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34章 取闹

    郭连弟是个宽厚的人,他笑了笑:“他们都还年轻呢,谁知道出息不出息的。 ”

    “反正比我水莲出息,她现在被公婆嫌弃,只能住娘家,每天想小宝,以泪洗面,都没法活了,这可怎么办呀?”水莲妈说着就哭起来。

    郭连弟夫妻谁也没接声,他们还不知道水莲爸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,只有颖颖,心里明镜一般,她回家就是处理这事儿来的。

    水莲爸看到郭家三人一脸平静,心中大恨,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水莲妈忽然拉住颖颖的手:“颖颖呀,都说你在郭家特别有威信,婶子求求你,帮水莲说说好话,让她回家吧,不看僧面看佛面,好歹,她给郭家生了那么好的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猜想,郭九江是要给水莲一个教训,不一定非要逼着儿子离婚,毕竟还有小宝呢,便很认真地点点头:“好的,我一定好好劝劝九叔。”

    水莲爸妈没想到颖颖这么好说话,有些发愣,郭连弟打圆场道:“年轻人嘛,谁还没个错儿,回头,我也帮着给九江说说。”

    按说,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,颖颖父女都答应帮忙了,可是水莲她妈却起了疑心,她是抱着被打击羞辱的准备来的,郭颖颖父女居然热情相待,他们真的这么好吗?能够以德报怨?水莲妈不相信,她认为,颖颖父女这是敷衍他们。

    好吧既然你们父女能装,那么,她就实际验证一下,水莲妈站起来:“那,要不,你们这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今天不行,我刚回来,还累着呢。”这是实话,她才生过孩子,身体不比以前,再说,每天晚上还要给孩子喂奶、把屎把尿的,本来就睡不够,早上起来还收拾东西坐汽车,的确很疲乏。

    水莲妈以为颖颖果然敷衍她,脸儿啪嗒就拉了下来,胸口剧烈起伏,喘气都粗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不是在别人家,水莲妈早就闹起来了,她自己还觉得十分忍耐呢,勉强语气平和地说道:“颖颖,你看你,嫁了大官儿,又有钱又有势,比我们水莲哪儿哪儿都好,她就是个可怜人,你别和她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摇头:“婶子你说的什么呀?我和水莲有什么过不去的?”

    “哎哟,颖颖呀,你就别装了,我知道,水莲坏了你的事儿,她对不起你,你九叔呢,也是为了给你出气,这才把她赶出去的,你若是到了大伟家,给他爸妈说一声你不计较了,水莲还不马上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话颖颖可不爱听,水莲做错了事情,当父母的不说求得被害者原谅,反而过来指手画脚威逼胁迫,她凭什么让颖颖做这做那呀?

    “婶子,你还知道水莲坏了我的事儿?怎么从你进门到现在,我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听到呢?我本来不和你计较,也没打算和水莲计较,可是不计较那是我的事儿,道歉不道歉,是不是该你们考虑呢?”

    水莲爸爸以前是供销社主任,那个物资极度缺乏的年代,若是没有关系,拿着钱也买不到东西,谁见了他不得让三分?现在,他退休了,手里再也没有了权利,心理一直没法平衡,见颖颖居然敢指责他们。脸上肌肉抽动,不由自主地拉下脸儿。

    水莲妈妈更是觉得委屈,她双手捂着脸就哭起来“呜呜,郭颖颖,我们是长辈,提着礼物来求你,还不是给你道歉吗?怎么,还要我们给你跪下不成吗?我知道,你故意在我水莲面前说那些话,就是让她给王跃武传信儿的,没看出来呀,你年纪轻轻,竟然这么狠毒,一出手就折损人家三万块……”

    桂枝本来在一边照看小沐阳,听到这里,知道要坏事儿,本想冲上来保护女儿,却看到颖颖摆手,让她带阳阳出去,她不想让孩子看到大人之间丑陋的一面,冯桂枝只好抱着孩子出了门:“阳阳,跟姥姥去看鸭子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沐阳趴在姥姥肩头,无精打采,他只想睡觉。

    看到冯桂枝抱着小孩子出去了,水莲妈哭得更大声,还在指责颖颖:“说起来是水莲做错事,其实,都是中了你的圈套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郭连弟大怒,“你女儿联合外人,想要坏我闺女的事情,你还有脸在这里胡搅蛮缠,我女儿说话,让她听了吗?听见了,她立刻就跑去告诉别人,还想让王跃武事成后分她几千块钱,这都是我女儿让她做的?你当妈的不好好教女儿,还有脸在这里倒打一耙!哼,要是我,一头撞死到这里,省得羞了先人!”

    让女儿告诉王跃武,然后分一杯羹的话,就是水莲妈教女儿的,她被郭连弟揭了老底,脸就挂不住了,干脆破罐子破摔,一拍大腿:“啊——我没法活了,撞死这里算了——”

    水莲妈大哭着要去撞墙,水莲爸爸在一边拉着老婆,大声劝阻,颖颖和爸爸非常厌恶地皱着眉头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“别拉我,别拉我,让我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水莲爸妈来时,郭连弟没有闭上大门,郭九江什么时候到了,大家都没注意,他忽然一把撸掉水莲爸爸的手:“放手吧!”

    水莲妈妈一直作势要撞墙,忽然没人拉了,她竟然连往前扑一下的惯性都没有,反而畏缩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跟着郭九江的郭老四和郭安安、王小会等,看着她那滑稽的样子,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丢人!”

    郭九江的话,换做别人,肯定觉得无地自容,没想到水莲爸爸反而恼羞成怒,他指着郭九江:“郭九江,我算是看透了,当年为了让儿子到供销社工作,你到我家求爷爷拜奶奶,怎么,现在我退休了,没用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郭九江很平静地抬起头:“你昨天才退休的,是吗?你退休之后,我对你女儿有亏欠吗?”

    水莲爸爸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水莲妈妈大打亲情牌,抽抽噎噎地哭着说道:“郭九江,不管怎么说,我女儿嫁到你家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她有错儿,你该好好教育,而不是这样把她赶出家门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