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07章 我怕他

    “俞书记,只要有办法,我们大家豁出去试一试,唉,俞书记,我刚来的时候,也折腾了一阵子,实在是找不到路子!”

    县委一班人中,俞和光只对刘思成有点好感,见他这样上道,自然要把他拉到自己的阵线里来,他称赞了一句:“刘书记,我就知道你是好样的,不愧当年‘拼命三郎’的称号!”

    见俞和光还知道自己年轻时在水利工地上闯出的名号,刘思成一阵激动:“惭愧啊,俞书记,我都快忘了那个时候的事情了。 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来了,我就是来让你想起来的,让大家想起过去的辉煌,咱们团结起来,再创造下一个辉煌!”

    “好,俞书记,你说,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“刘书记,你先去摸摸底,看看县委和县政府里,有多少人愿意跟我努力一把,全力以赴搞好工作?”

    “俞书记,我早就知道一清二楚,我现在就给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县委常委共有五人,俞和光和刘思成两个是一派,方大平和另外一个张副县长是一派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康副书记是个墙头草,从不得罪人,若是常委一致同意的,他也会同意,现在,二比二,他肯定保持中立,若是逼得急了,他就请假住院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叹气,康裕丰的爸爸是个地下党,他五岁就坐在大门口剥豆豆,为爸爸站岗放哨了,十岁时,是儿童团员,站岗放哨查路条,还在一次和小股反动军队的战争中受过伤,他就是不工作,也没人敢说什么,谁要是批评几句,省里就有人为他鸣不平。

    刘思成继续道:“说起来,张副县长才是真正的坐地虎,方县长也是外来户,俞书记想要有动作,肯定会和张副县长起冲突,他在县里的各个机关,安排的亲戚朋友最多,有临时工,还有正式工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不说话了,五个常委,只有他和刘思成是干活的,工作怎么能开展起来呢?

    到了东渠,俞和光已经和方大平、张志章谈了好几次,每次都不欢而散,这两人,除了抱怨,就是想方设法为自己捞好处,跟着俞和光,过出力流汗,收益微薄的日子,他们坚决不答应。

    看着俞和光每天东跑西颠,方县长和张副县长十分鄙夷:“哼,不信他能折腾出个花儿来。”

    的确,俞和光的工作开展地十分艰难,可越是艰难,才越是具有挑战性,俞和光的性格,看着随和,其实特别倔强,一向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    俞和光是********,县长一定程度还是归他领导,但现在,方县长不听指挥还罢了,但张副县长都要对他不理不睬,是可忍孰不可忍,俞和光就从东渠的救济款发放入手,暗中调查取证,终于有了确凿的证据。

    张志章拥权自肥,贪污数万救济款,挪用的数量更多,已经构成了犯罪。

    按照程序,俞和光要把这些证据交给上级,可晋为群可以相信吗?他会不会大事化了小事化小,不痛不痒给那两个人一个批评警告就算了了?

    非常可能,黄宫亮就是先例。

    如果那样,俞和光在东渠的所有计划,都要付水东流,他可就真的陷入泥潭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那样还是最好的情况,整个东渠县的政法系统,都在张副县长的手里,说不定他还有生命危险呢。

    最后,俞和光咬牙下了决心,去了安西。

    安西省纪委昝为民名声非常好,刚直不阿,铁面无私,俞和光在他家门口守了半天,终于见到了本人。

    昝为民对他这样越级告状、不信任组织的行为,非常不满,狠狠将俞和光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昝书记,不管你说什么,我还是那句话,我希望省里直接负责此事,我的前途命运,那都是云烟,可是东渠太穷了,东渠的老百姓太可怜,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,你若是不帮我,就是不帮他们。反正,我这一步不成功,今后的工作就根本没法开展,”

    昝为民被俞和光气笑了,也被他的话感动了,他连夜调人悄悄进驻睿城市,两天后,就把张志章请到纪委去喝茶,同时,大西省检察院的干部,也拿到了东渠县救济款发放的账簿,按照上面记载的人名,五天走访了三百多户,竟然没有一家百姓拿到一分钱。

    铁证如山。

    张副县长立刻被移交检察院,进了拘留所。

    省纪委直接插手东渠的事情,把晋为群吓坏了,唯恐跟着吃挂落,后来,见纪委的人很快就停了手,胆子才慢慢壮起来,托朋友关系四处打听,结果得知是俞和光跳过自己干的事儿,气得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是瞧不起他,还是防范他呢?晋为群越想越气,差点把自己气破了肚子,就在他琢磨着怎样报复俞和光呢,俞和光却自己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一进办公室,俞和光就把秘书支出去:“我和晋书记有重要事情谈,你在外面守着,别让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沉着脸,怒气冲冲: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

    俞和光不以为意,笑嘻嘻地从背包里拿出酒瓶:“内部买来的,也不知道在酒窖放了多久,反正,绝对二十年以上的老汾酒,比外面买的好千百倍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酒量不大,却喜欢这一口,但肚子的气没有消,就挤出笑容调侃道:“俞和光,你不是滴酒不沾吗?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我的确不喝酒,胃不好,可你喜欢呀,这是我专门给你买的。晋书记,今天,我是来给你赔礼的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这才沉下脸:“你还能记起我啊?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我那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我好?”晋为群瞪着眼睛,“你就哄鬼吧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笑了笑:“晋书记,你且听我说,若是说的不对,你怎么批评,我都虚心接受,那么你撤我的职,我也毫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晋书记,东渠的事情,不是我不肯给你汇报,而是害怕张志章啊。”

    晋为群大怒:“你是书记,他不过是副县长,你怕他何来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