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27章 情义

    颖颖觉得那个记者并不是被动牵扯进来的:“和光,这个记者挺厉害的,怎么会这么容易被误导?是不是赵博文答应了他什么?”

    俞和光点头,但他不想妻子这样辛苦,便安慰颖颖:“这个人,今后和我们不会再打交道,咱们就不要在意他了。 我们啊,还是要向前看,就像我,好比高山上的一棵青松,越是风大雨急,越是活得旺盛!”

    颖颖心疼极了:“可你吃了很多苦!”

    “那不过是我的磨刀石而已!”俞和光说着,还做了个磨刀霍霍的姿势,颖颖见他如此乐观,也忍不住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俞和光的任命正式下来,重回睿城市工作,赵博文不得不捏着鼻子,安排人为他搬家,不到两年时间,他从副处变成了副厅,现在住的两室一厅小院儿,要换成两层小楼的大院子,不仅房间多,院子还大了一倍,而且,里面花木扶疏,景致也好。

    厅局级干部住的院子,就剩下一个,还是除了********和市长之外最好的一个,那是赵博文给自己留的,现在眼睁睁地看着俞和光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颖颖利落地指挥着搬家的人,做这做那,赵博文心情非常郁闷,气得简直快要吐血了,觉得上天真的好不公平,对俞和光太过偏爱,他赵博文难道就是专门给人做嫁衣的?

    赵博文眼珠子骨碌骨碌转着,目光落在颖颖穿的真丝连衣裙上,然后,他又看到她脚上漂亮的白色高跟皮凉鞋,这些,他老婆没少嘀咕,据说裙子花了两百多,鞋子竟然比裙子还贵。

    凭什么她这么有钱?赵博文猛然有了主意,他还就不信了,郭颖颖这么年轻,每天悠闲地带带孩子、逛逛街市,怎么会有这么多钱?说不定,从她的身上,能挖出俞和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赵博文在睿城经营多年,自然有一帮人马供他调遣,他把事情布置下去,针对颖颖的秘密调查,很快就展开了。

    雨季过去,中秋即将来临,石睿山秋高气爽、冷热宜人,正是一年最好的时光。

    早上,俞和光去上班,颖颖推着婴儿车,和阳阳来到附近的街心公园,树叶上的露水,刚刚让晨曦吹走,空气中,还散发着醉人的清香,公园里,有几个老人在晨练,多数的老人都和颖颖一样,推着婴儿车,大大小小的孩子,看到小伙伴,纷纷“咿咿呀呀”地互相打招呼,也不知道说的是哪一国的语言。

    阳阳指着一个头上打着红蝴蝶结的小女孩,拼命对妈妈叫唤,拧着小身子要从童车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,小姐姐很漂亮,我家阳阳想和姐姐打招呼,是不是?”颖颖一边和儿子说话,一边放开童车,弯腰抱儿子出来,她没有注意到,一个衣衫破旧的年轻人,犹犹豫豫地慢慢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,干什么的?小心吓着孩子!”一位大妈,狠狠训斥着那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颖颖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,她想起了小山被郭镇的混混欺负,在睿城汽车站等她时的样子,就是这样一副畏惧又可怜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对,这个年轻人为何不停地看自己?而且,颖颖也觉得他有些眼熟,她忽然想起这是谁来:“杨又歌?”

    “颖颖姐!”杨又歌叫了一声,声音就哽咽了,“颖颖姐,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,没有告诉杨磊,那个,树苗的事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跑哪里去了?有事怎么也不和我商量,你,嗨,让红权和小山好找。”

    见颖颖并没有责怪,杨又歌略略放下心来,想起这两年,他有家不敢回,风餐露宿,四处飘泊,吃尽了苦头,杨又歌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“颖颖姐,我有话给你说。”

    显然这不是说话的地方,颖颖抱着儿子,示意杨又歌帮自己推着童车。

    阳阳见妈妈不带自己和红蝴蝶结的小姐姐玩耍,不高兴地“啊,啊——”大叫,颖颖不得不小声哄着儿子。

    杨又歌局促地跟着颖颖往前走,出了公园,路上行人稀少,他上前两步:“颖颖姐,有人到咱村里打听你。”

    颖颖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打听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打听,主要问你是怎么发财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第一反应,是有人想有样学样,也想发家致富,这个很正常,便没有在意,随意地问了一句:“嗯,都打听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人问,你当时贩卖的山楂苗,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颖颖的心砰一声,猛烈地跳动了一下,这绝不是想要发财的人能问的,是有人要调查她。

    “你能看出那人是哪儿的吗?”

    “颖颖姐,那人说话不是咱山阴的,有点像睿城人,可也不是,他的口音有些杂。”杨又歌回答道,“姐姐,我妈觉得蹊跷,送信给我,我就悄悄跟着他,他坐汽车来了睿城,后来,还去政府了。”

    杨又歌可不是杨森的战友,特务连训练过的,不懂跟踪,很有可能暴露自己,一个山里娃儿,怎么斗得过心眼跟筛子一般多的城里人?

    颖颖十分感激:“又歌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颖颖姐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没做任何伤害我的事儿,怎么对不起我了?”

    杨又歌低下了头,非常内疚地道:“颖颖姐,杨磊给我妈钱,让我和玉梅订了亲,我还当他好心,没想到,他让我说你坏话,让我,让我指证你偷卖树苗,我不愿意,可是又没钱还给他,只好跑了,颖颖姐,我错了,我以为他好心……”

    杨又歌用手背在眼睛上擦了一下,他好后悔,跟着颖颖去苗圃的人,现在有人定亲,有人成亲,他却因为一时糊涂,不仅害了自己,还害了玉梅,想到那个可怜的女孩,就要被逼着给兄长换亲,杨又歌心如刀绞,眼圈忍不住慢慢红了。

    街心公园离市委大院并不远,颖颖回家拿了一身俞和光的旧衣服,还有香皂毛巾等,带杨又歌来到招待所的澡堂前:“去洗个澡,在那边理个发,我在家等你,刚才那些话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颖颖姐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