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05章 胆大

    饺子端上来了,一家人围着吃过饭,冯桂枝洗碗去了,俞和光一脸严肃:“颖颖啊,东渠的事情很多,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,有件事情,我得请你帮忙。 ”

    看到丈夫眉头紧皱,颖颖非常着急,连忙问道:“什么事,你只管说,我一定努力帮你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你当时送到农校的那批土样,每一个到底该种什么,你得帮我整理好,哦,写成报告给我,好不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和光,我肯定帮你弄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唉,说实话,我都想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不是说,一个小小的东渠,不在话下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在你身边,你又不肯听妈妈的话,挺着大肚子乱跑,万一摔一跤怎么办?我真的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颖颖垮下脸儿:“和光,要不我跟妈妈回郭镇去?在那里也听不到你的事情,我或许能够安心,你看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俞和光勉为其难地点点头:“虽然不太好,也只能那样了,你收拾一下,我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把颖颖娘俩了送回郭镇。

    “颖颖,你知道我让省高校的教授帮我支招呢,这几天,我就要去一趟,这几个星期若是不回来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那土质检测报告,你尽量早点给弄出来,好不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又悄悄给岳母和郭振兴留话,万一颖颖这段时间去东渠,让他务必给自己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姐为何不能去?”振兴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,有保护姐姐的义务,即便是姐夫,他也没有完全放心。

    俞和光赞赏地拍拍振兴肩膀:“咦,长大了,知道保护你姐姐了!”

    郭振兴越发警惕起来,脸色都变了:“姐夫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俞和光也严肃了起来:“我这段时间可能会和东渠常委的人起冲突,那些人万一斗不过我,拿你姐做阀怎么办?”

    郭振兴惊得瞪圆了眼睛:“姐夫,他们要对付你?你可不能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心里顿时暖乎乎的,他拍拍振兴的肩膀:“你放心,姐夫不是泥捏纸糊的,他们不会那么容易得逞,我只担心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振兴一拍胸脯:“有我呢!”想到自己还读书呢,多数时间不在家,他又改了口,“还有我爸爸我妈护着我姐姐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又叮咛了一句:“不能让你姐姐单独行动。”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为何要把颖颖送到郭镇,而不是留在市委大院?他害怕自己在东渠闹出什么风浪,市委大院风言风语,让颖颖听见了,她担心了,影响了胎儿生长,他可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还好,颖颖怀孕后,特别嗜睡,脑子也不如平时够用,不然,她不放心自己,说不定会偷偷跑到东渠给自己助阵,那可真让他担心了。

    因为俞和光急着要那些土样的化验资料,颖颖便每过一段时间,就让人去学校实验室取一次化验结果,现在,郭镇有两个学生自费在农校读书,倒也很方便。

    颖颖根据所得的数据和资料,给俞和光写报告,有时候需要什么参考书,就让张帅帮忙从图书馆里借,再给她捎回来,颖颖怀着孩子,精力有限,一直老老实实待在郭镇。

    俞和光刚到东渠,财政局长就跑来了:“俞书记可真厉害,方县长找了三回晋书记,一分钱都没要到手,你一出马,就是十万,嘿嘿,虽然十万还不够补发所有的工资和奖金,也能撑好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局长我告诉你,那些钱,没有我的批条,你不许动一分钱,不管是谁去要都不许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张局长一听那些钱不能动,立刻就蔫吧了,不能花,他这财政局长还有油水吗?他苦着脸,带着哀求的语气道:“全县的职工都半年没有发奖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奖金?全县的百姓都饿着肚子,他们好意思拿奖金?做多少工作,有脸拿奖金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临时工的工资总得发吧?”

    “正式工都没事干,为什么要雇那么多临时工?谁请的临时工,谁负责工资,那些钱,别想!”

    “俞书记,全县城的单位都眼巴巴看着我,我守不住啊!”

    俞和光看了看张局长:“不是你守不住,而是你不想守住,我告诉你,若是你敢给放出去一分钱,我就撤了你!”

    张局长一看俞书记来真的,立刻就不敢说话了,点头哈腰地出了办公室,扭头就去了政府大院,把情况都汇报给了方县长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方大平五十多岁,长得十分魁梧,听完张局长的话,气恼地一拍沙发,“你再给我说一遍,他敢不给大家发奖金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方大平沉吟了一下,俞和光到了东渠,一共开了三次常委会,名义上是和他商量,实际却是变相给他布置工作,一个小毛孩子,懂什么呀,竟然口口声声要振兴东渠,让老百姓脱贫致富,哼,不知天高地厚,方大平从来就没有听进去一句话,也没有搭理过俞和光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俞和光就学乖了,只带了少数的几个人,上上下下地乱跑,却再也不开会,不布置工作了。

    “别怕,他不敢撤了你,有我呢,你先把奖金发下去!”

    张局长有了方县长的批条,胆气壮了,立刻坐车到了银行提款。

    “张局长,俞书记下了死命令,这钱谁也不能动,你怎么说要发工资?”

    张局长对农行的行长笑了一下:“方县长让发工资的,你说,我该听谁的呢?”

    “张局长,我劝你还是听俞书记的吧,毕竟,这钱是他从晋书记手里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全县那么多人都在等米下锅呢,你就别劝了。”

    吴行长没有说什么,但却坐那里不肯动:“张局长,你有方县长撑腰,我却没有,俞书记说了,这钱我要是守不住,行长也别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呿,你别扯了,他如何能管得了你们银行?”

    “可他能管得了我的老婆兄弟,我除非打算一个人供养一家子。”吴行长还是不答应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