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47章 空间美景

    俞和光在梓阳县的所作所为,很快就传回了市委大院,在有心人的恶意传播中,加入了很多贬谪的意味。 颖颖每天抱着儿子出去,总是能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俞和光眼光狭窄,格局小等等,颖颖都能装作听不见,她坚信,自己丈夫所作所为,一定是对的,与其现在与那些人费口水,不如让时间来证明。

    很快,进入一年最寒冷的季节,多数人都猫在屋里不出门,俞和光却为了明春的畜牧发展、林果发展,更是繁忙,他经常一出去就是一个星期,颖颖便趁空儿回娘家,或是去二道河,明年,郭镇栽下的第一批苹果就要挂果了,二道河的育苗工作,肯定会再上一个台阶,她也得做好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自从郭九江承包了一面山坡,就忙得停不下来,他是个聪明人,当然先把那座山坡的土拿到农研所化验,确定可以栽种果树,而且,因为海拔高,温差大,很有可能会长出优质商品果,这才下决心承包的。

    郭九江贷款四十万,准备在山上打一眼深井,明春动工,还雇人在山坡上挖坑,准备栽树,钱哗哗地出去,让九婶十分担心。

    颖颖回到家,阳阳就腻在外公身上,胖胖的小手指着门外,非要出去玩,外面寒风凛冽,郭连弟不肯,阳阳就哭闹不已,小孩子最是敏感,他知道在父母身边,就得讲道理,到了外公外婆身边,就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颖颖不愿意为了孩子和父母闹分歧,再说回家时间也不长,便由着他们祖孙了。

    九婶这段时间来得很勤,这回,又问颖颖:“你九叔栽苹果树,真的能挣钱吗?”

    “管理的好,就可以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唉,他明年打算栽五十亩苹果,五十亩蜜桃,五十亩大枣,五十亩核桃,还有十亩杏子,剩下的地,种花椒和香椿,忙得过来吗?唉,现在城里人也怪得很,把香椿都当宝呢。”

    “九婶,别担心,九叔忙不过来,可以雇人,不是还叫了亲戚来帮他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啊,我听你说过,果树春季管理特别麻烦,几百亩地,怎么可能干得完?”

    “放心拉,九婶,果园忙的时候,还能雇人的,咱们村口,每天都有大堆的人等着雇佣,劳力不缺。”

    这话颖颖也说过多次,无奈九婶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特别快,转眼就要过年了,颖颖空间里种的君子兰,开出了第一朵花儿,五十苗,品种不一样,但都长得非常好,一多半长出了花骨朵。

    富贵不还乡,犹如锦衣夜行,这么漂亮的花儿,若是在她的空间里零落,那可真是极大的浪费。就在这时,省里通知,让睿城市委派人去东北,参加一个重要会议。

    晋为群不想去,常委副书记金秀柱也不想去,两人一个说他有风湿性关节炎,一个推脱自己有胆结石,遇冷容易发病,而俞和光,已经为了北五县,忙得脚不沾地,他们实在不好意思把事儿推过去。

    颖颖在院子里,听到消息,晚上,便和丈夫商量:“你主动要求去开会,晋书记是不是特别高兴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“我空间的君子兰开花了,想到长春卖掉呢,不如,你去开会吧?”

    俞和光虽然在政坛打滚,对美丽的事物,依然特别喜爱,他十分羡慕地问颖颖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颖颖点头:“可好看了,就跟荷兰的郁金香花海一般。”说完,自己就不好意思了,“哦,我只是说,是那样的感觉,我的空间,也只有几十苗,根本不能称为海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能看一看就好了。”俞和光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颖颖开玩笑道:“那就走吧,你跟我一起说‘仙翠山’,快呀,一起说。”

    颖颖性格比较沉稳,甚少开玩笑,俞和光看着她红唇微嘟,杏眼娇媚地眯着,一时心情激荡,人不是跟着念叨了一句:“仙翠山!”

    俞和光只觉得眼前一花,景色顿时大变,他站在一座不大的小山丘前,山上树木凋零,寒意萧瑟,只有一片塑料大棚里,才郁郁葱葱,绿意盎然。

    颖颖吃惊地看着站在身边的丈夫: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两人愣了一下,随即笑起来,原来,只有俞和光跟着颖颖,一起说“仙翠山”,才可以进来。至于她能带儿子进去,大概阳阳还是个无民事能力的吧,而那苹果树等等,更是没有意识,还不如小孩子的意识强烈。

    “阳阳,不带阳阳行不?”俞和光很担心儿子。

    “能听见外面的声音的,阳阳醒来,会哭的。”

    愈和光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走,看看我的君子兰花圃。”颖颖牵着俞和光的手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俞和光很新奇,一边走,一边四下观望,“这么大一片土地,你一个人怎么能忙得过来?”

    “我只需要说一声便可,空间是自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自动的?”

    两人刚好走到一片菜地旁,颖颖打开塑料大棚的门,指着一根黄瓜:“过来!”

    黄瓜“啪”一声就落在颖颖张开的手心,俞和光吃惊地瞪大眼睛:“真是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颖颖把黄瓜洗干净,分开两半,两人拿着边走边吃,来到君子兰的塑料大棚前,她开门,两人进去。

    “哇,真的非常美,虽然没有荷兰郁金香花海那样令人震撼,但却比那个更美丽!”两人在花丛中流连、徜徉,不忍离去,直到阳阳哭声起来,这才匆匆出了空间。

    小家伙被尿憋醒了,已经在小被子上,洒了一片水,颖颖急忙抱起儿子把尿,阳阳眼睛都没睁开,释放完毕,又睡熟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长春那边,君子兰比北京还贵。”颖颖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财迷,见到有钱赚就高兴了?”俞和光把颖颖的手,夹在自己的双掌之间,“我觉得那个价格,根本不值,似乎有人背后操纵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颖颖却觉得没道理,“听说还有香港的人过去买呢,说不定,国际市场比较贵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只觉得怪,但却没说什么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