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18章 物以类聚

    因为还想跟着种果树,王长贵和魏先娃真不敢惹怒颖颖,他俩心眼小,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好,可这世上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就他俩的智商和见识,怎么可能事事比人强?王长贵回到家里,长吁短叹,又是恼恨,又是嫉妒,也就这么巧,就在这天晚上,吴西兰把他的采访,做成了六集的系列报道,在大西省电视台播出。

    王长贵看着电视,嘴里骂着儿子:“瞧见了没有?郭家的女婿都上电视了,他现在还只是个********,咱们家都成这样了,若是成了更大的官儿,我们还能活吗?”

    俞和光根本都不认识王长贵,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就是颖颖,虽然有给他设过陷阱,可是王长贵若是心胸开阔,怎么能上当呢?

    何况,王长贵家,现在也有几万的存款,建起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,连王跃武黑不溜秋跟个煤球一般,也在有钱之后,和前面那个丑媳妇退亲,娶了个花枝招展的漂亮媳妇。

    可是,王长贵就是愤愤不平,他当了十年的队长,现在,不在乎自己家到底有多少钱,他在意的,是不是还能当队里的领袖,他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和能力,凭什么呀?

    “爸,你说怎么办吧!”王跃进这阵子天天被骂得狗血喷头,心情很不爽,他下定决心,想要一次性解决问题,“要不,我去把郭家那女的劈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边看电视的黄芳芳——王跃进的媳妇,一把拽住了男人的裤子:“千万不要啊,你死了,我和娃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你就是个猪,我难到真的去杀人吗?滚!”自从弟弟娶了个花枝一样的媳妇,王跃进就对自己老婆没有一句好话。

    王跃进的老婆不敢多言,抹着眼泪,坐到角落去了。

    王长贵瞪了儿子一眼:“做事也不动动脑筋,跟个二愣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魏先娃也接着老头的话,说了一句:“就是,动脑筋,你爸年轻的时候,天天坐在院子里琢磨,这才成了队里种粮第一把手,你们,你们没有一个像你爸的,让郭家一个丫头片子压得喘不过气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视刚好播放的是制砖厂的事儿,一直盯着电视的王跃武媳妇,很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:“我们拿什么和郭颖颖比?你们看到了吗?这个制砖厂,一年挣几百万,就是郭家人开的,我听郭大伟媳妇说,郭颖颖当时没钱,跑回来管他们郭家人借钱,一万块钱年利息给一千二,现在,人家早就连本带利赚回来了,而且,因为咱们这里对砖瓦的需要量大,她还准备上二期工程呢,我们就凭种点菜、果子,能和开工厂的比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个制砖厂,是郭颖颖开的?”王长贵只觉得眼前一黑,胸口剧痛,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王跃进和王跃武急忙把王长贵送到医院,可是还没到医院,王长贵就清醒过来,郭镇医院什么也没查出来,医生建议去大城市的医院看看,王长贵很不高兴地骂了医生一句:“大医院,动不动就是去大医院!要你干嘛?没本事,只会在这里混事儿。”

    幸好医生都是炼出来的,什么病人都见过,没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回到家,王长贵依然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王跃武和媳妇回到家,他仔细问过,武大伟媳妇都说了些什么,最后,确定郭颖颖肯定是揩了国家的油了:“那些机器,啊,她一个私人,怎么弄到手的?肯定是他男人从国家弄来的,拿着国家的机器,给她私人挣钱,他这是什么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办法?她男人是********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告他!”

    王跃武为人特别阴毒,第二天还忘不了告颖颖的事儿,他在科协上育秧培训班时,认识了刘涛,知道那人和郭颖颖不对付,便跑到睿城科协去找刘涛,没想到刘涛回老家了,王跃武问清楚刘涛的新单位,买了车票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了火车,王跃武买了一斤猪头肉,一斤牛蹄筋,一瓶酒,傍晚,来到刘涛的单位,打听了一个多小时,才在窝棚一般的房子里找到了人。

    刘涛的日子,还不如在科协呢,虽然安西钢厂听着很高大上,可他一个中专文凭,又专业不对口,厂里竟然把他当工人对待,他后娶的媳妇带着一个闺女,现在又生了一个闺女,两个孩子,却只有六平方一间母子房,不管是上班还是在家,都让他憋屈不已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心术不正,抢了颖颖的科协名额,在二道河奋斗,怎么也不会混成这样。

    刘涛带着王跃武,来到钢厂小学的操场上,就在地上铺个破席子,用两粗碗把肉盛了,然后直接对着瓶子喝酒,两人一边吃,一边聊。

    刘涛渐渐有了醉意,说着说着就哭起来:“我真命苦啊——越折腾日子越艰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媳妇她舅舅不是很能耐吗?”

    “呜呜,她舅舅开车的那个领导退休了,新领导看不上他舅舅,说是太老了,他舅舅现在,被调到政协看大门。原来,钢厂说好让我当干部的,现在翻脸不认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说,是不是郭颖颖害的你?她男人是********呢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怎么可能认识安西钢厂的领导?刘涛心里门儿清,但他听到俞和光和郭颖颖越发过的好,心里就恨意难消。

    他、王长贵一家,都是这种人,见不得人家过的好,哪怕损人不利己,能平了心中的嫉妒恨,他也愿意做。

    “哎,刘涛,你看电视了没有?东渠县那个制砖厂,是郭家私人开的,我问你,国家允许私人开工厂吗?”

    “允许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说,郭家砖厂的那些机器是哪里来的?那可不是三十万五十万,那要一百万、或者两百万呢,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啊,你说,她哪里来那么多钱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听我们村里人说,郭颖颖到村里借钱了,答应给高利息,一万块一年给一千二。”

    非法集资!刘涛大喜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