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06章 暗算

    (身有微恙,只两更,但这是一大章)张局长怒了:“吴行长,我按规矩从你们银行提款,你别啰嗦了,不然,今后,别想我们财政局在你们银行存一分钱。 ”

    行长办公室的门让人推开,张局长很不高兴地道:“谁这么没规矩?不知道这里在谈工作啊?出去,出——”

    进来的是谁呀?张局长嘴巴都合不住了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俞和光:“张局长,没想到你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,我的话竟敢当耳旁风。”

    张局长很害怕,但仗着有方县长撑腰,他鼓起勇气:“俞书记,是方县长布置的工作,我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一个办法,你去出几天差吧,把工作暂时交给李副局长,跟劳动局的王副局长去深圳走一趟,具体事情,你听王副局长安排。”

    根本就不给张局长说话的机会,俞和光的司机肖军过来,扯着他就上了汽车,直接送去了火车站。

    方县长等了一天,也没见通知发奖金,一打听,张局长上了火车,都快出大西省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俞和光,敢和我斗了,我倒要瞧瞧,你有几斤几两!”

    第二天,全县的临时工都知道书记不给他们发钱,全都愤怒了,他们也有老小要养,也要吃饭穿衣,不给钱,那就不干了!

    临时工罢工了,县委大院首当其冲,垃圾遍地。

    俞和光找到办公室主任:“把咱们单位花名册拿来?”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不敢明着顶撞,就拿来了花名册,俞和光在上面看了半天:“不是有三个在编的清洁工吗?”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嘴巴咧了咧:“俞书记,那三个人怎么可能打扫卫生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的,怎么就不行呢?”

    “俞书记,他们一个是地委吴副书记的妻妹,吴副书记等了这么些年,以为这次肯定能转正,谁知,上级竟然派了个晋书记,现在市委还在安抚他的情绪呢,我不好让他妻妹来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呢?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你的妻妹吗?”

    “啊,不不,是卫副市长的叔叔,再有一个月就六十岁退休了,也不好让他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?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是方县长的大舅哥。”

    两个市委的惹不起,方县长俞和光倒是不怕,可人家也不怕他!

    方大平来七八年初来东渠,一头扎进这个泥潭就再也拨不出脚去,他觉得特别憋屈,每次到市委和市政府开会,都是满腹的牢骚,因为东渠没人愿意来,市委和市政府的官员,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和他计较。

    方大平是东渠县的土皇帝,他不干活,也不许俞和光干活,不然,就显出他不好了,俞和光现在孤立无援,忙得不可开交,县委县政府却没有一个人伸手帮一把,就是因为方大平使坏。

    俞和光这几个月,忙着了解情况,暂时没有搭理方大平,所以,全县上下的人都认为********奈何不了县长。

    俞和光为了制造舆论,并没有下令要清洁工工作,而是给后勤主任下令:“通知全部职工大扫除,县委大院脏成这样,没人看见吗?怎么?一个个的,手断了还是腿折了?谁要干不了,亲自到我这里请假,一个小时后,我挨个办公室检查,外面的院子,你划分成块,每个办公室都有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后勤主任心中苦啊,暗道你柿子捡软的捏,惹不下市委领导和方县长,你拿我们小百姓做阀,但他嘴上却不敢说什么,乖乖去执行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布置完任务,坐车去了县东的沙窝镇,这里有个小玻璃厂,他想争取些资金,让厂子扩大生产。

    东渠很穷,老百姓家的窗户,几乎都是用纸糊的,他相信经济一定会发展起来的,玻璃厂那时候才改造升级,可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玻璃厂的生产规模非常小,很多工作都是纯手工来做,生产能力很有限,俞和光看得直皱眉。

    玻璃厂附近,还有个农业机械厂,就两台大工厂淘汰下来的车床,一台钻床,然后十几个工人,俞和光去的时候,他们正端着茶杯,坐在一根坏车轴前聊天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就没事干,弄这个厂子,不过是东渠以前的干部,为了骗取国家投资,东渠穷得很,只有几台农业机械,农机厂负责维修它们,能有多少事情?

