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62章 退赃

    颖颖本来拒收顾崇心送来的东西,就在两人你推我拒的当儿,她忽然想到:郭镇已经有人看到顾崇心提着东西来了,但未必能看到她原封不动提回去,若是让纪委或者检察院的人知道,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吗?

    “哦,顾阿姨,我给你打个收条,这样,也好和老俞交代。 ”颖颖忽然收下东西说道。

    顾崇心一愣,诧异地瞪大眼睛,随即又释然了,她认为,郭颖颖一个乡下闺女,嫁给俞和光那样的高干子弟,在家肯定跟个保姆一般,只有伺候俞和光的份儿,而没有作为妻子应该得到的尊重,便点头答应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把顾崇心带来的东西,一样一样拿出来登记:“瓷瓶汾酒两瓶,红塔山香烟两条,250g干香菇一包,200g黑木耳一包,散装牛肉干,约两斤。”

    汾酒大概要五十块一瓶,红塔山一条七十,再加上其他山货,顾崇心大概花了两百块,工作两个月,省吃俭用余下的,全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颖颖拿出两百块给她,顾崇心不收。

    “顾阿姨,我劝你还是收下。我说实话,这些东西,我就得交到纪委去,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吗?我家老俞,已经莫名其妙被关两回了,我可不想因为这点钱财,让他蒙受不白之冤。”

    顾崇心猛然瞪大眼睛:“你——,郭颖颖,你好狠的心,不帮忙也就算了,没必要这样背后给人下刀子。”

    “顾阿姨,你若是要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忙,我肯定不会推辞,你明知道我家老俞为了你外甥的事情,吃了那么大苦头,竟然还提着东西,众目睽睽之下追到郭镇,你这是什么意思?看我家老俞不倒台,心里不舒服是不?”

    “姜水仙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姜水仙是纪委的吗?还是检察院的?再说,纪委和检察院上面,难道就没有领导了?我丈夫,也不过是个小芝麻官儿,他能一手遮天吗?”

    顾崇心这才意识到自己行为欠妥,可是,事已至此,她只好尽力挽回:“颖颖,颖颖,对不起,是我的错,求求你看在过去的份儿上,你不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生气,不过,顾阿姨,为了我,还有老俞的清白名声,今天,我必须将东西送到纪委,还请你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帮忙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忙,我真帮不上。”

    颖颖毫不客气,顾崇心脸色非常难看,可她却不敢多说什么,俞和光不帮忙也不能得罪呀,他帮个倒忙,自己外甥还不更受罪?

    颖颖看顾崇心肩膀都耷拉下来了,心里也觉得小老百姓不容易,可是,她却不能同情她,脚上的泡,是自己走出来的,怨不得别人,反而,她还后悔上一次顾崇心找她时,太过心慈手软,只是婉拒她的东西,而没有把话说明白,让顾崇心误会了,以为送的东西不够份量,而不是俞和光根本不会去做那样违法违规的事情。

    颖颖不是不重情义,可有些事情,是绝对不能做的,这个,她分得清楚。

    送走顾崇心,颖颖看天色已晚,没法回睿城,只好等到第二天。

    以往,俞和光都会提前派车来接,可是这一回,因为事发突然,她只能坐长途汽车,好在阳阳大了,没有那么多行李。

    距离睿城还有十多公里,汽车停下,上来一个鬓角发白的农村妇女,虽然手脸粗糙,衣服却比一般农村人穿干净洋气,她在颖颖侧边坐下,一双眼睛,就没离开过阳阳,喜爱孩子的表情,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小阳阳已经会跑了,就是脚下不稳,容易摔跤,大多数时候,他都自己爬起来,揉一揉疼痛的地方,继续跑,但也有少数时候,摔得太重,他会哇哇哭几声,但这孩子,从来不记疼,有时候眼睫毛还挂着泪珠呢,脚下就又开始跑了。

    虽然汽车上空间狭小,阳阳还是不肯老实,好在这一趟车并不拥挤,他在人行道上,又蹦又跳的,颖颖唯恐他摔倒,紧张地拉着他的胳膊,累得一头汗水。

    “我替你看一会儿。”那个妇女很好心。

    颖颖拒绝了:“哦,谢谢,不用,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妇女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下了长途车,颖颖刚出车站大门,就看到方宏进,他身后,是一辆旧的帆布篷吉普车,那是为了工作方便,给他配置的。

    “嫂子——?”

    看到方宏进惊讶的表情,显然不是来接自己的,何况,他也没有千里眼,怎么知道自己返回睿城呢?

    “嫂子,我刚好来接母亲,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方便的,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方宏进还一直四下查看,忽然举起手喊了一句:“妈,我在这儿——”

    颖颖扭头一看,竟然是刚才那农村妇女。

    难怪,颖颖听说,方宏进的妈妈非常重男轻女,因为方宏进没有儿子,对姜水仙颇多不满,只因为姜水仙嫁给方宏进不久,方宏进就调到市委工作,老太太认为姜水仙有旺夫命,这才对她迟迟不生育多了几分容忍。

    只因为阳阳是男孩子,方老太太才喜爱非常?哦,错了,据说,睿城农村有个奇怪的认知,小孩子是引子,抱一抱,有可能会给自家“引”来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即便方老太太对儿子仕途十分关切,对姜水仙多了些许容忍,可态度上,还是有所变化的,比如,姜水仙进门头一年,老太太看到她,总是喜眉笑眼的,第二年,表情平静,不喜不怒,到了如今,老太太的脸色,便有些阴沉,这不,和颖颖一起下车,往家走的路上,脸色已经十分的不悦。

    想也能想到,一个只准女儿读到小学二年级,却供儿子读大学的婆婆,儿媳妇成亲三年没孩子,她怎么还能容忍呢?没有撸起袖子,把这样的儿媳妇扫地出门,已经是很客气的了。

    忍着不快,让方宏进的妈妈把阳阳抱了会儿,颖颖这才道别,一手牵着儿子,一手提着东西,直奔纪委,那边收了东西,给颖颖一个收条,睿城市纪委书记程健是个面容严肃的老头,但对颖颖非常尊重,一直送她走出办公室才道别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