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76章 冷落

    俞和光暂时不知道睿城发生的这些事,颖颖当然也不会给他说,自己能解决的事情,没必要无端增加他的烦恼。

    赵博文的老婆王清芬和姜水仙整天在一起叨咕,对颖颖还是了解的,她料定颖颖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果然,郭颖颖什么也没说,召回过去的人手,将二道河重新施肥浇水,深耕之后,洒下种子,然后,就带着孩子走了。

    “哼,俞和光走了,没人庇护。经营苗圃的人又这么多,不信明年她的生意还能那么好。”赵博文听到汇报,心里暗忖,嘴上,无意识地问了一句:“郭颖颖种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像挺多品种的,她手下的人说那叫什么‘不能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’。”

    “哼,即便放再多的篮子,我也要你鸡飞蛋打!”只剩赵博文一个人在办公室的时候,他狞笑着发狠。

    再说丰城这边,来通知的人,显然没想到,颖颖的工作关系还没有调过去,当时愣住了,随即,他愤怒地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,自有我原来单位来管辖,跟你没关系吧?”颖颖冷冷地说完,不客气地做出要关门的姿势,“家里正在打扫,我也很忙,就不请你进去坐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悻悻而去。

    关上门,颖颖回到家,刚好简易电热水器也烧好了水,她抱着儿子在盥洗室清洗了一番,阳阳已经累了,妈妈用毛巾将他身上擦干,扑上痱子粉,他已经困得眼睛都撑不开了,颖颖冲了一瓶奶,试试温度适宜,把它塞到儿子的手里。

    阳阳闭着眼睛,咕噜咕噜地喝完奶,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变,就睡熟了。

    颖颖将脏衣服换下的床单被罩等放到洗衣机里清洗,然后从空间拿出炖好的鸡汤,舀出一碗喝过,这才把蜂窝煤炉子生着,将火压住后,把汤锅放在炉子旁边温着,等会儿儿子睡起来,他还要吃饭。

    睿城附近有一家化工厂,副产品就是罐装煤气,但丰城却没有这样的便利条件,做饭还得生炉子,这让颖颖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这天的家务事特别多,颖颖一直忙到天黑,家里终于恢复往日的洁净和有序,俞和光没有回来,天黑之后,颖颖哄儿子睡下,自己也睡了,她累坏了,外面有人敲门,也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太阳还没露脸儿,阳阳就起床了,一夜好睡,颖颖也精神百倍,做好早餐和儿子吃过,便带着他出去玩儿。

    丰城市委市政府家属区的大院,平时也有几个带孩子的,虽然颖颖来的时间不长,和大院里的人还不熟,但阳阳却交到了好几个小朋友。

    葡萄架下,已经有个头上扎着粉红蝴蝶结的小女孩在玩耍,阳阳高兴极了,从衣服口袋里抓出一颗大白兔奶糖,迈着小短腿,一路飞跑着,把糖递过去。

    那女孩叫小曼,她的外婆很会做小吃,小曼曾经送给阳阳一小碗芝麻牛肉干,阳阳很喜欢吃,他的小小心灵里,对小曼印象非常好,只要有好吃的,便不会忘记她。

    小曼笑得两眼咪咪,跑过来从阳阳手心,抓起糖块,她的小指头挠到阳阳的手心,阳阳一边嘻嘻笑着,一边把小胖手在衣服上搓着。

    带小曼出来玩的,是她的奶奶,五十刚出头,提前退休帮儿子带孩子,以往,她见了颖颖非常热情,可是今天,显然笑容不是发自内心,十分僵硬地对着颖颖挤了一下,便从孙女的手里,把奶糖扒拉出来,还给阳阳:“乖,小曼不吃!”

    阳阳愣了,小曼也愣了,她非常不愿意地想从祖母手里,夺回奶糖,嘴里还委屈地嚷嚷:“我吃,奶奶,我要吃糖!”

    “好曼曼,咱家也有糖,咱们回去拿。”不由分说,抱起孙女走了。

    阳阳茫然四顾,随即,大颗的眼泪忽然掉落下来,他委屈地瘪着嘴:“妈妈——”

    颖颖后知后觉地发现,今天早上,葡萄架下特别冷落,还有不远处,有人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,联想到昨天那奇怪的通知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    “阳阳乖,不哭,妈妈骑自行车带你去城外玩儿,好不?”

    阳阳虽然不哭了,但还是睁着湿漉漉的大眼,期待地看着小曼走了的方向,见那祖孙俩不可能回头,便闷闷地撅着嘴,对妈妈点点头。

    颖颖抱着儿子回到家里,收拾了奶瓶水瓶还有小零食,拿了自己一件旧的纯棉外套,这是儿子万一睡着,可以当小被子盖的。

    颖颖将东西装到袋子里,挂在自行车上,然后,把儿子放到自行车的儿童座上,带着阳阳出了门。她曾经坐在汽车上,大概看过丰城的景色,记忆里,丰城不大,她住的地方,距离东城郊区比较近,颖颖还记得,那里有大片的菜地,还有一个机井,四周用石头砌了一个水池,抽水机总是哗哗地吐出清水,很多妇女蹲在水池四周的台子上洗衣服,她们的孩子,就在旁边玩儿。

    水井附近,有个农机加工厂,洗衣服的女人中,不仅有城市的,还有附近的农民。

    颖颖之所以来这里,除了因为基层的民众淳朴,不会出现刚才那种伤害孩子的事情,还有一个目的,她想了解丈夫最近到底做了些什么,到底惹怒了谁,还有,他的施政方针,在底层群众中有什么反响。

    水井旁边有几棵大槐树,太阳升起来,晒在身上还有些热热的,除了洗衣服的女人,带孩子来玩的大人小孩都躲到了树荫下。

    这里人很杂,从不到一岁到五六岁的孩子,足有十几个。大点儿的,在追逐嬉戏,小的则兴奋地看着那些大孩子,嘴里不停地发出兴奋的尖叫,还有孩子追着大孩子跑,比如阳阳,颖颖一边盯着儿子,防止他摔倒,一边听着那些妇女聊天。

    她们多数的话,都是东家长西家短,还有个妇女喋喋不休地编排婆婆和小姑的不是,不过,期间,偶尔会加入一两句颖颖感兴趣的话题:“市里想在咱们这里,建一个蔬菜批发市场,你们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供销社的人不答应吗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