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69章 不忿

    颖颖听到消息,不禁目瞪口呆,难道,真的是空间显灵?她不管许下什么愿,那里都能给实现了?她想把姜水仙赶出市委大院,这才不到半年呢,就实现了,这也太神了吧!

    晚上,颖颖把自己的猜想说给俞和光,把他也惊得目瞪口呆,随即,俞和光就坚决否认了:“纯粹巧合,就算你的空间神奇,那也不可能控制一个人的行为,王跃武姜水仙是咎由自取。 ”

    “上天对我也太厚爱了,看谁不顺眼,就惩罚谁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笑:“我们在这个世上活着,总会和人有冲突,上天也没有把和你冲突的都报复了呀?这两个人,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对。”颖颖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第二天,俞和光就打发方宏进去安西出差,对那些送出去做小吃的生意人进行寻访,看他们过得如何,还有什么困难,方宏进一路走,一路帮着解决问题,时间转眼就是一个月,然后,俞和光有让他和几个外商港商接触,为睿城寻找商机,方宏进这一通忙碌,就是两个多月,回到市委大院,闲言碎语早就换了其他内容,他的日子才略微好过了些。

    但颖颖的日子却不怎么好过,中央下发文件,不许领导干部家属子女经商办企业,她只能忍痛割爱,从砖厂抽出股份,把水泥制品厂便宜卖给了万里,只有二道河苗圃,因为承包的是国营单位的地,还在等市委批下钱进行赎买。

    据说,有人还想让颖颖无偿将其奉献给国家,只是这话也只是背后嘀咕,没人敢说到当面。

    现在,颖颖的手头,有两百多万,但她却觉得很不安心。

    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她现在花钱大手大脚,已经形成习惯,虽然眼下银行利息很高,这些钱一年也能有十几万收益,可颖颖却很不满足。

    “不满足也只能忍着。”俞和光与妻子开玩笑道,“我们穿的也太好了,每次开会,旁边的人都不敢挨着我,唯恐弄坏了我的衣服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颖颖很震惊:“和光,你的衣服并不显得奢华呀。”

    “唉,那是没有和其他人的衣服去比,我们的衣服,挺括,样式好,显得人很精神,仔细看,缝线做工,无处不精细,还是很显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总想把你打扮得好好的,精神又干练,让人一看,就肃然起敬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笑:“敬衣不敬人,那是个别人,不管我穿什么,老百姓都对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们背后叫你俞财神,颖颖虽然没有说出来,但却深为丈夫自豪。

    “和光,我要不要把二道河苗圃献给国家?”

    俞和光摇头:“颖颖,不要听那些拉拉蛄叫唤,国家鼓励有能力的人先富裕起来,我们没有以权谋私,也没有坑害国家,凭的是自己的本事和能耐赚钱,这钱我们该得,再说,你手里有钱,遇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,还能伸出援手,交给国家,或许……嗨!”

    或许,就让那些庸才败坏了,俞和光没法说出口,但叹息中,带着浓浓的郁闷。

    其实,第一个提出让颖颖把二道河苗圃无偿奉献的,就是晋为群老婆。

    虽然男人是睿城第一把手,可是大院里,郭颖颖却是对惹眼的一个,人长得漂亮,又有钱,穿的好,生的小孩子都漂亮,关于她的话题,虽然不乏恶意中伤的,但谁都听得出来,那里面满含嫉妒。

    是的,晋为群老婆很嫉妒郭颖颖,她希望通过这件事,让颖颖破点财,满足一下自己见不得人的丑恶心思。

    晋为群也让老婆说动了心思,他婉转地和俞和光提过此事,但俞和光一口就拒绝了:“那是我爱人婚前财产,我不好干涉太多。”

    是啊,二道河是郭颖颖的嫁妆,他不能为了自己博得一个好名声,就拿老婆老婆来开刀。

    俞和光一句话把晋为群的嘴巴堵住了,他心里非常恼火,却无可奈何,晋为群也不是个君子,只因为苗圃场长报给他说,二道河价值好几十万,他的心理就极度不平衡,凭什么一个成天在家带孩子,既不见有文采,也不见得技术就比别人高的女人,能够拥有这么多财富?

    而他,出了名的大才子,一辈子估计也挣不来这么多的钱,晋为群不肯拨钱赎买二道河,虽然不用他自己掏腰包。

    事情就这样拖下来,转眼冬天就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天,晋为群正在办公室写讲话稿,他是才子,当然讲话稿自己来,可惜,********该干的,他却忘记了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来,晋为群伸手拿起听筒:“晋书记,报告一个好消息,省上今年的经济发展评比,咱们石睿山排第一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石睿山只不过发展势头好一些,比别的富裕地区,还差得远,这个晋为群倒是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“哦,晋书记,不是拿经济总量排名的,而是按发展程度排的名,咱们石睿山地区,的确是发展最快的,晋书记,过几天你来省委开会,拿了奖状,可别忘了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若是真拿了奖状,自然不会少你一顿饭。”这是晋为群以前的同事打来的,他现在在省委秘书处工作,消息应该不会错。

    晋为群放下电话,心里非常高兴,他当上睿城********,这才四年多点时间,就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绩(虽然这都托了俞和光的福)。

    似乎,光明灿烂的前途,就摆在眼前,晋为群心激动不已,稿子都没法继续写下去了,他拿起电话,想跟人分享。

    最能懂得他这样见不得人心思的,要数赵博文,晋为群电话打过去,赵博文正在办公室生闷气,听到对方喋喋不休,对将来充满希望,赵博文就像喝了黄连水一般,心里苦到极点。

    想他赵博文,比晋为群也不差什么,文采,他也行,心眼还更多一些,为什么就被发落到偏僻的梓阳,而晋为群却扶摇直上,官运亨通呢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