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61章 追到郭镇

    虽然七八月份,苹果园里没有多少活儿,但颖颖也会抽空去郭镇看一眼,毕竟是在自然界的头一年挂果,她对果树的栽培技术,还不是那么确定,心里既有几分忐忑,更多的,却是期待能有个好的开头。

    这天,俞和光又去了北五县检查工作,颖颖便带着儿子回娘家,她刚走,顾崇心就来了,见又扑个空,顾崇心十分焦急,竟然去城北,坐汽车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颖颖带着儿子回家,村东头的院子里,顿时笑声飘荡,郭连弟老两口围着外孙,眼珠子都恨不能粘在他身上,唯恐少看一眼。

    颖颖让爸妈和儿子玩耍,她下厨做饭,夏天蔬菜丰富,人又吃得清淡,很快,三菜一汤就做好了,一家人吃过后,将小阳阳放到大澡盆里洗过,待他睡下,全家人也躺下歇息。

    四点后,天气不那么热了,颖颖打算去果园看看,郭连弟将外孙抗在肩头,冯桂枝手里提着个小篮子,里面是外孙的水瓶子,还有给他准备的零食。

    阳阳在村里,看到什么都很新鲜,尤其是牛羊骡马,一路上,他用肉乎乎的小手,四处乱指,不断地发出惊喜的叫喊,把郭连弟和冯桂枝逗得呵呵直笑。

    到了地头,颖颖把儿子抱下来,怕他的小手,摘了还未成熟的果子。

    果园一切都很好,青绿的果子已经有拳头大小,把枝条压得耷拉下来,小果树已经不像春天时那样,枝叶舒展,像一把小伞,好多枝条都被沉甸甸的果子拉扯着,靠向主干,树形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“颖颖,果子再长一长,会不会压断树枝?”郭连弟非常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会,爸爸,今年头一年,我本来就让大家把果子留得稀疏,再过两年,一枝上面还能多留几个果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夏日的田野,和城里一样又热又湿,但天大地大,时不时刮过一阵和风,却没有城里的气闷和压抑,尤其是呼吸之间,一股果木清香萦绕鼻翼,颖颖的心情还是非常愉快的。

    在果园里转了一圈,颖颖和妈妈一人牵着儿子一只手,一家人往回走。

    太阳西斜,天气却一点也没有凉下来,旷野不时有风吹过,犹如热浪袭人,顾崇心抹一把汗水,提着礼物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一同下车的郭镇村民,非常热情地指点顾崇心:“喏,那边孤单单的院子,就是郭颖颖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不谢,不谢,嘿嘿,经常有人提着东西找郭颖颖,我见得多了。”那女的一句话,让顾崇心的心情稳当了许多,看来,都是自己犯傻,郭颖颖和俞和光为了维护清正廉明的形象,只在郭镇收礼。

    颖颖一家刚回到家,洗去热汗,她给每人舀了一碗绿豆汤,这是中午熬的,去地里之前,放在瓷盆里晾着,现在喝着,温度刚好,十分消暑解渴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郭连弟应了一声:“谁呀?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农村人是不敲门的,颖颖预感这是找她的,便站起来,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“颖颖——”

    “顾阿姨,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看到颖颖沉下来的脸,顾崇心非常恼怒,暗忖当年求我时,你是何等的笑脸迎人,如今,换做我求你,就变了脸儿。

    但这些话,她却不敢说,只努力挤出笑脸:“颖颖,顾姨遇到难处了,这不是没办法了吗?还求你看在昔日情义的份儿上,帮帮顾姨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顾阿姨,不是颖颖不讲情面,你外甥致人重伤,那是犯了国家法律的,我实在难帮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上一次,俞副书记一个电话,我外甥都放出来了,这回,我也不求还能那样,就是,他能不能给拘留所关照一声,让我外甥少受点罪?呜呜,可怜他,每天包谷面窝窝头配咸菜,人都瘦了一大圈。”

    不提过去还罢了,说起上一次,颖颖就一股邪火冲上脑门,但她还是强令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俞和光被莫名其妙泼了一身脏水,到底怎么回事,检察院至今还没个结果,她本来想找顾崇心了解一下情况,又担心被人怀疑是串通口供,没想到,顾崇心根本不管她们夫妻的死活,竟然又一次登门。、

    换做别人,早就指着顾崇心一顿斥骂,外加扫地出门了,可颖颖却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顾阿姨,上一回到底怎么回事,你能给我说说不?”

    “哎哟,颖颖,就是五月二十六那天,我去市委找你,没想到你两口子都不在,我着急得不行,还想回头再想办法呢,洪山公安局就把我外甥放了出来,说是俞副书记打电话关照的,颖颖,以前种种,都是我的错,没想到你心胸这样宽大,不和我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顾阿姨,你都没有见到我,老俞如何知道你家出事了?你是不是还托了别人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让姜水仙帮忙,你知道,姜水仙的丈夫,就是方宏进,乃是俞副书记手下,现在在市委也是炙手可热。”

    “姜水仙可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她说方主任没有实权,让我来找你,颖颖,俞副书记一句话,我外甥就能少受很多苦,呜呜,阿姨若不是走投无路,也不会这样四处求人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外甥在拘留所吃包谷面窝窝头,你心疼,你有没想过,我家老俞被关起来,几天不见天日,我是什么心情?我们被你所累,现在都洗刷不清,你怎么这么狠心,还追到郭镇?你知道不知道,检察院只要打听到你来我家的消息,我和老俞就会再一回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?”

    “啊?颖颖,你说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顾阿姨,因为你外甥的事情,老俞被人告到检察院,说他干预司法,这事儿你不知道?”颖颖反问。

    “姜水仙说,俞副书记上面有人,根本就不妨事的。”

    姜水仙,果然是姜水仙捣鬼。

    “顾阿姨,姜水仙这么给你说的?”

    顾崇心的脸上忽然现出一股赧色,讷讷地道:“她和办公室的人聊天时这么说过,我无意间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顾崇心偷听的了。

    姜水仙很贼,唯恐顾崇心将她供出来,便用了这样的方法,故意给她机会偷听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