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64章 苍蝇和臭蛋

    想要把妹,就得有钱,吴志强深谙个中道理,可是,每天在刘芳芳的严密监视下,吴志强想弄点私房钱,不是一般的艰难,怎么办?

    就在吴志强挠破头皮也没有办法的时候,上天却忽然给他了机会——刘芳芳怀孕了,而且,妊娠反应非常厉害,每天从早到晚,吐得天昏地暗,躺在床上起不来。

    吴志强停业了几天,专职伺候老婆,每天买菜买肉,都问刘芳芳要钱,刘芳芳最是吝啬,有点受不了了:“志强,不必每天买这么贵的水果蔬菜了。”

    吴志强心疼地道:“你本来就吃不下,再不吃点好的,身体怎么受得了?何况,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吃,两个人补,那就更得吃些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刘芳芳见丈夫如此关爱自己,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吴志强趁机说道:“芳芳,我在家虽然能照顾你,可却没了收入,这坐吃山空的,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刘芳芳听见吴志强如此说,自然满心欢喜,她强忍难受,对吴志强温柔一笑:“那你去出摊吧。”

    吴志强如蒙大赦,却还装出一副心疼不已的模样:“芳芳,你一个人在家行不?我真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个吐嘛,你去做事吧,我能忍。”

    吴志强好容易摆脱了监视,总算松口气,随即,一下新问题又摆到眼前,刘芳芳虽然不再贴身盯防,但她却知道一天的营业额大致有多少,吴志强每天的收入,只能留下三两块钱,最多不能超过五块,看着自己的辛苦钱,几乎都得上交老婆,私房钱增长非常缓慢,吴志强又发了愁。

    姜水仙见吴志强再也没有来纠缠,渐渐放宽了心,方老太太越发过分,她在外面逗留的时间就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这世上,好色的男人也不止一个吴志强,姜水仙隔壁办公室有个寇建国,也是个把’妹高手,而且,这人还颇有经济头脑,刚改革的时候,就在农村老家开了一间商店,不仅把纺织厂的次品和过季的处理布匹,弄到家里去卖,还把农村的粉条、挂面、鸡鸭、土豆等贩到城里销售。

    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,农村的商店虽然不起眼,但收入却比寇建国的工资还要高,而且,逢年过节,别人家都得开销一笔,他家反而颇有暂获,寇建国手头就更宽裕了。

    有了钱,寇建国越发肆意妄为,无奈家里有个悍妻,比王熙凤还要泼辣,三年前,曾经半夜里将他捆在床上,拿着刀子要把他阉‘’了,寇建国吓得魂不附体,连声告饶,给老婆写下保证书,这才幸免于难,于是,他这才消停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姜水仙调到市里的纺织厂这段时间,正是寇建国的蛰伏期,因此,她对此人的根底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可是寇建国对她,却关注起来,首先,方宏进紧跟俞和光,报纸电视常有报道,姜水仙却经常说俞和光坏话,寇建国刚开始认为方宏进口是心非,后来确定是姜水仙和丈夫同床异梦。

    寇建国就像苍蝇闻到了臭鸡蛋味儿,立刻就兴奋起来,三年时间,老婆早就对他放松了警惕,以为他老了,身体机能下降,改邪归正了呢,却不知道,寇建国贼心不死,一直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是啊,只有千日做贼的,没有千日防贼的。

    寇建国四十五岁,平时喜欢打球运动,身材尚未变形,脸上的皱纹,也很细小,乃是魅力大叔最后的辉煌时光,他也很清楚,再过几年,他脸上皱纹增多,鬓发苍苍,即便能猎获女人,对方也是看在钱的份儿上,不像现在,他还能依靠魅力,不仅征服女人的身体,还能征服她的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厂里谣言纷纷,说是要裁撤姜水仙这个办公室,姜水仙本来就是工人身份,坐进办公室,还是“以工代干”,就是工人干着干部的工作,身份不对,裁撤也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姜水仙可不想再到织布车间干活了,几年舒适日子,把她坐懒了,也惯坏了,织布车间,噪音大到面对面说话都得吼着才能听见,又湿又热的空气中,依然棉花毛到处乱飞,带着口罩,也总觉得鼻子痒痒的难受,尤其是一个月得上十天夜班,睡到半夜起床上班,那个难受就别提了,而且,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八点,中间总有那么一半个小时,困得人眼睛都睁不开,但还得拼命打起精神工作,防止出次品,不然会被扣奖金,那样的日子,她过够了,也过怕了。

    姜水仙第一个求助的人,自然是方宏进,可是这个男人,就没有爱过她,也当然不会心疼她,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,却板起面孔说起了大道理。

    什么领导干部以身作则,见他的大头鬼!姜水仙气得和方宏进吵了一架,那个家,她就更不想多待了。

    寇建国每天盯着姜水仙,自然能从她的脸上和行动上,看出端倪,这天,办公室没人,大概同事都找关系去了,寇建国走了进来:“小姜,厂里的销售科正在要人,你能力这么强,为何不想办法调过去呢?”

    “销售科?”姜水仙别提多想去了,在那里工作,不仅能全国各地到处逛,更有灰色收入充实钱包,最主要的,能让她摆脱方老太太的折磨。“我……”姜水仙心里说,方宏进不肯帮忙,还不肯在市委说情,帮厂纺织厂买地建家属区,厂长怎么还会照顾她呢?

    姜水仙刚要叹口气,一抬眼,发现寇建国的眼光中,有窥视的意味,当即心中一凛,她可不能让人知道那些秘密,便打肿脸充胖子道:“销售科成天出差,老方不想让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姜,你这么年轻,不趁着大好年华好好玩玩,享受生活,怎么能跟个大妈一般,思想这么陈旧落后呢?何况,你爱人是市委的干部,也不会这样保守顽固,干涉你的工作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姜水仙说是也不对,说不是也不对,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小姜,你若是想去销售科,我倒是有路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这样热心帮我?”姜水仙警觉地问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