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5章 审问

    “是啊,我现在学的,是如何让树木多结果子,咱们那里靠天吃饭,枣儿柿子结多结少,没人管,很浪费资源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同样是放羊,我爸爸的羊群,小羊羔产的就多,羊也肥壮,他以前总说,只要有羊,媳妇娃儿都饿不着……”想起惨死的父亲,小山有些黯然,颖颖也没说话,很快就到了车站,买了票,火车有些晚点,不过还好,也就十几分钟,颖颖进站,小山也回去了。

    颖颖依然在睿城的街心公园,躲在空间睡了几个小时,然后坐早班车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走入教室,颖颖看到同学异样的眼光,心里就知道这天不会平静度过,上午第四节课刚结束,班长刘涛就过来了:“郭颖颖,俞老师在办公室,找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

    夜不归宿,虽然学校虽然对这个没有特别严格的要求,但颖颖是个女生,难免会让人多想。名声,对学校这样的集体,尤其重要,若是出了个有伤风化女生,全校师生的脸面都别想要了。

    老师办公室只有俩人,一个俞老师,另一个则是保卫科的张科长。

    “郭颖颖,有人举报你夜不归宿。”张科长脸色异常严肃,开门见山,说完,一双锐利的眼神,紧紧盯过来。

    颖颖很坦然:“张科长,我出学校都给俞老师请假了,没有违反学校的规定。”

    张科长非常恼火地一拍桌子:“不要狡辩,说,到底做什么去了?我已经调查过了,杨森同志已经离开英模报告团返回部队,不可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张科长,我也不可能和杨森在一起,我和他只是同过学,什么关系也没有,而且,我也不可能晚上和一个男子呆在一起,你把我当什么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张科长咬牙,手抬起却没有拍下去,在只是猜测的情况下,他的确不能怀疑颖颖和男人在一起,这是污人清白,而且是一个未婚女子的清白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的名声太重要了,若是郭颖颖因此闹死闹活,和他过不去,他这几十年“革命生涯”也该到头了。

    张科长动了一下,下巴一抬:“说吧,你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做点小生意,去郭镇了。”

    张科长一愣,他没想到一个女生,会想着来做生意,虽然国家号召开放搞活,可学生做生意,是不是合适呢?

    颖颖看到张科长的脸色,知道这个理由未必能打动他,便继续说道:“张科长,你没去过我们杨家圪崂,不知道那里有多穷,我们村里的人,几乎一年四季都饿着肚子,他们不得不把别人抛弃的包谷皮、包谷芯子捡回来,用水泡洗干净,再用搓板使劲揉搓,用水里的沉淀物做饭,就这样,还只能吃稀的,我没有出来念书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,现在,算是开了点眼界,便想为家乡父老做点什么,这不,就是纠集了几个年轻人,贩运一些苗木在郭镇卖一卖,换点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用不着你连夜过去。”张科长基本上是信了,他虽然不知道杨家圪崂有多穷,但石睿山是山区,穷地方多了,杨家圪崂那样的山村,也不是一个两个,他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是我天真,以为那样就能挣钱,却不想遇到一伙流氓,唉!”

    俞老师一向淡定的脸立刻显出几分焦急:“有没出事?你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村里的人被打了,一个伤到了膀子,被砍了一刀,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,那些人想讹诈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张科长猛一拍桌子,把颖颖和俞老师都震得身子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!”

    俞老师很着急地问:“人救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报案了,派出所把坏蛋抓了,我们村的人,也已经做了治疗。”

    张科长松口气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张科长,俞老师,我们村的人没见过世面,我不得不去处理此事,你们只需要打个电话问问郭镇派出所或者郭镇医院,就能证实我所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说着,颖颖拿出一张车票,递给张科长:“我是夜里坐火车回睿城的,在火车站候车室等到天亮,然后坐早班车回学校,我没有耽误课程。”

    张科长和俞老师一起看车票,这可不是随便能伪造的,上面也有日期和时间。

    颖颖趁热打铁:“张科长,俞老师,我已经二十六了,在二十五岁的最后期限,以补录生的资格获得读书深造的机会,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我珍惜的,我不会做出损害学校声誉的事情,也不会让自己的一辈子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,金钱和感情固然重要,但它不是人生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俞老师看向颖颖的目光中,便有几分赞许,他有些祈求地望着张科长,张科长犹豫了一下:“郭颖颖,我会对你说的话做调查的,希望你对组织实事求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说的都是实话,还有,我说不定最近还得出去一回,和人签订的销售合同,还剩一个结尾,违约的话,我得赔钱的,张科长,我可以不挣钱,但不能赔钱,我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张科长没想到颖颖这么倔强,都被调查了还不肯停下,可这样的事情,他也没法说不,便有些烦躁地站起来:“我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,不然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科长走了,颖颖见已经午时一点钟,便有些抱歉地给俞老师道:“耽误老师也没有用饭,就让我请老师吃一顿饭吧,算是表达一点儿歉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在外面跑了几天,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了,你可真行,还敢去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被逼的。俞老师,我爸爸是个手艺不错的石匠,家里倒是没有断过粮,吃穿简朴些,却从来都没挨饿受冻过,你没见过我的乡邻,到了冬天,多数都不敢出门,只因为没有衣服穿,一家人有时候就一床被子,挤在炕上互相取暖,这次跟我出来的人中,有个是我弟弟的同学,他们关系特别好,上高中的两年冬天,都是和我弟弟挤一床被子睡的,被子小,我弟弟人又高,他天天晚上对着我弟弟的脚,唉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