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22章 为什么是俞和光?

    俞和光并不知道晋为群的想法,但他那一声很是不屑,俞和光还是听得清楚,他认真地解释道:“内子现在又在培育富士苹果的果苗,想必晋书记吃过那个果子,味道很好,可以这么说,谁种了富士苹果,谁就等于栽下一棵摇钱树,郭镇的村民,怎不围着我老丈人转呢?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个可不对,你老婆怎么能拿着国家的资源卖人情?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怎么是国家的资源?苗圃国家下拨的富士果苗,可都是你掌控的,至于我妻子手里的,可不是国家计划内的,是她慧眼识才,从市场上淘换来一点一点培养壮大的,还有,内子培养富士果苗的时候,她和我还没有确定关系,富士苹果的事情,也跟我没牵扯。 ”

    晋为群根本不信,但又不敢表露出来,只得换了话题,和俞和光聊了几句,就让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了办公室,俞和光很是着恼,晋为群为何会这么快就知道消息?显然是有人通风报信。看他外地人,没有同学朋友亲戚帮助,能欺负好拿捏吗?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他,到底是谁?

    是,他为人大气,不和人计较,但不等于他就可以任人欺辱。

    以前,俞和光在学校做老师,对吴艳艳刘涛等,明知道他们做得不对,但也手下留情,那是因为他是老师,他有义务教好那些孩子,他还想给他们留下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不是老师了,那些人也不是学生,他们是必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成年人。

    就在俞和光想方设法了解到底是谁在背后做手脚时,睿城市进入了一年里雨水最多的季节。

    赵博文在睿城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官儿,知道植被破坏,很容易引发泥石流,他日也盼夜也盼,盼望东渠砖瓦厂出事儿。

    这天,睡到半夜,他家的电话忽然“叮铃铃”响了起来,赵博文知道有大事,先开始穿衣服,他的妻子则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发生泥石流了?哦,对对,老赵马上就去!”

    听到泥石流三个字,赵博文简直高兴地想唱歌了,心里暗想:俞和光呀俞和光,你也有今天啊,口口声声为了东渠人民,你的老婆你亲戚挣了大钱,可是东渠人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举着伞,急匆匆地往外走,以往,这种半夜被紧急事件叫起来,赵博文都很不高兴,可今天,他心里就像有小扇子扇着一般,别提多舒服了。

    走进办公室,********晋为群和市长郑抗战已经到了,还有几个常委,也陆续进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得到消息,平山县发生泥石流,有个小村庄可能被掩埋了,天黑雨大,具体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,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听说是平山县发生的泥石流,赵博文刚才的兴奋一下子就飞去了爪哇国,他恨老天不公平,东渠砖瓦厂明明天天放炸药采石,山北坡的植被已经丧失殆尽,为何没有泥石流?

    赵博文也不想想,他知道泥石流,俞和光就不知道吗?他早就把附近的百姓迁走,还让人设计建造了防止泥石流的疏导渠和拦水坝,怎么还能出事呢?

    几个常委面对面坐着,谁也不想去平山现场救灾。

    晋为群气恼地埋怨道:“驻军的舟桥部队,住咱这里也有三四年,偏偏就风平浪静的,他们这才被调走半年多,我们就出现了泥石流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个一把手能说的吗?

    有句俗话说:强将手下无弱兵,还有一句歇后语:武大郎开店——容不下高人。

    晋为群是个没能耐的,从来都是紧要关头缩在后面,郑抗战借口刚刚调来,不了解情况,一个劲儿问大家怎么办,这样两位领导人,手下能有强将吗?就是有,也被他俩给气着了,能坐到副厅级的位置,不管是能干的,还是不能干的,为官之道肯定很谙熟,知道这时候,绝不能毛遂自荐,做得好了,没人表扬,做得不好,落井下石的不乏其人。

    办公室特别沉闷,关键时刻,大家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赵博文起身,给几个人添了茶水,还有意把晋为群那个摔掉了一片瓷的大茶缸子往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晋为群果然一下子就想起俞和光来:“这样,东渠县的砖瓦厂不是有一台挖掘机吗?让俞和光带着机器,去平山县救灾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俞和光年轻有为,好钢就要用到刀刃上。”市长郑抗战立刻举手同意。

    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,睿城市委市政府终于有了一个算是可行的方案。可是,凭什么呀?俞和光又不是平山县的********,挖掘机也不是国营单位的,凭什么他们说调用就调用?

    一屋子人心里都门儿清,但谁也不说破,就让赵博文打电话往下派任务。

    估计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去,事情就是这样巧,通往东渠县的电话线出了故障,电话怎么也打不通,好容易打通了,那边的办公室主任回答说:“俞书记下乡了,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下乡了?”

    “大概在玉树、紫竹那几个乡,这几天,俞书记天天在下面跑着呢,他怕出什么险情。”

    “能联系到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试试,今年雨多,乡下的电话线容易出故障。”

    “乱弹琴,万一那里出了险情,找不到********,俞和光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你错怪俞书记了,我们县里的几个常委,每人承包了几个乡,万一有事,肯定有人指挥,不会没人管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西省委副书记区敬平的电话打了进来:“平山县发生了泥石流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晋为群立刻用十分忧心和焦急地声音回答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准备让俞和光同志亲自指挥抢险救灾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!俞和光是个好同志,哎?不对,俞和光好像不是平山县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他是东渠县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东渠县的,我问你,为什么是俞和光?你们市委市政府的人呢?还有平山县的领导呢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