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02章 温暖

    颖颖这才知道,俞和光虽然工作能力很强,但东渠县自然环境实在恶劣,同僚又因为各种原因不肯配合,让他的工作步履艰难。

    那些,对俞和光来说还是其次。工作一个月,没有突破口,没有希望,那种压力,逼得他简直要发疯。他怕自己不能挺过这样的艰难困苦,辜负了费老的一片心意,更怕自己遇到困难不能克服,时间长了,磨掉了那份报效国家的情怀。

    就在俞和光苦闷之极的时候,颖颖带着喜讯忽然来到他面前,让他立刻鼓足了勇气——他的孩子,即将来到人世,他一定要用最好的成绩来迎接他!

    安顿好颖颖,俞和光再次来到安西市的建筑学院,他希望找到一个肯合作的教授,研究一下南山上的页岩能不能烧砖,没想到,连着问了三个人,都被断然拒绝了,教授说,那个没有科技含量。

    午饭时,俞和光坐在教学大楼前花坛的矮墙上,望着天,心里盘算着,若是找不到人,他就自己安排人试验,睿城没有砖窑,大西省别的地方还是有的,不就是困难多了些吗?他不怕。

    俞和光正打算离开,走来一个年轻人,他有些紧张地问俞和光:“听说,你在找研究页岩制砖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俞和光急忙站起来,“你知道有人研究吗?”

    年轻人有些窘迫:“是我在研究!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年轻人更加窘迫,但还是挺了挺胸脯:“是!我在研究,我曾经用页岩压碎的土,做成砖坯,让别的砖窑试烧过。”

    “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俞和光大喜:“你,真是个好样的!”

    年轻人脸上涌出一抹羞赧,他介绍说,自己是从石睿山考到建筑学院的,毕业留校,工作不到一年,名叫王刚。

    王刚告诉俞和光:“页岩粉碎起来太麻烦了,你要是想建个工厂,得要大型粉碎机,那个机器很贵的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笑:“没关系,只要值得。”

    见他回答模棱两可,王刚眨了眨眼:“俞书记觉得,怎样才是值得做的?”

    “能给国家带来利润,让百姓吃上饭呀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上去挺感人的,可却不如:“能让我挣钱、闯出名声”更现实,王刚皱起了眉头,怀疑地看了看俞和光:“你还是说得更实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实际?哦,我就是想让东渠百姓脱贫,吃上饱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可以来一个人海会战啊,让老百姓赶上牛拉着碌碡来粉碎页岩,还省钱,还能让更多的人挣钱。”(碌碡是人工把石头雕琢成圆柱行,用来碾压,最常见到的就是在碾盘上,还有,碾压收割回来的麦子用以脱粒。)

    这家伙,怀疑自己,竟然还如此舌毒,俞和光瞪他一眼:“你看我有那么蠢吗?碌碡碾压磨麦子都被淘汰了,我能指望它磨石头?”

    王刚一下子就笑了,露出一口白牙:“俞书记,我听说你是北京来镀金的,没想到,肚子有料啊!”

    俞和光佯怒,瞪了王刚一眼:“我若是镀金,会去东渠吗?那里好出成绩还是有什么优势?”

    王刚笑了:“那是我的老家,我跟着爷爷在那里长到八岁,你是个好样的!一个外乡人肯这样用心,我怎么能不出点力呢?”

    “好啊,王刚,你还偷偷调查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调查能行吗?你要是真的来镀金的,糊弄来一群老百姓,搞个大会战什么的,场面热烈火爆,从中央电视台到省电视台,找来一群不了解内情的记者,轰轰烈烈大吹大擂,你出名了,披着金光走了,山上可怜的植被还被你破坏,老百姓变得更穷,日子更糟,我能不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调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清楚了,你和以前的官员都不一样,你让我看到了希望!”

    俞和光很喜欢王刚,他拍拍对方的肩头:“帮我算一下,页岩烧砖到底有没有经济价值?别我们粉碎了烧出的砖,比从外地运来的都贵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法算出来,手头没有数据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我给你提供经费,你来帮我定数据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能给东渠的百姓找到一条温饱的路,你就是他们的大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俞书记,你别说了,若是老家的人能吃饱饭,你就是他们的大恩人,也是我的大恩人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紧紧握住王刚的手:“我等你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从建筑学院出来,俞和光心情又是兴奋,又是担忧,他希望王刚能给出一个好点的数据,千万别让他失望了,他买了返回睿城的火车票,天黑前,出现在家门口面前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颖颖看到,丈夫虽然风尘仆仆,但脸上的气色,却比早上好,他的心里,装着喜悦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,颖颖,今天白天,没有吐吧?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没有,淑兰说,我的妊娠反应算是轻的,有的人一口都吃不下,还往外吐呢,我今天中午吃了一大碗酸汤饺子呢。”

    没说早饭,那就是早晨吐了,还没吃,俞和光一阵心疼,他让颖颖坐下:“我给你熬红枣小米粥,那个养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熬上了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有些怜惜又有些嗔怒地把颖颖推坐在椅子上:“你怎么这么不听话?东渠这边卖的蜂窝煤,含硫太多,呛人得很,对你和孩子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和光,我戴口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,都让我来,好吗?”但想到自己还得工作,俞和光忽然有些无力,他恨不能把自己一分两半,这样,家庭和工作就可以完美兼顾了。

    颖颖看到丈夫脸色猛一下黯淡下来,还当他生气自己又动了炉子,略有些歉然地拉着他的手:“和光,要不,我下回把煤油炉子带来,好不?”

    煤油也含硫啊,俞和光轻轻抱了抱颖颖:“都是我不好,要不,给你请个保姆吧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和光,我又不是不会动,你也太夸张了吧?”虽然嘴上这样说,颖颖心里还是暖乎乎的,被珍视关爱的感觉,真好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