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67章 郭镇的小波澜

    王小会因为对媳妇百依百顺,和父母关系很不好,但他也不是那种特别没良心的,心里还是惦记着父母那边,比如弟弟要定亲,他就悄悄拿了两千块。

    王小会的爸爸王财旺见儿子有了好机会,首先想到自己,非常欣慰,他来到王长贵的苹果地头,商量购买果苗事宜,王长贵立刻就明白他什么意思了:“财旺,没想到你是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倒霉的时候,你也没说买点果苗,帮扶一把,现在捡便宜来了?”

    王财旺一脸尴尬,嗫嚅着道:“长贵哥,别生气,别生气,你挖出的果苗,也只能当柴烧,卖给我好歹也有收入不是?再说,去年你正火大,我就是有心,也不敢来找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王长贵承认王财旺的话也有道理,火气略略下降了一些,但他脑子,要比王财旺好多了,只见他眼珠子一转,心怀不轨地问道:“一棵果树,二十块,你打算买多少?”

    “买……”王财旺呆住了,“二十块?长贵哥,这个价钱太高了,我要不起。”王财旺捏捏干瘪的口袋,“我家二小子今冬要成亲,彩礼钱还没着落呢,我没那么多钱,哦,对不起,就当我没说,没说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等一下!”王长贵眼里,王财旺就是一叠会移动的钞票,他怎么能白白让钱流走呢?

    “财旺,不管怎么说,这树苗在我家地里长了一年多,光成本也有十来块了吧?这么着,一苗十二块,给你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太贵了。”王财旺捏捏口袋,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少钱买?”王长贵问。

    王小会给他爹交过底儿,超过三块钱就不要买,可是三块和王长贵给的十二块,差距还是太大了,王财旺连报价的勇气也没有,脸憋得通红,却一字不发。

    “好歹,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,我半价卖给你,十块。”王长贵一脸希冀,他手头,现在有五百棵果苗,一苗十块,就是五千块,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钱。”王财旺实在不会搞价,转身落荒而逃,却被跑过来的王跃武拉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哎,财旺叔,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,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你多买些,没钱少买些,别跑呀。”

    王财旺见自己根本不是这父子对手,心里暗暗埋怨儿子,也后悔不该听小会的话,不然,自己也不会陷入这样的两难之地。

    王财旺是个没能耐的,不然也不会被人忽悠,娶个郭家的闺女。郭安安当姑娘的时候,就是出名的缺心眼儿,也只有王财旺能点头答应这样的亲事。

    小会对老爹很不放心,就跟在后面偷看,见爹爹被那父子围住,心里暗道不好,赶紧跑过去,不管王长贵和王跃武说什么,他都不搭理,好歹把老爹带回去了。

    王跃武有些懊恼:“爸爸,你怎么要那么高的价格?瞧把人都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却高兴地笑了:“跃武,别说王财旺就是个没脑子的,就是王小会,也绝不可能想出这样的主意,把咱家果树买回去,废物再利用。”

    王跃武眼睛一亮:“爸爸,这就是说,郭颖颖看上咱家的果树苗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要高价,哈哈,臭女人有的是钱,十块,少一分咱也不卖。”

    王家人本来在地里,要把果树砍断,挖出根来,现在,暂时收工,等着钓大鱼。

    王长贵第二天,在家等了一天,却听说郭颖颖坐着汽车走了,顿时如泄气的皮球,同时也明白了,自家的果树,也没那么金贵,郭颖颖只不过是想占便宜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个,王长贵懊恼不已,自己都下决心不和郭颖颖斗了,怎么才好了伤疤,就忘了疼呢?趁着天黑,他让王跃武去找王小会。

    “小会,我雇人帮你挖出来,其实你都是赚的,至于这价格嘛,你说能高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妈’的王小会,我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,倒霉到家了,怎么碰上你这么个吝啬鬼?果树在我家地里,那可长了一年多了。”王小会再没有娶郭安安以前,就是个蔫头耷脑没有什么刚性的小男人,现在有了钱,才腰杆挺直,在郭镇有了地位,王跃武还是像以前那样对待他,动不动就爆粗口。

    王小会这几年,受人尊敬,哪里还忍得住这样的窝囊气,一双小眼睛立刻就瞪圆了:“你妈’的,会不会说人话?”

    还好刚好路上有人经过,两人才没有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跃武,果树太大了,就不能从根上嫁接,这很浪费接穗,你知道不?若不是我去年没能给我爸爸弄来果苗,心里一直听愧疚的,也不会卖你家这样的二不楞货。”王小会压着火气,说话一点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王跃武也不敢太过分了,毕竟,王小会是他眼里的财神,他缓和气氛一般,想拍拍王小会的肩,却被对方躲过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会,我就是个粗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好啦,你说,一棵树能给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三块,跃武,我雇人挖出来,一棵还得好几块钱呢,果树的根现在长得很长了,刨断了划不来,人工费用不会低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块?你打劫呢,五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我爸爸也想种葡萄呢。”王小会掉头就走,却被王跃武拉住了,“三块就三块。”

    鉴于王长贵一家人出尔反尔,没个准信,王小会第二天还弄出一份合同来,请了村里的几个干部做中人,和王长贵敲定了买卖。

    王顺才很快就听说王长贵把地里的果苗卖了,改种葡萄,心里非常不满,可是跟着王长贵倒霉的时候,他也没少埋怨,这一回人家没有通知他,也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不敢再那么张扬,亦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王顺才也是个能屈能伸的,瞅个机会找到王长贵,问他种葡萄得多少年挂果,价格如何等等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