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29章 截胡

    郭九江逼着最怜惜的儿子离开家门,郭九江十分心疼,可水莲把老两口逼到了这份上,郭大伟对老婆的行为又没要任何约束一下的意思,他们不得不为。

    听到郭九江难过的诉说,颖颖怀疑水莲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俞和光倒霉,官途受阻,颖颖就会在土地上下更多的功夫,颖颖挣钱,郭九江也会跟着挣钱,将来,郭九江百年之后,那钱也有大伟的一半。而且,郭大伟一直想把商店开起来,是郭九江压着不允许的,说不定因此郭九江会厌烦他们,不再管束那么紧。

    水莲没有多么聪明,想不出这么多的弯弯绕,但她爸爸不是,这两年郭九江对小伟更好,他们亲家已经不像以前那么亲密无间了,这些,或许是水莲她爸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郭九江和小伟陪着俞和光在堂屋喝茶,颖颖抱着儿子,九婶抱着小伟和倩倩的第二个孩子郭立刚,坐在葡萄架下,两人一边逗孩子,一边说闲话,倩倩则在厨房忙碌。

    “颖颖,这次在家过中秋不?”九婶问道

    “过!”

    “哟,这次能多住几天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下午就走,中秋那天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麻烦?”

    颖颖解释道:“和光还要上班,我得去二道河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哦,颖颖,你可真行,二百亩地呢,没想到你这么轻轻松松就管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育树苗比种菜简单,只要有好的种子和接穗。嘻嘻,说实话,九婶,我明天去二道河,就是有个渤海省的客商要来,那边答应给我三千株富士苹果苗,若是这单生意谈成了,转手就能挣上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颖颖你可真本事。”九婶是真心羡慕,她的大儿子不成器,小伟虽然一年也能挣几万,可孩子吃了多少苦啊,脸都晒黑了,不像郭颖颖,挣钱跟闹着玩似得。

    “你带着孩子,怎么谈生意?”九婶又替颖颖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把人约到二道河呀,谈生意时,让手下帮我抱一会儿阳阳。”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儿,颖颖就和俞和光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水莲也推着自行车出了门,说是给娘家送点菜,傍晚时又回来了,晚饭后,她像是消食一般在街上溜达,三转两转的,就到了村头王跃武的家门口,她看着四下无人,一闪身进去了:“哎,有一笔生意,能让你赚大钱,你给我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能挣大钱,你还会给我说?”王跃武媳妇不信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真的没法做的,是打劫郭颖颖的客户,我公公知道了,还不吃了我啊?再说,大伟也不答应的,那个笨蛋,倒还挺维护他们郭家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劫?我家跃武怎么会干犯法的事情?不行!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没听懂我的话。”水莲把颖颖的话学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知道哪个是她的客户?怎么能半路上拦下来呢?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笨啊,从渤海省到咱这里,就只有一趟火车,而且,他下了火车去二道河,这还不好找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王跃武在睿城火车站的月台上,举着一个“二道河接待处”的牌子,果然有个大胡子的年轻人向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来二去,谈了两天,最后终于达成协议,王跃武先付两千定金,等对方把树苗运到郭镇,再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

    “你到时要把钱准备好,别我的树苗到了,你想赖账,我告诉你,富士果苗不愁卖,你要是想赊欠,我宁可拉走。”临走时,大胡子还一再强调,王跃武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王跃武把着价值三万六的合同交给了王长贵:“爸爸,那家伙的价钱板的可硬了,他说,在渤海省,一棵树苗二十块都哄抢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问他为何要千里迢迢运过来卖?”

    “他不肯说,只是暗示了几句,大概意思是,从国营的果园子里剪来的枝条扦插的,才不敢在当地卖。那人说了,富士苹果一亩做务的好,能产五千斤果子,一斤果子能卖两三块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说,一亩地一万多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爸爸,现在种大棚菜越来越不行了,郭颖颖已经开始种苹果了,听说明年就挂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今年栽树,还得等五六年,谁知那时候还能挣钱不?他们早就把钱挣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郭颖颖也只有那几百棵大树苗开始结果子,其余还不一样栽小树苗?我算了一下,她手头一共也就一千多棵树,咱家明年就跟上来,一点也不晚。再说了,即便咱家不种富士苹果,那也能倒卖这批果苗,就算卖十几块一棵,也能挣一、两万。”

    过了几天,王家人就听说郭颖颖中秋回家,非常不高兴,还给郭安安说,她的生意没谈成,少挣好几万。

    王长贵这才长出一口气,今年种草莓不赚钱窝下的火气,终于消散了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王家人引颈以盼,那个大胡子如约而至,两家说好交货地点,就在那天傍晚,一辆挂着“渤B256”牌照的东风大卡车,栽着满满一车树苗过来,王家人清点了树苗的数量,两方开始交易。

    “你给的树苗,的确是‘富士苹果’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骗了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农校学了一段时间吗?还不认识树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农校旁听?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听好,万一被你们骗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骗你?我能给你假钱吗?我也要有假钱给你。”王跃武道。

    送树苗的大胡子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好了,快给钱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这回,只能给你一万块,其余的两万,等结了果子,我确定是富士苹果才能给!”王跃武看大胡子和司机一共只有两个人,他两兄弟、加上父亲和姐夫妹夫,五个大男人,他有耍横的资本。

    大胡子非常气愤:“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?若是两年以后付清,我可要收二十块一苗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好十块,你怎么涨价?”

    “说好付现金,你怎么赊欠?”

    “我就赊欠了,你看着办吧。”王跃武十分蛮横地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