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53章 遇见

    “哎,别哭,别哭!”方宏进对姜水仙,从来没有这样温柔过,他耐心解释道:“我去学英语,发现李老师病了,昏倒在地,就送她去了医院,我没做错什么。 ”

    方宏进说完,自己也愣了:是啊,自己没错啊,心虚什么?他伸手从姜水仙手里,拿过烧饼,咬了一口,含糊地问:“有菜没?”

    姜水仙一听,方宏进还没有和李瑛gao到一起,略略松口气,刚刚停下来哭泣,却听见方宏进的问话,一股委屈和气恼,瞬间冲上头脑,她又哭起来:“你,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方宏进莫名其妙:“你不是都不哭了吗?我做错什么了,你这样闹腾?”

    从上一世到这一世,姜水仙都嫁了三回了,即便前两个都以离婚收场,可刚结婚那阵儿,吴志强和杨磊对她还是十分关爱的,她也曾有过被捧在手心里的美好日子,只有和方宏进在一起,这个男人对她最好的时候,也就是“相敬如宾”,多数的时候,视若无睹,把她当妻子的唯一表现,就是每月如实上交工资——就他挣的那点儿钱,还不如吴志强卖胡辣汤挣的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姜水仙就觉得自己实在命苦,越折腾越可怜,她越是觉得委屈,哭声就越大,筒子楼就跟大学生宿舍一般,一间房挨着一间房,姜水仙这样闹,不止是丢人,方宏进最介意吵了别人,大家平日工作都很累,晚上不能安睡,可就太不好了,他吃了几口烧饼,胃里不那么烧得难受,便随手放到案板上,弯腰劝姜水仙:“别哭,好吧?唉,我错了,对不起,你别哭,别哭了吧?”

    见方宏进态度更加绵软,姜水仙心情好多了,觉得终于摸到方宏进的本质——原来他欺软怕硬,说好话没用,和他闹才见效果。

    姜水仙依然嘤嘤哭泣,方宏进不得不继续劝她:“都十一点多了,吵得别人睡不着,邻居可要骂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,可你也太气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对,对不起!”方宏进嘴里这样说,心里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,他只想快点结束,早点安歇。

    姜水仙见闹得差不多了,这才仍然一脸委屈,去洗脸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方宏进知道自己还会很忙,一旦开始工作,便没时间看望李瑛,竟然放弃了这段时间的早读,骑着自行车去了人民医院,这个书呆子,被姜水仙一场闹腾,也学会了耍心眼,他在外面食堂,买了稀饭馒头和小菜,用饭盒装着,送到医院,李瑛吃过之后,他把饭盒收了起来,中午下班,让助理帮着把饭送到医院,他自己没去。

    姜水仙见方宏进按时下班回家,暗暗松口气,接下来两天,方宏进的行动都没有任何疑点,姜水仙宽心之余,这才想起吴志强——李瑛病了,正是他献殷勤、掳获芳心的最佳时刻,怎么方宏进都发现李瑛病了,而吴志强还若无其事地卖早餐呢?

    姜水仙上班本来没有多少事,这天上班没多久,她找了个借口去了厂区门口的小吃点,远远看见,吴志强身边站着一个女人,两人一个盛饭,一个收钱,配合默契,而且,时不时的,两个人还挤眉弄眼,神态亲昵。

    情况不对!姜水仙赶紧躲到路边,借着林荫躲过吴志强的视线,悄悄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天哪,那不是刘芳芳吗?上一世,她三十多岁时,男人死了才和吴志强勾‘’搭成‘’奸的,这一世,怎么现在就相遇了?而且,看那样子,两人已经蛇鼠一窝,不清不楚了。

    姜水仙气得七窍生烟,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上一世吴志强在北门口老街摆摊,刘芳芳可能就在纺织厂门口卖油饼,大概后来纺织厂效益不好了,她去了北门,自己的婚姻才出现危机,没想到这一世,因为她的干涉,吴志强换了地方,导致这对奸‘夫银妇早早相遇,她成了给他们拉皮‘’条的了。

    刘芳芳有多难缠,姜水仙心里很清楚,她想从吴志强身上,剥削点钱的打算,估计也难以实现了,难道,自己辛苦一场,就这样为他人做了嫁衣裳?姜水仙好不甘心!

    再说,有刘芳芳在身边,吴志强肯定放弃了容貌不佳的李瑛,没人牵制,方宏进万一再和李瑛搅和在一起,可怎么办?

    姜水仙脑子里如走马灯一般转个不停,却一时无计可施,站在路边茫然四顾,就在这时,对面走来一个人,也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两人竟然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姜水仙揉着胳膊,愤怒地一抬眼就要瞪过去,却看到来人是是工会干事顾崇心。

    纺织厂女工虽然工资高,但在厂里的地位却很低,只要是个干部,都敢呵斥她们,因为,那诱人的奖金,就是由干部们决定发给谁、发多少的,女工们唯恐自己无意间得罪了哪个干部,被穿了小鞋,莫名其妙少拿钱,平日里见了干部,都硬不起来,姜水仙在纺织厂工作,也有七八年了,早就学会看人下菜了。

    姜水仙见是个资历挺老的干部,立刻收起怒火,摆出一副笑脸来,“哟,是顾大姐呀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就是以前帮过颖颖的顾阿姨顾崇心,她曾经想让颖颖嫁给自己的外甥,后来,被吴艳艳一通蛊惑,她对颖颖印象大变,再也不搭理颖颖,颖颖在后来一段时间,还给她送过蔬菜、瓜果,尽管顾崇心连门也不让她进,颖颖只不过但求问心无愧,并没和她计较,后来,还送了好几回的礼物,也就是这两年怀孕生孩子,才中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顾崇心抬抬眼皮,见是姜水仙,嘴巴动了动,挤出一句话:“没什么,累了!”

    两个各怀心事,错开身,各走各的。

    顾崇心这会儿是一肚子苦水,一脑门子的官司,不知该如何是好,大前年,在她的牵线搭桥下,她外甥和吴艳艳的表姐黄丽萍结了婚,当时王立峰正是猖狂时刻,她外甥还没结婚就升到了副科长,顾崇心那时候十分得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