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74章 各有难处

    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睿城太穷不好办,丰城富裕,反而更难。

    颖颖想帮帮俞和光,忍不住打听了一下丰城市食品加工的事儿,刘心爱很快就听到了风声,这天,两人又在大院的葡萄架下,不期而遇,正是一年最热的季节,知了叫得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因为丰城比睿城偏东,又是平原,夏天显得特别热,大人都觉得非常闷热难忍,更别说阳阳这样的小孩子了,他只肯在外面有风的地方待着,除非睡着了,否则绝不回家,刘心爱很容易碰上颖颖。

    “小郭,你想调到我们食品公司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后世的食品公司根本没什么吸引力,但当时却是顶顶好的单位,一是因为相同工龄和级别,企业的工资比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高,二一个原因,市面上不容易买到的食品,这个单位却根本不发愁,想要什么就有什么,而且,价格还能便宜些。

    虽然改革开放之后,粮食、肉食等富裕多了,但城里依然凭票供应,城里普通百姓家里,都有一大堆票据:油票、肉票、布票、粮票,鸡蛋票、棉花票、甚至还有豆腐票豆芽票牛奶票等,普通人,一人一个月只有三两油,半斤肉,也就是说,一个三口之家,一个月只有九两油,一斤半的肉,还不够后世的人家做一次红烧肉呢。

    丰城农民粮食多得卖不掉,丰城市民每月却只有三十斤粮食,其中还有五斤粗粮。

    郭达曾经演过一个小品《换大米》,就是少数有眼光的农民,利用政策的空子,拿粗粮换细粮,从中赚取差价。这种小打小闹,还够不上判刑,逮住了也只是批评教育,关几天拘留所而已,但若是想进行大宗粮食买卖,那可是绝对不行的,抓住了判个十年八年还是轻的。

    因此,粮食局、副食门市部、食品公司这样的单位,手里拿捏着一个城市的饭碗,不管别人家能不能吃饱,他们反正是不发愁,尤其是食品公司,粮、油、肉、蛋,什么都不缺,比其他部门优势更大,因此,刘心爱才优越性十足地问出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我没有想调工作,只是听说农民养的猪卖不出去,这才打听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刘心爱的脸部肌肉动了动,摊摊手:“这个我也没办法,生猪收购是有计划的,谁也不能随便改,何况,我们只管按计划加工肉食品,提供给供销社,没有资格直接收购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提倡改革,要搞活市场吗?刘大姐这么能干,为何还要墨守成规?”

    刘心爱诧异地看了一眼颖颖:“搞活市场,不是瞎捣乱,我们怎么能代替供销社?”大概是看在颖颖一片好心的份儿上,刘心爱叹口气,“小郭,你还年轻,不懂得期间的利害冲突,若是我们插手收购,供销社的人岂不有意见?牵一发而动全身,这可不是随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维护个别部门的权利,就能眼睁睁看着农民受折磨?刘大姐,都说你心善,这些事儿怎么能视而不见呢?”

    刘心爱叹口气:“小郭,不是我不想管,而是我管不了,这个口子一开,一年估计有数千甚至上万的猪送到食品公司门口,我们也处理不了啊,咱们丰城才多少人?哪里吃得了那么多肉!”

    “可以加工成腊肉、腊肠呀,耐储存、好运输,可以卖到别的城市去,咱们大西就丰城富裕,不要说睿城,就连安西的肉食品都极度缺乏,不愁卖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刘心爱还是摇头:“这个牵扯太大了,不光是和丰城的供销社打交道,还得和外市的人交往,万一,他们刁难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肯定会受刁难的,因为,手里攥着资源,供销社的人就是大爷,可外地的物资进入,让事情有可能脱出他们的掌控,他们肯定不愿意,刘大姐,有困难是事实,你这么能干,还怕那些个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怕谁来?”刘心爱做出十分傲娇的表情,但却并不顺着颖颖的意思说下去,而是抬脚准备走,“我还忙着,回头聊。”

    此后一段时间,刘心爱见了颖颖便绕着走,再也不管她是否上班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最初,颖颖以为刘心爱是个女强人,或许通过她,能够搅动丰城这滩死水——若是食品公司改变做法,供销社、肉联厂也得跟着改变,只要他们走出去,公司单位肯定会盈利,职工有奖金,单位有效益。

    国人大多都有红眼病,看到别人挣了钱,自己眼红嫉妒之余,或许也会有所改变,或许,牵一发而动全身,丰城就搞活了。

    无奈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颖颖第一步行动铩羽而归,让她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俞和光忙了几个月,在丰城也是寸步难行,眼看着夏季过去,秋天到来,天气凉爽起来,他趁去省里开会的当儿,顺道将颖颖母子送到郭镇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天高云淡,气候宜人,车窗外一派丰收景象,想着能见到爸爸妈妈,颖颖的心情就特别愉快,甚至和儿子一起唱起歌来:“小燕子,穿花衣,年年春天来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丰城、睿城和安西,呈三角分布,绕道回去,要多开两百公里路程,火车也没有直达的,何况又特别挤,这也是颖颖好几个月不回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与颖颖母子一路上的兴高采烈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开车的司机老路,一路上眉头紧锁,心事重重,但他还想努力给出一个愉快的笑脸,结果那脸上的苦涩滋味,简直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颖颖看他两鬓斑斑,中途就有意让车停下,歇息了两回,直到司机发现了颖颖这是为了他,才不好意思地苦笑了一下:“郭主任,我其实还没五十岁呢,这白头发,嗨,都是我那不成器的臭小子给折腾的。”

    老路家里出事时,正是原来的市长调走时,人家泥菩萨过河,自然无暇管他,等俞和光调来后,因为不熟悉,他又不敢说,硬生生憋屈了小半年,终于找到了倾诉的机会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