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99章 排挤

    听颖颖说这富士果树,就是他们家今后的摇钱树,郭九江和郭连弟也照顾得非常精心,眼看着树苗开了花,两人乐得合不拢嘴儿。

    颖颖空间里,现在有枣树、苹果树、板栗、核桃、葡萄、猕猴桃,还种了一些菜、草莓,苹果苗大部分移栽出去,现在里面出现了一些空闲的土地。

    过年时,颖颖在北京的花木市场,看到一盆君子兰,碧绿的叶子整齐排列,花儿璀璨耀目,很招人喜欢,颖颖看了一眼标价,竟然要五千块,把她吓了一跳,她没想到,花卉竟然比果树贵这么多。

    俞和光看到颖颖的表情,解释了一句:“一些珍稀兰花品种,的确非常贵。还有,兰花很难养,贵也在情理中。”

    颖颖又看到卖君子兰种子的,一颗也就五块钱,一点也不贵,她有些弄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珍惜品种才贵呢,普通兰花很便宜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很喜欢君子兰,普通品种就普通品种吧。”

    颖颖去北京农科站,发现那里的君子兰种子比市场上便宜,一颗才三块钱。

    “这些种子也有品种好的。”卖种子的给颖颖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比市场便宜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这是国家定价,能和市场比吗?”卖种子的人不高兴地道,“有人从我这里买了种子,拿到市场,转手就是一倍的利,笨蛋才在市场买种子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当时有个大胆的想法,那就是,市场对君子兰很认可,或许,她可以在空间养些君子兰,赚点零钱花。

    颖颖买了三十颗种子,回到家,照着书上介绍的,弄了些松树林间的腐殖土,和沙土混合了,然后,将种子的鼓背朝上,均匀地摆放在上面,然后,再覆盖沙土。

    然后,用喷壶浇透水,再在上面盖上一块透明的玻璃,以保持盖土的湿润度。

    其实君子兰也不是那么难养,颖颖按照书上讲的操作,那些小种子,已经发了芽,她弄来几十个土盆,把花芽都移栽了进去,就摆放在苹果苗空出的地方。

    颖颖没想到,几天后,在君子兰围成的圆圈中间,长出了一棵枣树,它的叶子比一般的小枣树叶子大,也更绿,茎干一出土,就比她见过的枣树苗儿粗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老枣树重新活了过来的呀?”颖颖蹲在还不到一尺高的小苗儿前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问它。

    枣树苗毫无反应,但颖颖还是坚信,它是个与众不同的枣树。

    颖颖去了一趟二道河,小山的能力提高很快,现在,几乎不用颖颖操心,他把那里打理地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颖颖觉得杨红权也不错,让他做了小山的副手,她要及早早好人才储备,将来,或许自己还要有更大的发展。

    回到睿城,虽然日子还是按部就班的过着,但颖颖却觉得有哪里有什么不对劲,她似乎有一种被人窥视、紧盯的感觉。

    俞和光这段时间工作太拼,体重又减了三斤,颖颖心疼不已,看到他吃过饭,又准备工作的样子,便撒娇让他陪自己一起散步。

    俞和光对颖颖非常宠溺,这样的要求,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,但没几天,他就明白了妻子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颖颖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和光,我知道咱们国家百废待兴,石睿山又是个穷地方,很多老百姓还在贫困线上挣扎,可你也不能把自己的能量一次性耗尽呀,你要将就个细水长流,那样才能为百姓做更多的实事呢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何尝不懂呢?他是心里着急呀,过了会儿,他叹了口气,轻轻拉着颖颖的手:“好媳妇,我接受你的批评,今后,工作要好,身体也要顾及,我一定要健健康康,活得长长久久,陪你到永远。”

    颖颖撒娇道:“这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有些内疚:“我口口声声要照顾你,没想到却成了你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颖颖娇嗔:“你只要在我身边站着,就是对我最好的照顾,这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怎么不懂颖颖的意思?颖颖照顾他的生活,他为颖颖撑起一片蓝天。

    市委大院里,看到他们小两口伉俪情深,没人不眼热的,好多女人和男人吵架,都拿俞和光做榜样:“你忙?你有俞秘书长忙吗?他还天天陪老婆散步呢,你,你连和我说说话都不肯……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给俞和光拉仇恨呢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知道人心叵测,但她还是没有估计到官场上,有人的心理会那么阴暗,正当她二道河、郭镇、市委大院,三个地方穿梭来去,小日子过得不亦乐乎时,睿城市常委忽然做了个决定:让俞和光去睿城最穷的东渠县做********。

    说起来,晋为群这是在大力提拔俞和光呢,而且力度还真不小,一个坐在副处级别没多久的年轻人,转正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有人羡慕,有人冷笑。

    姜水仙那是得意地笑:“哼,俞和光,你不是有后台吗?赶紧去找他啊,不然,你到睿城来,就不是镀金,而是蹭一身污泥,一辈子都洗刷不掉,哼!”

    东渠县太穷了,没法出成绩不说,还尽出麻烦,谁也不愿意去那儿当官。

    东渠原********黄功亮,就是被撤职的。开春那场大雪,东渠冻死了十几个人,因为当地官员不作为,竟然有个孤寡老人死了也没人发现,天气暖和了,尸身腐烂,味儿飘出来,事情才传开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刚好有个记者在那里经过,一篇小豆腐块上了《睿城日报》,晋为群新官上任,看到报道颇为恼火,新官上任三把火,黄宫亮就这样成了靶子,被降职成了副调研员,闲置起来。

    俞和光要去东渠县当********,他头上的光环,就和他的仕途一样,立刻暗淡无光,颖颖从市委大院经过,以前总有面生的女人凑上来打招呼,现在,熟面孔也会假装没看到她。

    那种人甩都甩不脱,颖颖早就希望这样了,但她也不想自己的清静日子,建立在丈夫受磨难上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