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08章 谁干的?

    “晋书记,张志章本身是东渠人,从民警做起,一路升迁,他为何敢那么明目张胆地动用国家扶贫款?还不是公器私用,掌控公安局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跟——”晋为群没有说出来,提起俞和光跳过市委的事儿,他就气儿不打一处来。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,http://www.lwxsw.org/

    “晋书记,你想啊,张志章也不是笨人,他难道就不会给市委安插耳目吗?我刚去东渠县,两眼一抹黑,根本搞不清谁是他的人,我想呀,晋书记就算是比我能力强很多,但了解这些人也需要时间呀,何况,市委不比东渠县那小地方,人多事多,复杂不知多少倍,我这是不敢给你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心里立刻就舒服了很多,但还是虎着脸:“俞和光,你别说得好听,我是新调来的,可是,睿城市党委,难道也是新成立的吗?你刚刚口口声声说,有人是张志章的耳目,谁是?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我知道这一回是捅了马蜂窝了,这不找你寻求支持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那么大能力,能平息常委那么多人的怨气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晋书记,我知道你能,市委市政府这么多干部,能让我佩服的也就是你了,说实话,晋书记若不是新调来,我肯定不会越级告状的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的嘴角,忍不住翘了一下,谁不喜欢听好话呢?但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,很快又拉下了脸来:“别指望我给你做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有个好消息,你要不要听?”俞和光忽然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晋为群沉着脸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真的,这个消息,对咱们睿城来说,可是大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什么好消息?”晋为群没能忍住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从北京的朋友那里,听到一个消息,国家从明年开始,每年表彰十个经济发展先进县市,东部、西部和中原各有名额,我已经让人把咱睿城添进候选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好?”随即,晋为群又蔫吧了,“咱们市,也就睿城魏水发展还好一些,东渠、平山等北部五县,就太不好了,估计评不上先进的。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即便评不上,做个候选,得到了上级关注,也是好事啊,再说,我有把握让东渠一年变样,说不定就评上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的脸色略有好转。

    “晋书记,你也知道,我的兄长俞曙光,在中央团委工作,他现在主持编撰一批适合青少年阅读的系列丛书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这和睿城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是没关系,不过,和晋书记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?”晋为群有些惊讶,眼里忍不住射出希冀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是的,晋书记,在我的大力推荐下,你的那一篇《她的心灵里盛开着洁白莲花》入选了,估计不久,就会有通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晋为群最为骄傲的,就是他的文采了,此刻忍不住露出惊喜。

    “真的,晋书记,要么,我能那么佩服你吗?”

    晋为群忘情地把手放到俞和光的肩头,拍了拍。

    其实那一篇文章写得真是好,收入丛书,跟俞和光没有一点关系,他不过是听到哥哥在他面前赞扬了一句。

    办公室气氛一下子缓和了,俞和光又和晋为群聊了几句写作的话语,然后,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东渠的公安局长刘翔云,你帮我将他调走,好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晋为群有些不愿意,毕竟市委也很复杂,没一个动作,他都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晋书记,在一个地方呆久了,是不是容易倦怠?动一动也没错呀?还有,副局长王鸿图升的能力、资历,比刘翔云还好呢,是不是给他一个晋升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容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一定要抓紧,我保证东渠很快就有大变化,你年底的总结报告,肯定有的写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果然动心,许诺道:“你要是出不了成绩,仔细我揭了你的皮!”这么说话,完全是把俞和光当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暗暗松口气,他才不怕晋为群呢,但若是这样的人背后捣乱,他的理想、目标,根本没法实现,东渠几万百姓,还等着他领着脱贫致富呢。

    接下来,俞和光分别拜访了其他几个常委,当然是不同的人,不同的对付方法,总算是把他们都安抚了下来。

    俞和光这才放心大胆地返回东渠,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。

    其实,俞和光还有一个漏洞没有补上,那就是方县长。这家伙见张志章进了监狱,吓得夜不成寐,到处托关系走后门,希望自己能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这天,他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,声音很陌生:“俞和光会陷害你,你怎么就不会反击呢?若是他有把柄在你手里,你都不用忙,他自己会帮你抹平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不要帮忙呢?等你度过难关,别忘了报答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他有什么把柄?我若是真能扳倒他,只要我能力所及,你的要求无不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方县长是个好样的,只是,我并没有俞和光的把柄,还得你去制造。”

    “你耍我?”

