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57章 被查

    俞和光那边,协调指挥方宏进和张帅,将比赛优胜者妥当安置,第一批只有五十名,这些人能吃苦、手艺精,又有政府帮忙办好一切手续,很快就在城里站住了脚跟,当月,五十个摊位全都盈利了。

    做餐饮最是累人,出去的小摊主很快就忙不过来了,纷纷在家乡寻找帮手,有的人叫去儿子,有的带了妻子,还有人雇佣乡邻。

    张帅一直对这些人进行跟踪调查,见他们不但立即脱贫,还能致富,便建议俞和光,召开第二次餐饮比赛,他则放开手脚,和手下联系更多的摊位。

    于是,餐饮比赛过了两个月,又举行了一次,这回,提供了两百多个城里的小吃摊位。

    冯晓倩这回,和赵刚做的麻花,得了第一名,赵刚是个脑筋灵活、比较爱思考的人,他也只是把干花椒叶磨碎,掺在面里,他们做出的麻花,就多了一股麻麻酥酥的香味,而且,他和晓倩也掌握了如何使麻花香酥可口的技术,比赛得名次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晓倩和赵刚去了北京,很快就来信说,生意很好,每天能挣十几块钱,颖颖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地里的树苗嫁接完了,苹果地的活儿也告一段落,俞和光手头的事务,也不那么忙了,两口子终于可以松口气,谁知,莫名其妙的事情又找上门儿,洪山县副书记路向云,实名举报俞和光,干涉司法。

    原来的省纪委昝书记,偏巧因病住院了,副书记姓卫,他爸爸和费老一向不睦,早就看俞和光不顺眼,终于,抓住了机会,于是,这位同志,假装铁面无私,实则排除异己,没有任何调查,就派人到睿城市委,宣布暂停俞和光一切工作,将他软禁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一次,昝书记双规俞和光,还是悄悄进行的,很注意保护他的名誉,这回,卫书记也不知道是业务不熟练,还是有意为之,反正不到一天,整个睿城市委市政府的人,都听到了风声,连杨森这样在商场里忙得昏天黑地的,都跑来问消息。

    颖颖当然也被隔离了,杨森当时急出一身汗,急忙联系老婆,想办法搭救颖颖。

    整个睿城市委市政府的人,都知道俞和光老婆很富有,省纪委下来的人,也想从这方面找突破口,他们下榻市委招待所的那一夜,还有两个神秘身影找过去,美名其曰是报告消息,实则,行尽诬陷之能事。

    因为阳阳太小,他们只能让颖颖不许出家门,还来了三个人,调查颖颖的钱都是怎么挣来的。

    “种菜呀,你们也知道,整个郭镇农民,都因为种菜发了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城里当干部,怎么种?”

    颖颖一笑:“我那时候还是农校的学生,的确没有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可我能提供技术,我爸爸和叔叔在家种的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种菜,能有这么有钱吗?听说,你身上这件衣服,就要三百块,是你四、五个月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八零年,我们只种了一季菜,就净挣三万多,莫说穿三百块钱的衣服,就是更贵一些,也不是不可能。再说,我郑重声明,这衣服是老俞在国外的亲戚送的,我一分钱没花。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点的忍不住投过羡慕的眼光,感慨道:“现在当农民,比咱这当干部的日子都好过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错!你只听见农民挣了钱,没有看到他们付出的辛劳,菜不是那么好种的,而且,风险极大,就说八二年春天那一场雪吧,好多农民辛苦半年,没有挣到钱,还背了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还是挣钱的时候多。”

    和这样的人没法沟通,真是有什么样的领导,就有什么样的手下,这批纪委的人,比昝书记带的那一批,差得远了,颖颖从内心里鄙视他们,便调侃道:“你想发财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贿赂我!”说话的人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颖颖忍不住摇头:“我要贿赂你,会当着三个人的面说吗?你觉得我有那么笨不?”

    那人的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颖颖她随手指着自己屋里的一盆君子兰:“其实,挣钱的机会太多了,俯拾皆是,就看你是不是能抓住。比如,我前年跟着老俞去北京,看到那里的君子兰很贵,而君子兰又不难养,便买了种子,种了几十苗,今年春天,除了家里留了两株,其余的都卖掉了,挣了三十多万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万。”颖颖很随意地道,“我现在客厅摆的这一株,拿到长春,能卖一万多,卧室那一株,价格还要高些。”

    三个审问颖颖的人,都瞪圆了眼睛:“你为何不都卖了?”

    颖颖无所谓地道:“挣钱多少是个头?我还想让花儿美化自家环境呢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不由互相对视一眼,路向云告俞和光收了两万块钱的贿赂,俞和光值得冒那个险吗?两万块,还买不来他家两盆君子兰呢。

    颖颖见他们信了自己的话(不由他们不信),继续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要查老俞什么问题,我可以保证,他绝对不会在经济上犯错误,前年,我培育出上千苗的富士苹果,按市场价,一株至少能卖十多二十块钱,那些价值上百万。你们打听一下,郭镇有人想买富士果苗,上了骗子的当,损失好几万呢。我意思是说,我那些苗木根本不愁卖。但老俞为了东渠百姓,求我把树苗全都栽到那里去。

    那里的百姓穷,根本买不起,我只好赊欠给他们。问题又来了,我的一片好心,百姓们未必都懂,还有人认为我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呢。唉,若不是为了照顾老俞的心情,为了家庭和睦,我根本不会那么做。我的上百万,到现在还没收回一分钱不说,我还得派人教那些果农浇水、剪枝、施肥、除虫防病,一年下来,还得赔进去十几万。这件事,他从来没有给人说过,也不许我给人讲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在东渠,干出了成绩,两年时间,处长升副厅。”还是那个眼神阴婺的男人在说话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