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03章 呵护

    小米粥熬好了,俞和光去炒了个胡萝卜蒜苗,炖了一盘鸡蛋,还拍了一根黄瓜,夫妻俩对面坐下吃过晚饭。

    “颖颖,把爸爸妈妈接来吧,有他们照顾你,我才放心些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爸爸不习惯,他闲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让人弄几块大石,让他凿磨,好不?”说完,他自己就否定了,“不行,叮叮当当的,影响你休息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俞和光并没有放弃,他在城外租了一个小院子,开了个石匠店,把郭连弟和冯桂枝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东渠县城非常小,从石匠店到县委大院,步行不到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俞和光从睿城那边,拉来很多石头,有可以做蒜臼的,有可以做石磨的,为了防止郭连弟一个人寂寞,他还给他找来了三个少年做学徒。

    郭连弟一直遗憾两儿子都不肯学石匠,他的手艺没了传人,一下子收了三个徒弟,让他倍感欣慰,每天早早起来,就和三个徒弟捣鼓石头,还絮絮叨叨,给他们传授技能,日子过得十分充实,也忘了身在异乡的寂寥。

    冯桂枝为了女儿,自然不在乎住在那里,每天变着法子,给颖颖做吃的,她住的院子里,有个蜂窝煤炉子,上面的砂锅,就没停过,一个月下来,颖颖没胖,郭连弟的三个小徒弟,都由原来的面黄肌瘦,变得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颖颖的妊娠反应减轻了许多,她写信给李淑兰,让她帮忙说服俞和光,让自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而不是每天吃了睡、睡了吃。

    李淑兰过了几天,寄来一封厚厚的信件,从专业的角度,给俞和光讲了孕妇的注意事项和如何保胎,还劝俞和光接受颖颖的帮助:“她愿意为你做些事情,你不允许,只能让她揪心、情绪不安,与其这样,你不如允许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她的心情好了,对胎儿也好,对她自己的身体也好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这才做出了让步,他尽最大的努力,不让颖颖知道他遇到的艰难困苦,这一年,颖颖的心情是平静的,也是愉快的,俞和光就像一座结实的大房子,为她挡去所有的凄风苦雨、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颖颖怀孕四个多月,李淑兰说,胎儿已经坐稳,可以稍稍多些运动了,俞和光有时候下乡,就带上颖颖。

    颖颖穿一件略有些宽大的蓝布干部服,她个子高,人又瘦,根本看不出是个孕妇,不了解内情的,还以为是俞和光身边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这天,他们来到玉树乡,这里的自然环境好一些,山崖上碧树绿藤,花儿烂漫,令人见之忘俗。

    俞和光介绍说:“玉树很多人会做藤椅、藤席,完全可以以此脱贫,颖颖,你也帮我看看,到底怎么回事,他们也在贫困乡之列。”

    村长将人带到一个篾匠家里,颖颖四下瞧瞧,看到的却是贫穷二字。

    这个篾匠叫徐老幺,说起藤编,他非常自豪:“我们家都会,我哥我姑姑我妹子,没有不会的,我爹才不是那种眼光短浅,重男轻女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还要在家睡大觉?”

    “春天的藤太嫩,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是夏天了,你若是好好干,也不会顿顿喝稀的。”

    徐老幺白了俞和光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老婆在一起唠叨开了:“不是我们不愿意干,挣得多了,七大姑八大姨都来吃,过个节把人累得要死,忙碌一年,什么也攒不下。”

    东渠这里的人标榜人情味儿重,其实,节日就是轮着吃大户,也难怪谁也不愿意多劳动,这简直比原来的公社化大锅饭还阻碍发展。

    颖颖无语望天,真是富裕的路子都是一样的,贫穷的原因,却各有各的不同。

    离开玉树乡,颖颖问老公:“你有想法吗?”

    俞和光展颜一笑:“刚想了个办法,就从徐老幺下手,县里出钱,让徐老幺办个编织合作社,把他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弄来,谁不肯干,就让他上电视,看她还敢偷懒不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东渠县太穷,政府手里没有钱,刚开始很难开展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去找晋书记,他不拨款,我就贷款,反正,事情一定要搞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徐老幺要是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答应。”

    颖颖惊讶地瞪大眼睛:“凭什么呀?他哪会这么听话?”

    “徐老幺的丫头十六岁了,看她做事挺利落的,我准备安排她去县里的招待所工作,一个月有三十块钱的工资,你说,徐老幺答应不答应?”

    颖颖忍不住露出笑意:“答应,肯定答应,可是,招待所已经人满为患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要担心了,招待所能塞那么多人,也不差我安排的一个,你说呢?所长敢不敢下我面子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敢了,你是谁呀?东渠********,这方圆百十里的头把交椅!”

    看到颖颖笑得咯咯的,俞和光暗暗松口气,至于他怎么整顿招待所,他就不敢给给颖颖说了。

    都说,怀个孩子蠢三年,颖颖那么聪明敏锐,现在,因为一人吃,两人用,大脑供血不足,特别不爱费神思考,俞和光的说辞,只要略略合理,都能把她哄过去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颖颖见丈夫的工作井井有条,终于放下心来,她安适地躺在床上:“和光,宝宝会在我肚子里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俞和光大喜,“怎么个动法?”

    颖颖右手轻轻抚着肚子,满脸的温柔恬静:“他有时候踢踢腿,有时候翻个身,哎哎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颖颖惊呼,俞和光吓得一激灵,一个箭步扑过来:“怎么了?怎么了?你倒是说话呀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他忽然伸出小拳头,顶着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我怕肚皮太紧,绷坏了他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摸摸颖颖的肚子:“你这肚子就是太小了,我陪你产检的时候,月份比你小的孕妇,肚子都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颖颖也有些担忧,但她还是安慰俞和光:“淑兰说,胎儿健康着呢,啊——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