    十几个工人,虽然工资都不高,可一个月加起来也有近一千块了,一年一万多,根本就是浪费。

    俞和光什么也没说,皱着眉头走出来,一路上思索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,眼看时间都过了午时,俞和光回到市委,准备去食堂吃午饭,秘书小辛匆匆找过来:“俞书记,你要去市里开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市里?不是说话会议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刚走,市委办公室就打来电话,说是晋书记让去市里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几点开会?”

    “两点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看了一眼手表,还差一个小时,他根本赶不过去。

    东渠到睿城,垂直距离并不远,可要绕一个山头,那破公路,车又开不快,起码得走两个多三个小时,他赶到那儿,会也该开完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什么会议吗?”俞和光问小辛。

    “办公室的人说,是学习会议,晋书记有重要讲话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很烦晋为群开会,若是真正学习中央和省里的文件,讨论地区发展大计,或者提高官员的行政素养的学习,那都是必须的。但晋为群却有事没事就开会,仗着他有点文采,特别爱讲话,东拉西扯,从国际形势说到国内经济,其余,还有很多是抱怨,什么睿城穷,底子薄,经济难搞,偶尔,他还会训人,责怪各县各部门的领导工作不得力,经济发展缓慢。

    俞和光才来睿城市委,还得敷衍晋为群,以前每次开会,都是按时参加的。

    今天,他不想在去敷衍。

    小辛有些紧张,不停得擦汗:“俞书记,我一接到电话,就立刻去找你,可我到了玻璃厂,你又去了农机厂,我到农机厂,你却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我这就给晋书记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电话打过去,晋为群接了,但语气特别不善:“你说什么?来不及?我星期一就让办公室的人下通知,你两天时间,都赶不到睿城?”

    “星期一,我的确接到了通知,但说是开电话会议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俞和光,你不要拿这么蹩脚的理由搪塞我,我专门给办公室的人说过,要务必通知到人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不知道晋为群为何这样生气,但有一件事,他瞬间就弄明白了,自己被人坑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竟敢不来参加自己的会议,晋为群气得摔缸子。

    是,他开会总是拿一个大搪瓷缸子,当然不是摔杯子了。

    赵博文偷偷得笑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特地让小辛想办法借来会议记录,这次会议,并没有重要内容。他又想办法打听了一下,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:晋为群是和副书记王西兰面和心不合,王西兰背后说他只会卖嘴,睿城的干部提起开会都烦死了。

    晋为群想借这次会议,查出到底是谁对他不满,厌烦他开会,俞和光就这样被送到枪口上。

    没想到晋为群就是这副德行,俞和光心中火起,中国本来就底子弱,又因为经济发展的路线不好,现在和西方差距悬殊,尤其是看到那些香港人过来那高傲模样,他更是着急,可,靠晋为群、方大平这样的官员,国家能发展吗?

    俞和光本来就心情不好,又看到整个东渠县委县政府的官员,每天喝茶看报,然后就是各种抱怨,没有一个做实事的,就更加气儿不打一处来,他下令让下属打扫了三天卫生,每天都亲自检查,要求窗明几净,连院子里、公厕都必须干干净净,可把大家累坏了,也气坏了,县委大院的干部职工一个个怨声载道的。

    县委常委刘思成年轻气盛,跑来质问俞和光:“俞书记,我们的工作不做了?我们不是清洁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工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县委常委,负责城建、地震、商务、民政、双拥、交通、粮食、劳动保障、社会保障工作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鄙夷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还知道负责粮食和社会保障工作?东渠县的百姓都饿着肚子,你难道看不见吗?每天,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,能看出粮食吗?”

    刘思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他比俞和光年纪大好几岁呢,面子挂不住,脸憋得发青。

    略停了停,俞和光又换了笑脸:“刘书记,对不起,最近头绪太多,我也是心里着急,不是故意要责怪你。”

    书记已经说对不起了,刘思成也赶紧找台阶下:“俞书记,不是我不肯工作,是咱们东渠,实在太难发展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发展?难发展才能看出我们的能耐。”

    刘思成眼睛一亮:“俞书记,你有办法不?”刘思成是被上一任********的亲信耍手段,挤到东渠来的,他做梦都想反击一把,当然希望俞和光是个能干的带头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