热,只是加入了阳阳这个小捣蛋,温馨浪漫中,还有些许的无奈和尴尬,不过,这非但没有影响他们的乐趣,反而分别时间有些长的夫妻二人,更有了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从丈夫那里,颖颖了解到这段时间,丰城市一号干部大院的人,为何孤立冷落自己了——是刘心爱放出消息,谁和颖颖好,就是与她为敌。

    没想到,俞和光和张广贤的矛盾激化,到了彼此难以相容的地步。

    张广贤在丰城,那是一颗唾沫一颗钉,在市委市政府,拿着绝对话语权,他已经五十多岁了,自从中央提出干部队伍年轻化、知识化、专业化的号召之后,张广贤既没有高学历、也没有专业知识、年龄更是有些大,他已经不指望自己还能从厅局升到部级,但贪恋权势的他,却把精力放到把握实权上,一九七八年之后,丰城已经换了两个市长,前面一个是年龄大,退休了,后面这位,却是被张广贤排挤,无可奈何,想方设法调走的。

    张广贤好容易将那个市长捏成软面团,当然不希望换人,若不是昝书记想把俞和光调到他的家乡,那人怎么可能顺顺利利地离开?

    这几年,丰城就是张广贤的天下。

    最初,张广贤是看不起俞和光的,觉得他比前任市长更面,更容易拿捏。首先,他比俞和光大十多岁,俞和光只比他的大儿子大两岁,中国人都有尊老敬老的习惯,张广贤就那么往俞和光面前一站,对他都有着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还有,俞和光在睿城飞黄腾达,但他每次提升,都是被人暗算,靠着能力突出,才因祸得福,升上来的,张广贤打听了,俞和光就是个不懂官场规则,一味蛮干的愣头青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拿什么和他斗呢?张广贤认为,俞和光哪怕是一只老虎,他也能将他驯服成为一只乖乖听话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事实也的确如此,俞和光刚到丰城时,无论是常委会,还是普通干部大会,他都是个聋子的耳朵——摆设!

    而且,俞和光似乎对此毫无办法,他大概为了掩饰自己的无奈,除了开会,就是下乡,四处转悠,这样的日子,转眼就是小半年,张广贤乐了,觉得这个俞和光,就是个傻子,比前一任市长还熊。

    张广贤没想到,俞和光下乡,真的是搞调研了,而且,竟然在常委会上,拿出一套改革方案,他一听就怒了,那方案,说是为了发展经济,可头一条就是针对商业系统的,谁不知道他张广贤就是从供销社一步一步上来的?那是他的老家,他怎么会答应?

    于是,俞和光那次常委会,非常被动,一贯看着老大的脸色行事的几个常委,竟然没有一个同意他的改革计划的。

    散会后,张广贤对着俞和光冷冷一笑:“俞市长,虽然国家号召搞活经济,但还是要以公有经济为主,私营经济为补充的,你可不能站错了立场,大力发展经济是没错,但却不能本末倒置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微微一笑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,俞和光趁去省城开会,找领导寻求支持的事儿,传到了张广贤的耳朵里,他也赶紧去了省上。

    中央是让改革开放,让搞活经济,可允许私营经济发展到什么程度,却没有明说,省里一些老干部,对过去的计划经济还是很流连的,觉得那样做最保险,张广贤去了那里,一通蛊惑,他们果然对俞和光很不满意,开会时,好几回不点名批评俞和光搞资本主义。

    但昝书记支持俞和光,他虽然退休了,但中央却把他调到了顾问委员会,既然是顾问,那就不用天天上班,昝老仍然居住在安西,却对大西省的工作,还是能说上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昝老怎么做的思想工作,********李长德,曾经在一次会议上,表扬俞和光敢想敢干,他可是大西省的一把手,这等于定下了调子:俞和光做的,不是资本主义,他让老百姓吃上了饱饭,脱贫致富,是个好样的。

    终于有力量和张广贤扳手腕了,俞和光这才电话给妻子,让她返回丰城,他本意顺路去接,没想到丰城市常委副书记古尽善去安西开会。

    古尽善和张广贤明里一团和气,内里,为了争权夺利,矛盾重重,俞和光很容易就把他争取到自己这条阵线上来了。

    张广贤的确没想到俞和光也会来这一手。当年在睿城,他不是从来不拉帮结派吗?为何调到丰城,都没有把自己最得力的助手——张帅和方宏进调过来的俞和光,忽然几开窍了呢?

    俞和光的方案,在常委会上没有通过,但并不妨碍他在市政府工作中,先从小处着手,先试行,总结经验教训后,再推行开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俞和光竟然撇开自己,放手干起来,张广贤非常生气,他召开常委会,要狠狠敲打俞和光,没想到,有两个常委,竟然隐晦地劝他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不要跟年轻人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副书记古尽善甚至说什么:“张书记,我们丰城经济发展缓慢,咱们去省里开会,没少受批评,你就让俞市长折腾一下呗,有了成绩,也是你领导的好,至于犯了错,有俞市长担着,省里的领导谁不知道你稳重可靠?”

    张广贤立刻嗅到了阴谋的味道,这天回家,坐在沙发上生闷气,老婆刘心爱立刻就着急了:“老张,可是俞和光惹你生气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晋为群就是一头猪,还给我说,俞和光对他惟命是从,根本不懂如何做官,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刘心爱最近也发现,俞和光不仅会上到省城寻求支持,也会拉拢丰城这边的官员,对抗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她最怕出现这种情况,还特地把郭颖颖孤立起来,杜绝俞和光的夫人外交,没想到,根本就不奏效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