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200章 犹豫

    看到妻子难过,俞和光很是不忍:“颖颖,你想错了,是我要去东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院里的人,都说是赵博文排挤你的。”颖颖想不明白,丈夫这样一心为公,那些官员为何视而不见,反而非要把他打击一下才满意。

    “是,他的确排挤我了。”俞和光看着妻子一脸的懊丧,轻轻笑了一下,把颖颖搂进怀里:“颖颖,你还是不够了解我,你的丈夫,是那么好排挤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为何是东渠?那里非常穷,解放三十多年了,百姓还有要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颖颖,就是因为这个,我才要求去的。颖颖,你知道,我希望能做具体的工作,而不是每天在机关里,看那些官员敷衍上级的狗‘屁文章。”他叹口气,“可是别的县都一个萝卜一个坑,我给晋书记申请了两回,他也没办法满足我。”

    “和光,若不是你,黄宫亮大概还不会被那么处理吧?”

    “不,黄宫亮还有别的错误,晋为群这样处理,已经是轻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并没有打算去东渠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去哪都一样,颖颖,我相信我能!”俞和光原来打算去兴源,那里很适合种果树,但他绝不能把这些告诉颖颖,平白无故让她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行,可去东渠,还是太苦了。”颖颖心中十分不忍,说着说着,眼圈就红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怜惜地抱了抱妻子:“你别这样,我求仁得仁,就是苦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和光,我有什么苦的?”

    “颖颖,我给晋书记说过,这套房子留下来,你若在东渠住烦了,来这里也行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和光,你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,只要你在,草窝都是金做的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感动地保住妻子:“我真庆幸,这辈子遇到了你。”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颖颖收拾了行李,陪着丈夫一起去了东渠,帮着他收拾好了居住的屋子,还陪他住了十几天,这才去了二道河。

    颖颖也舍不得和丈夫分开,可是,到了季节,她得把二道河春天种下的土苹果苗,嫁接成富士苹果。

    俞和光送走颖颖,立刻就背着背包,带了两个人,去了东渠最艰苦的南山。

    其实,东渠县就在睿城的北边,和颖颖的苗圃只有一山之隔。

    就这个一山之隔,却是两重天,山的南边,青山绿水,郁郁葱葱,山的北边,除了石头,还是石头。

    黄功亮曾经在市委开会时给领导诉苦:“东渠想要脱贫,除非石头能卖钱。”

    若是那些石头是矿石,或者是上好的大理石,的确可以卖钱。

    俞和光带着一丝希望,去山上查看那些石头,他用榔头敲下一块,当即就傻了眼:一层一层的,一砸就碎,肯定是没法做建材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又拿着石头,到安西矿院找了一个教授,让人家给他做个鉴定。

    黄教授给他说:“这是最普通的页岩,什么用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的心一个劲地往下沉,不能做建材,也不是矿石,还不能长树木,那,这里的人,靠什么脱贫呢?

    俞和光的无语,让黄教授误会了,他以为俞和光不服气他的结论呢。

    黄教授揶揄俞和光:“也不能说就完全没有用,砸碎了,可以烧砖,你们石睿山不是没有土吗?建房子还要从相邻的河西地区运过去,实在浪费汽油。”

    “它真的可以烧砖?”俞和光不由精神一振,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黄教授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挺不住,犹豫了一下才道:“它就是粘土压到地底下,地震又给翻上来的,按道理,就是可以烧砖,不过,得先粉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黄教授,矿院有没有人研究这个课题?”

    黄教授摇摇头:“没有,我们是矿院,不是建筑学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俞和光总算是有了一丝希望,他又去了建筑学院,在那里找了三天,也没有教授专家研究拿石头烧砖的,俞和光好失望啊。

    再说颖颖在二道河,却进展十分顺利,没了杨磊,就没必要保密,颖颖把嫁接的办法,教给了大家,二十来个人一起干,事情可就快多了,颖颖只干了几天,就停了下来,后来,干脆把所有的事情,都丢给了小山,她每天在宿舍里,睡大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颖颖忽然觉得好累,每天,太阳晒到床头都睡不醒,晚上,放下饭碗,就想倒下。

    大山媳妇每天让小燕给颖颖送羊奶,听女儿说,姑姑总是睡不醒,高兴地直拍巴掌,她拿了一些山杏给颖颖:“燕儿她爸碰上了,摘了好多,我就想送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山杏酸甜中带些苦味儿,颖颖以前并不爱吃,谁知,这回她觉得特别过瘾,一口气吃了三个才停嘴。

    “燕儿她姑姑,你例假是不是推迟了?”

    “啊,哦!”颖颖立刻就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,她怀孕了。

    颖颖和俞和光年龄都不小了,两人非常期盼孩子的到来,若不是这一回俞和光去东渠,让颖颖心思沉重,她不会忘了自己的例假,都过去半个月了。

    最初的喜悦过去,她忧虑起来,给不给和光说呢?

    二十九岁怀第一胎,已经是比较晚的了,不管让谁说,都会劝她放下一切事务,好好保胎,可颖颖有些不忍心丈夫独自在外打拼,她想陪着他,帮他分担。

    颖颖回了郭镇,先问了妈妈当年是如何保胎的。

    冯桂枝非常紧张:“颖颖,你有了?”

    “没,妈妈,我就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哦,颖颖,你可要当心点儿,若是发现例假没来,一定要到医院去检查,可别伤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当年你有保胎吗?”

    冯桂枝苦笑了一下:“哪有什么保胎,杨家圪崂那样穷,就算你爸爸有能耐,妈妈要做的事情也多得很,根本闲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颖颖也是这样认为的,农村妇女劳作不休,很少有人知道保胎,可她们的生产却多数很顺利,也就是说,劳动,是最好的保胎方式之一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