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26章 水落石出

    姜水仙来赵家,本是想给赵博文道歉的,被骂出来之后,十分沮丧,她也清楚自己的道歉一文不值,方宏进的态度,那才决定他到底是谁的一派。

    姜水仙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千算万算,方宏进竟然被俞和光感动,为他大唱赞歌,从而促成了他成为市委副书记,这和她的初衷背道而驰,可是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,赵博文肯定认为她脚踩两条船,一面和他虚与委蛇,一面大拍俞和光马屁,哪边好处大,就往哪边倒。

    姜水仙重活一世,曾经听过杨磊分析官场动态,多少懂点识人之术,别看俞和光现在风头很劲,但他却未必能走得很远,他对为官之道懂得并不多,现在是靠能力在步步高升,这不过是暂时的,总有一天得罪了哪个大人物而跌了跟头,而像赵博文这样,懂得弄权,懂得趋吉避凶,懂得看上司的眼色,这才是长久之计,即便不会升得很高,但肯定步步为营,稳扎稳打,不会出现大的波折。

    可是方宏进把这一切都破坏了,下一步该怎么办?去巴结郭颖颖吗?一想到郭颖颖那高高抬起的下巴,对她不屑一顾的眼神,姜水仙就心中腻味。

    只要方宏进能成为大官儿,能给她带来富贵荣华,她姜水仙受点委屈也没什么,但俞和光,却不懂给自己培养嫡系,他当官这么久,郭颖颖从来没有在家请谁吃过饭,都说东渠的县长和俞和光关系好,来睿城开会,也是在招待所吃的饭,他们的关系,也就是合作共赢的关系,现在,俞和光调走了,他们的关系也就终止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即便去巴结,他也会板起一本正经的面孔,根本不承情,所以,当他倒台的时候,就会墙倒众人推,没有人肯为他奔走。

    姜水仙也不敢明着给方宏进分析这些,若是让方宏进看透了她,知道他们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,还不和她离婚啊?现在,方宏进可不是可怜兮兮的那个中学政治教师了。

    还有让姜水仙焦急的事情,就是她一直没有孩子,不然,方宏进即便看清她的本质,或许为了孩子,还能容忍这桩婚姻的存在,同时,她还希望方宏进为了孩子,不那么呆气十足,能听得进她的劝说。

    上一世,方宏进不是已经被官场这个大染缸变了颜色吗?这一世,一定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俞和光病了的事情,虽然颖颖对郭镇的家人极力隐瞒,但纸包不住火,没几天,郭连弟就来探望女婿了,他前脚刚走,郭九江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九叔,和光就是累着了,歇息一段时间就好啦,你们这是干什么,大包小包的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见颖颖对他一如既往,微微松口气,他笑了笑道:“颖颖,也是九叔运气,去了一趟三幅梁,不仅收到两只野山鸡,还买到一罐野蜂蜜,不然,九叔也不敢随便带包点心来烦你。”

    野山鸡、天然的新鲜的山药、野蜂蜜,都是滋补身体的好东西,正是中医建议的滋补品,颖颖忍不住谢了又谢。

    “颖颖,也是俞书记有运气,你爸爸去杨家圪崂,都没有买到九叔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烧了一锅开水,郭九江帮她把山鸡杀了,然后开始烫鸡毛。

    颖颖看他欲言又止,也没有以往神情自然,不由奇怪地问:“九叔,你来是不是有事儿?”

    郭九江的脸,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:“颖颖,九叔这次来,是给你们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?九叔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就说吧,还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叹口气:“你在郭镇筹钱的事儿,是水莲给王跃武老婆说的,王跃武前一段时间不在家,好像就是他去报社,告的黑状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报纸上能准确地说出郭镇七个入股的人名。”颖颖恍然。

    “水莲说她只是好奇才偷听了我和你婶子的话,她给王跃武老婆说那些,是怕被人瞧不起,是为了证明她和大伟在家中是有地位的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虽然一脸羞惭,但还是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俞和光身体不好,颖颖不愿意让他知道这些,却不想,这天带孩子在院子里玩耍,看到姜水仙从赵博文家里出来,神色非常不自然。

    姜水仙没看到颖颖,鬼鬼祟祟走回她家去了。

    她和赵博文,又在捣什么鬼?是不是针对俞和光了?颖颖心中警铃大作,丈夫升职,别的女人或许欢天喜地,可颖颖只觉得心疼,怕丈夫的身体吃不消,更怕那些明枪暗箭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颖颖便把郭九江的话,原原本本告诉了俞和光,让他提早做些防备。

    “和光,王跃武恨我影响了他爸爸在村民中的地位,他去省告我们,也能想得通。我只是奇怪,他对官场什么都不懂,怎么能说到点子上,把记者招了来?我问九叔,九叔也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没有说话,静等颖颖下文。

    “九叔就利用大伟媳妇去打听,果然从王跃武媳妇那里套出了话来,原来,王跃武认识刘涛,是这个坏蛋指点他怎样告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点头:“嗯,颖颖,这才附和逻辑,刘涛虽然调走了,但他的本性却一点没变,这个人,嫉妒心极强,而且还非常记仇。”

    颖颖十分羞惭:“都是我惹的祸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摇摇头:“怎么能怪你?”说着,他轻轻揽住颖颖肩膀,“以前,我不愿多事,哪怕是这样恶意陷害,我也懒得搭理。可现在不同了,我有了你,还有阳阳,若是不不给他们一点颜色,万一,伤害了你和阳阳,我岂不悔之晚矣?”

    “和光,伤害你也不行,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和阳阳一样受伤害。”颖颖很是气愤。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,我才会改变自己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赵博文两面三刀,也没少得罪人,俞和光也得到消息,那个坏他名誉的记者,和赵秘书长接触很多。

    事情的前因后果水落石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