    “方县长,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?我想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,怎么帮我?”

    “张副县长进去了,他的人难道都进去了吗?你怎么不知道利用呢?”

    方县长有些茫然:“你指谁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有个漂亮姨妹,是不是呀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是张副县长的,我不管是谁的,我告诉你,俞和光的妻子怀孕五六个月了,他大概看到母猪都是双眼皮的,更别说年轻漂亮的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副县长我熟悉,他的姨妹,根本不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那就是他的干妹妹,我希望你好刚用到刀刃上,不然,你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不等方县长再说什么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方县长搁下电话,很不高兴地骂了一句,忽然想起,张副县长的确有个干妹妹,就在县百货大楼工作,似乎,那女的长相非常妖娆,一看就不是个稳重本分的。

    方县长不由大喜,叫来秘书,给他细细叮咛了一番。

    俞和光这天晚上,住在东渠县的招待所里,开会开得太晚了,他怕自己回去,打扰颖颖的睡眠。

    俞和光刚刚进入沉睡阶段,就听见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俞和光困得眼皮都睁不开,迷迷糊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俞书记,我是裕沟乡的。”

    “裕沟乡的?”俞和光在努力回想自己在裕沟乡认识的人,没有这么年轻的女子,便问了一句,“你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是小燕,俞书记,你那天到裕沟乡,还和我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等等!”俞和光只是于礼貌,去洗了一把脸,一下子就清醒了,半夜三更,一个女人找自己能有什么事?而且,她说话娇声娇气的,似乎在有意发嗲。

    见俞和光迟迟不开门,外面的女人有些着急,她又敲了两下:“俞书记,快开门啊,我有急事,呜呜,我们村人误吃了死牛,好多人中毒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,我马上来!”

    一般人,听到这样的消息,肯定会赶紧开门,俞和光却忍不住多想了:裕沟乡到县城有四十多里山路,报信怎么可能派个女人?何况,为何不在乡政府打个电话给办公室?而是用这样最笨拙的方式?还有,她怎么知道自己住招待所?竟然还知道房间是哪个?

    “你去把招待所所长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招待所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叫服务员!”

    外面忽然没了声音,然后传来啪啪的脚步声,很快有人说话:“俞书记,我来了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俞和光隔着门,闻到一股香水味儿,招待所的服务员,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不开门,他就不会惹麻烦上身,可是,万一裕沟乡真的出事了,有人故意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报信呢?

    俞和光下意识在屋里看了一眼,眼光落在被子和床单上,他三下两下把床单和被子结在一起,绑在窗户上,扯着就从窗户上溜了下去。

    招待所的楼后面,是一片空地,种了一些菊芋,长得比人还高,月光下影影绰绰,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俞和光从楼后绕出去,往东走,那里是招待所所长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亮着灯,里面还有人说话:“王秘书,俞书记不肯开门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一下子停住了脚步,果然有阴谋。

    “书记还标榜自己爱民如子,那么大的事情也不肯开门,真想让百姓来看看他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王秘书,这事儿,这事儿……”招待所所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胡所长,今晚的事情若是成了,你还担心他会撤了你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俞书记不开门,他肯定觉察到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俞书记老婆一个月都没来了,韩小燕又是个尤物,我就不信他能拿捏得住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没有去找招待所所长,而是去找下午开会的几个乡干部,玉树乡的党委书记邢光明工作很努力,虽然五十有五,但依然坚持每月下乡四次以上,在全县的乡党委书记中最是勤快。

    俞和光相信这样关心民众的官员,多少有一定的正义感,果然,邢光明听俞和光说,半夜有女人敲门,当即目瞪口呆,然后,气愤地质问:“谁干的,他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