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40章 客人

    这一次俞朝阳祸闯得太大,三年级二班的家长联合起来,逼着校长开除他,俞爸爸没办法,一面写信要俞胜光把儿子接回去,一面给俞朝阳转学,因为附近好点而的学校都不肯收留,俞朝阳现在在一个三流小学读书,教室破破烂烂,课桌也不好,并且,学校凳子不够坐,俞朝阳还是从家搬了一个。

    俞爸爸以为是过度一段时间,没想到俞胜光说他很忙,没时间过来接孩子,俞朝阳就这样在这个小学读了一学期。他的功课学得不算好,但也不太差,他给颖颖的感觉,就是精力过剩,一身的劲儿没地方使,这样的孩子,该怎么教育呢?

    俞爸爸和俞妈妈年纪大了,没有那么多的精力,俞曙光更是忙得陀螺一般,根本没时间,颖颖只好暂时挑起这副重担,她和俞爸爸商量:“要不,让朝阳去少年宫看看,有什么体育或者文艺项目,他喜欢的,让他参加个课外班吧。”

    俞爸爸叹口气:“也只好这样了,曙光他们哥仨,加起来都没有朝阳这么事儿多。”

    俞朝阳那天被颖颖镇住了,现在,在小婶儿面前,十分乖顺,趁儿子睡觉的时候,颖颖和俞爸爸带着他来到少年宫。

    俞朝阳虽然上学,也有体育活动,可少年宫的孩子,那都是体育尖子,不管是乒乓球、羽毛球,还是象棋围棋,都比俞朝阳见过的水平高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哪一个?爷爷给你报班。”

    俞朝阳瘪着嘴十分委屈,不说话。

    俞爸爸误会了,叹口气道:“都不喜欢,那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和小婶儿骗我!”

    颖颖很耐心地问他:“我们哪句话说的不对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校的刘蕾,都去体校学踢足球了,你,你们都不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想去少体校?也行,明天,小婶就带你去!”

    俞朝阳有些不相信,但却没说什么,第二天,颖颖带他去少体校,没想到俞朝阳先看到一群孩子提着泳衣从身边走过,立刻变了主意:“我要去学游泳,晓彬他们都会,就我不会!”

    颖颖和俞爸爸只好带他去游泳馆,游泳馆的老师让俞朝阳做了短跑、俯卧撑、仰卧起坐等测试,同意收下他:“我们这里实行淘汰制,每个月末都要考试,新生只留前五名,半年以上的学员,只留三十个,而且,违反规章制度的一律立刻开除。”

    颖颖下意识地看了俞朝阳一眼,他能坚持下来吗?

    俞朝阳觉得被小婶儿鄙视了,气恼地瞪了颖颖一眼,大声给那个老师道:“我肯定能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游泳馆的老师微微笑了一下:“希望你说到做到,每年暑假,咱们市都有少年游泳比赛,留下的人,都有资格参加选拔赛,我们这里,可是出了三个十岁以下组的冠军呢。”

    俞朝阳挺挺干瘦的小胸脯,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好吧,他总算是有地方散发过剩的精力,何况,游泳运动,也有利于孩子的身心成长,只是时间有些紧张,每天下午四点,颖颖要骑自行车把俞朝阳从学校送到少体校,等他练一个小时,再把他接回来。

    俞朝阳在游泳中已经耗尽体力,回家写作业都常常打盹,根本没精力再爬墙上树、欺负小弟弟了,而且,看到他这样疲乏,做祖父母的也嘘寒问暖,让他觉得关爱又回到身边,自然不和小沐阳计较。

    只是颖颖有些苦恼,为他辅导文化课变得艰难了些,俞朝阳只想快些做完,早点睡,根本不讲求质量,不过,这只是小瑕疵,八十年代的大人,对孩子的功课没有后世的人那么关注,只要孩子愉快、走正道就行。

    邻居见颖颖对俞朝阳这么好,也是一片称赞声,俞爸爸和俞妈妈自然非常高兴,时不时夸赞媳妇一声。

    颖颖本就是个不吝付出的人,见自己的劳动得到家长认可,自然也很愉快,俞家一片安宁祥和。

    这天,俞爸爸和俞妈妈推着小沐阳玩回来,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套裙的女子,她大约二十六七岁,圆脸大眼睛,剪着短碎发,十分干练漂亮。

    “颖颖,这是陈晨,她爸爸是我们的老同事,那时她妈妈身体不好,她们兄妹就在咱家住,她哥陈耀是和光的同班同学,两人关系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晨呀,请进!”颖颖对陈晨笑了一下,陈晨客气地点点头,转过头和俞妈妈继续聊过去的故事:“俞伯母,我哥最喜欢吃你做的糖醋排骨了,嘻嘻,有一回,还用纸包偷偷拿走两个,衣服都弄脏了,把我妈气得,拿着鸡毛掸子要打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想起过去的美好时光,俞妈妈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俞妈妈和陈晨坐在沙发上,颖颖帮着倒了茶水,还端上了糖果盒,虽然小沐阳眼巴巴看着妈妈,想让颖颖抱,可到了要去接回俞朝阳时间,颖颖只能和儿子亲热了两分钟,就告诉一声,匆匆离开,天快黑了才回到家。

    俞和光和俞曙光已经到家了,大家围坐一起,聊得热乎,颖颖早已做好晚饭,见她回来,俞家兄弟俩起身,到厨房把饭菜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晨聊兴正酣,就在俞家吃晚饭,饭桌上,她和俞和光说起了过去的趣事,可惜俞和光心事重重,笑得很勉强,让陈晨觉得很无趣:“俞哥哥,你还会有什么难事么?那时候,你的主意可多了,我妈说,你心眼多得跟筛子底儿一般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怕慢待客人,好心解释地解释道:“和光想为石睿山争取世行贷款,可惜,这个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陈晨眼睛一亮:“哎哟,俞三哥,你怎么不早说?知道我舅舅在哪里工作吗?中央计委,就主管这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你舅舅就是常胜利?”俞和光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舅舅是蒋玉文,你以前见过他的,忘了?”

    俞和光恍然:“难怪我觉得蒋主任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“俞哥哥,我明天就去见我舅舅,帮着问问你的事情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