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10章 来了

    颖颖这段时间,反而比以前干活还多,早晚散步不说,每天都去珍珠泉,锄地、拔草,浇水施肥,这些活儿都不重,因为活动量大,她的肚子并不大,而且动作很灵活,她本是敏捷的人,一侧身就避了开来,不过,颖颖并不是疑心重的人,还以为这是个鲁莽粗心的女子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落座,其中一个先开口说话:“郭主任,你知道吗?俞书记可厉害了,把我们县长和副县长都罢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颖颖眉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,看来,俞和光的两个搭档非但没有帮他,还扯后腿了,这样说来,他这段时间过得非常艰难了。

    颖颖心里很不舒服,为丈夫难过,也为自己帮不上忙内疚。

    “郭主任,你也不问为什么?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和光觉得我该知道,自然会告诉我,我没必要问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挤出笑容:“郭主任,你的心可真大,俞书记把你送到这里,隔绝消息,你竟然一点也不怀疑。”

    这俩,黄鼠狼啊,颖颖若是再不警醒,那就是笨了,可是家里没有人,若是翻了脸,她们狗急跳墙怎么办?颖颖脸上表情不变,依然笑呵呵的:“哦,能有什么可怀疑的呢?你们是哪个部门的呀?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们是妇联的。”

    “妇联内部也有分工吧?”

    “喏,她在计划生育科,我是宣传……”

    颖颖看到,没说话的女人瞪了说话女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,你做过计划生育工作?我有个问题请教一下,妇女哺乳是不是可以避孕呢?”

    听到请教二字,那女的有些得意:“这个因人而异,有一部分人确实可以……”看来,她的确知道不少计划生育方面的知识。

    大概意识到自己失言,那女的换了话题,“郭主任,你的心可真大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人假装好心地接茬道:“是啊,男人嘛,都是属猫的,哪有不爱荤腥的呢?郭主任,我当年怀孩子的时候,可是把他跟得紧紧的,绝不留一丝空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郭主任,你也不照照镜子,瞧这脸色、身材,怎么能比上当日的窈窕美丽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怎么比得上十七八岁鲜嫩嫩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说出这样的话,就是不了解和光。”颖颖笑道,“他不是好色之人,再说,他刚到东渠,面对复杂形势,怎么可能授人以柄?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变了脸色:“郭颖颖,你可真是好骗呀,知道不知道,俞和光在东渠的裕沟乡,看上了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,裕沟乡出了名的漂亮女孩!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见骗不了颖颖,气得瞪圆了眼睛,就在这时,大门吱呀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颖颖!”冯桂枝回来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一起站起来,一个低声愤愤不平地道,“好心给你说一声,竟然不承情!”

    另一个道:“罢、罢,郭主任,你好自为之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女人不到三十岁,个子又高大,颖颖也不敢给妈妈说实话,关门打狗,若没有绝对实力,很容易被疯狗伤着。她只好眼睁睁看着两人走了。

    冯桂枝是个热情的人,还好心好意挽留客人呢,那两个女人神色却很不自然,匆匆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“颖颖,这两人做什么的?看着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冯桂枝发现颖颖的情绪低落,一再追问,颖颖才给妈妈说了实话,把她气得:“颖颖,你爸就在门外,我们五个,还对付不了两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妈妈,鸭呀贩子若也是她一伙的呢?”那可是两个又高又大的成年男子,颖颖真怕自己有个闪失,孩子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一家孤伶伶在村头住,有好处也有弊端,那就是没有街坊帮助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猜想这是俞和光在东渠的政敌派来的,但那两个女人走了,她还是很不开心,的确,俞和光是故意把她送到郭镇的,还对她封锁消息,不许她去东渠找他。

    怀孕的女人情绪非常敏感,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忧虑伤心,何况颖颖又被这样恶意挑唆呢?

    聪明敏感的女人,若是再要强些,自己就过得特别苦。什么都清楚,什么都明白,有些苦,有些痛,咬牙忍着还不能说出来,这滋味,可不就是哑巴吃黄连吗?

    是颖颖平日并不是容易钻牛角的,即便苦了累了,她也会理智地调整自己的情绪,可现在,她处于孕期,理智不如平日那么强,神经也有些弱,于是,情绪有时就会压过理智,让她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颖颖是信任俞和光的,但却挡不住自己胡思乱想,而且,什么悲惨往什么地方想,她有时会惊醒,刻意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地里干活,但有时却会陷入幻境,忧虑不已。

    俞和光也非常牵挂怀孕的妻子,东渠形势基本平静,他立刻就来郭镇看颖颖,

    颖颖已经是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丈夫的面了,尽管俞和光这些天也曾给她打过好几个电话,她还是觉得很委屈,看到他的那一瞬,眼圈一下子就红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心中一软,连忙轻轻挽住她的手:“太阳好毒,坐到葡萄架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和冯桂枝去了屋外抓鸭子,俞和光趁机抱了颖颖一下:“好老婆,你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颖颖还是很难过,撅着嘴赌气,一句话也不说,甚至扭过头,不理他。

    俞和光心里非常愧疚,老婆怀着孩子,他却把人丢到老丈人家,一个多月不露头,实在是太过分了:“颖颖,对不起,的确是我的不是,你大人不计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颖颖是真生气了,她两手把耳朵一捂:“你就是会说好听的骗我,对不起对不起,你什么时候对得起了,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都快把对不起挂嘴上了,俞和光更是内疚,可老婆嘟着嘴生气,气坏了身子如何是好?他不能这么等着,等她自己消了气呀,他扶着颖颖进屋,让她坐在床上:“哎哟,老婆,我刚才有个重大发现。”

    颖颖好奇地看了他一眼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