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2章 波折

    颖颖让张师傅留下,其余几个司机拿钱先走:“这里也有休息的地方,师傅你吃了饭歇会儿,我还得坐你的车回睿城。”

    张师傅见到颖颖的行事作风,知道她不会让自己白等,便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小山和大山把树苗收好,大山守在颖颖跟前,小山跑出去给几个人买宵夜,刚才卖树苗,实在太忙碌,现在,大家都饿了。

    进了屋,高个子代办员拿出信用社代办业务的凭证,还有工作证给颖颖看,他叫郭九江,和颖颖同姓。

    “郭叔叔,很巧啊,我也姓郭,你叫我颖颖就好!”

    那个矮胖子不悦地皱着眉头,只拿出了存款条和公章、私章,颖颖很认真地一一看过,这才从墙角拖出放钱的麻袋。

    麻袋里的钱很凌乱,有十块的,五块的,还有一块两块的,最多的是毛毛钱分分钱,两个代办员的手还算快,但也数到凌晨三点才算清,有一万四千三百二十五块三毛二,小山他们前一天卖了八千三百三十块,两个代办员平分了这些钱,他们一脸满足地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郭九江到门口时,犹豫了一下退回来,给颖颖道:“明天我带钱把这些树苗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郭叔叔!”颖颖点头应到。

    “颖颖姑娘,我家就住在那条南北巷子里,西边第三家,若是遇到什么麻烦,可以去找我,哦,我表姐的孩子,在这里派出所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郭叔叔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客气,好歹咱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。”郭九江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颖颖把两个存折装好,让小山兄弟留下等着,然后叫醒张师傅,坐卡车往睿城赶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没睡觉,在张师傅眼皮底下也不能进空间,颖颖便拒绝了张师傅的好意,没有进驾驶室,而是拿了备用的军大衣把自己裹起来,坐在车厢里。

    张师傅也不勉强,钻进驾驶室便启动了汽车,出了郭镇,颖颖便钻进了空间,将两个存折放在工具室,倒在小床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停车的巨大惯性让颖颖清醒过来,她急忙钻出空间,外面已经蒙蒙亮了,她给了张师傅二十块,在街心公园找了个树木茂盛的地方,再次钻进空间,定了闹钟,又睡了一个小时,然后赶早班车回学校。

    连着接连请假离开学校,引起了同学的猜疑,颖颖感到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,但她根本顾不得这些,空间还有近半的山楂苗,她必须想办法都卖出去,不然,等到明年春天,别人种的山楂苗也长成了,她的估计就卖不出去,只能做柴烧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自己行动不便,再这样频频请假,老师也不会答应,怎么办?颖颖真的很珍惜这次学习机会,一辈子很长,挣钱的机会还有,但读书的机会,可就难得了。

    颖颖上课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,一不小心就走神,魏教授已经注意到她了,眼光从老花镜的黑框上连着看了她好几次。

    颖颖打起精神,强迫自己专心,很快就进入了忘我学习的状态,魏教授这才满意了,不瞪着她了。

    下课了,颖颖习惯性的准备把笔记整理一下才去吃饭,猛然想起和小山通电话的事儿,这才背起书包急匆匆跑向传达室。

    果然小山有事找,颖颖到了那里五分钟,小山的电话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颖颖姐,有人找上门,要把山楂苗全部包了。”小山说这话的语气了,没有一丝的喜悦,却充满了愤怒不甘我屈辱,颖颖听到电话那边有人低声说话,恶声恶气的,猜想小山被威胁了,心里一阵焦急。

    情绪急躁不能解决问题,还常常会坏事儿,人在气头上,思考能力便大打折扣,这就是所谓的“冲动是魔鬼”。

    见颖颖这边沉默,那边有人低声催促小山,小山低声压抑地“嘶”一声,让颖颖心头一颤,她深深地吸了口气,咬紧牙关:“是有人想批发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一棵树苗九毛五,我送货到村口,先交钱,后给树苗,咱们人少力单,他们若是想赖账,我们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颖颖的话音刚落,便听到一声恶狠狠的咒骂:“妈蛋,五毛一苗,我们卖完给钱,不然,滚出郭镇!”

    颖颖气得恨不能摔了电话,她最怕就是这种情况,谁知,怕什么来什么,她略想了一下,道:“低于九毛,我会赔钱,不可能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九毛,我们卖完了给你结账。”那边的人和颖颖讲价。

    颖颖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答应,就别想再进郭镇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让我弟来睿城一趟,我今天脱不开身,没法去运货。”先拖一拖,颖颖需要时间好好思考一下。

    空间还有将近两万树苗,颖颖很着急,但也不能被这伙混混拿捏了,不在郭镇卖,换个地方还不知道销路怎样,颖颖不想错过这个黄金宝地。

    “别耍心眼,不然,哼!”那边的声音非常凶狠。

    颖颖寸步不让,这时候软下来,她和大山小山可真的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:“把我受伤的兄弟送医院,好好治疗,他若是有什么不测,别想拿到一根苗,我说话算话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不信咱就试试!”

    颖颖听到小山一声惨叫,心脏顿时剧烈跳动,就像一张大鼓被人狠狠敲响,拿着电话的手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王大爷有些诧异地看过来,颖颖估计脸色可能不太好。

    颖颖沉默着不说话,对方又狠狠打了小山一下,颖颖听到沉闷的响声,但小山却没有吭声,他肯定是不想颖颖受威胁,这孩子好样的。

    颖颖让自己的气息沉静下来,这才对着电话道:“我告诉你们,那两兄弟不过是我雇来的,你们若是想拿他们威胁我,就想错了。逼得急了,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敢的,大不了郭镇我不去了,再有几天,李王镇还有庙会,上有天堂下有李王,李王比你们郭镇大多了,我就不信,你们的手还能伸到外县去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