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24章 感动

    方宏进坐着市委派的吉普车去往平山县,一百公里的柏油路,两个多小时就走完了,剩下四十多里土路,泥泞不堪,把方宏进颠簸坏了,还没走过一半,就开始呕吐,最后,胃里食物吐了个干净,最后吐出的都是苦苦的胆汁。 饶是这样,公路尽头,还有十多里崎岖山路,他不得不弃车步行,跟着平山县委派的向导,走过狭窄的荆棘丛中的小路,到了救灾现场,方宏进的双手划出血痕,人也折腾成了一滩泥。

    抢险救灾处有个地势略高又比较平坦的地方,那里架了一口大锅,还有一堆粗瓷碗,干活累了的人,就去那里喝水、休息。

    方宏进也被带到了这里,有人给了一碗热水,他慢慢喝完,总算精神了些,他问身边的一个民工:“俞书记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上午十点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这么快?东渠和平山虽然相邻,但两个县之间没有柏油公路,全是土路……”想起那段土路,方宏进心里就发怵。

    “俞书记为了早点赶到,就没有从公路上坐车过来,而是爬山走小路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雨势那么大,山洪泥石流都有可能发生,多危险哪,他就不害怕?”方宏进十分吃惊,“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民工感慨地说了一句:“俞书记说,若是坐车他天黑才能到,还抢什么险啊,老百姓的命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方宏进还没见过把自己置于这样危险境地的干部,心里震动很大,他停了会儿,这才追问:“有没有救出人来?”

    “有的,十四个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方宏进大吃一惊,他是山里人,也曾听说过这事儿,他还没听说被掩埋的人有救活的,“埋在泥里的人,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唉,咱们都这么想的,其实,谷家沟的人都是用石头建的房子,房子很低,泥石流下来,有的就没有坍塌,只是被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闷死呀?”

    “这次比较幸运,泥石流很快就停了,有的房子上面,盖的泥土并不厚,大概还能透气儿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说话的民工反驳道:“根本不是那样的,俞书记一来,就让人把所有房屋的顶上清理出来,挖洞通风,不然,肯定都闷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措施得当,方宏进不由对俞和光起了一丝敬佩之心,有能力、又肯为了百姓拼命,这样的官员,还真少见。

    “俞书记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现场。”说话的民工指着施工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民工感慨了一句:“唉!我长这么大,这还是第一回见这么好的官儿,两眼熬得红彤彤,嗓子都哑了,听说他昨晚在东渠,那里也发了山洪,他一晚上都没有睡,然后到了这里,又是一天没合眼。”这人说话不是平山口音,似乎是东渠人。

    方宏进追问:“你知道东渠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俞书记早就让人修了泄洪沟,当然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东渠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俞书记非要走山路,我们不放心,跟着过来了。”他回头指了指,“我们二十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方宏进这还是第一次看到,老百姓这么关心一个官员的,看来,这个俞和光,的确是一心为民,老百姓把他当亲人一般对待呢。

    一个穿戴略微好点儿,说话也没那么土,大概是个村干部的接了一句:“瞧瞧,人家这官儿,真是为民着想,早早动手做预备,咱们这里,唉,养了一群……”他瞥了方宏进一眼,没说下去。

    民工到了换班的时间,有干部在大声招呼,方宏进喝了水,又吃了一块贴饼子,精神好多了,便跟着民工来到挖掘现场。天已经黑了,临时架起的太阳灯大放光明,刚才干活的民工有秩序地撤下来,休息好的接替而上,整个抢险现场,工作紧张又有序,那边,还有几个苇席搭出的帐篷,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,正在给病人施救。

    方宏进看到几个人围在俞和光身边劝说他:“俞书记,你去休息一会儿,现在工作已经捋顺了,我们在这里守着就行!”

    俞和光很不高兴得斜睨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顿时一脸惭愧:“俞书记,我们知道错了,这不已经跟你学会怎么抢救了?你放心,我保证在你休息的时候,眼睛都不多眨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宏进在市委工作了这段时间,说话的人他是认识的,平山县********马红军。

    俞和光没有说话,大概也说不出来了,他推了马红军一把,做了个手势,意思让他带人,在另一方开始挖掘抢救。

    马红军的眼睛在灯光下,闪过一丝亮光,他哭了。

    方宏进也觉得嗓子发堵,鼻子发酸,看着脊梁挺直,站在灯下的俞和光,一股敬意油然而生——这才是真正一心为百姓着想的好官儿,他在市委看到的那些,几乎全都是嘴里唱着高调,心里打着算盘,只为自己升官发财的伪君子。

    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以前,不管别人如何夸赞俞和光,方宏进都有些不相信,觉得他们言过其实。因为他接触的官员,从晋为群到赵博文,哪个不是说一套做一套,金玉其外败絮其中?可现在才几个小时,就彻底改变了他的认识。

    方宏进是个才子,才子总是有几分傲气的,轻易不会服气一个人,但真的看对了眼,这种敬佩、爱戴、心悦诚服的情感,就是是打心眼里发出、不掺一点假的。

    谷家沟抢险,一共用了两天时间,共救出三十九个人,村里其余的八十四人,全都不幸遇难。事情告一段落,俞和光给晋为群打了电话:“我现在正在回睿城的路上,大雨过后,最容易滑坡,晋书记,你开个会,拿出个章程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心里很不高兴,嫌俞和光指挥他了,但事关重大,若是在出现险情,他这********就别当了,他还是乖乖开了个电话会议,让各县各乡干部,一定做好救灾工作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