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95章 鬼祟

    没法从正面遏制俞和,赵博文便想用迂回的方法,若是俞的家属飞扬跋扈、仗势欺人,这也算是他的污点,赵博文兴冲冲带了两个保卫科干部赶来,想要扩大成果,没想到,郭颖颖已经被人挤到了一边,是农业局的书记老婆金梅梅在又哭又喊。

    赵博文立刻就后悔了,让农业局书记知道自己看到他老婆和人吵架,他会不会有了什么想法?可是自己已经来了,不管都不行:“别吵了,没的给领导丢脸,都散了。”

    见惊动了大秘书长,围观的人都赶紧散了,吴艳艳也让保卫科干部带走。

    “赵秘书长,请进屋坐吧,我刚从家来,带了好些蔬菜和草莓,正要送嫂子一些呢,你既然来了,刚好顺便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不了,不了!我还有工作!”赵博文有些惊慌,觉得颖颖和他打招呼,是知道他来想看俞和光笑话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俞和光的老婆也是个厉害的,今后得多防备些,赵博文想到这儿,急急摆摆手,掉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颖颖没想到农业局的两个领导,效率会那么高,第二天,吴艳艳就被调出农业局,去她老家平山县五沟乡做农业技术员去了。

    平山县,乃是睿城市五大贫困县之一,五沟乡,顾名思义,就是五条山沟组成,她在那里能翻出什么浪花呢?颖颖很期待,哈哈……

    早就和吴艳艳貌合心离的刘涛,迅速和吴艳艳办了离婚,不久,和带着一个小女孩的寡妇结了婚,那寡妇的舅舅是省委副书记的司机,刘涛很快就调回了安西。

    吴艳艳闻讯,气得要死,刘涛早就嫌弃她了,明修栈道暗渡陈仓,还不知和那寡妇好了多久。

    吴艳艳为何那么乖乖的就和刘涛离婚了?没多久,关于吴艳艳的闲话在市委大院也传了几句,让人可以初窥一斑。

    原来,吴艳艳刚到睿城市的那两年,曾经多次堕胎。

    她那时才从大山里跑出来,除了王立峰家里,哪儿也不去,那个男人是谁?大家不用猜也知道。

    七六年底,有人在追查吴三凤诬陷老革命的事儿,王立峰为了洗清自己,闹着要离婚,王家经常传出吵闹声,就在这时,一脸惶急的吴艳艳来投亲,没几天,王家忽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是的,吴艳艳挽救了吴三凤的婚姻,她被王立峰糟践,接连去医院做流产,一度想死的心都有了,为了安抚她,王立峰弄来了一张农校的通知书。

    果栽班的同学没人知道,吴艳艳其实是七八级的,她当年进校办完手续就休学了,第二年才正式开始读书。

    吴艳艳家境不好,也是被逼的,爸爸是个滥赌鬼,曾被多次游斗批判,吴三凤以前根本就不认这个堂哥。吴艳艳第一次订婚,是她十二岁的时候,对方是个大他十岁的男人,比她爸爸还爱赌。

    吴艳艳是被他爸爸输给那个男人的,十八岁那年,爸爸逼着她出嫁,吴艳艳急匆匆跑到睿城投奔吴三凤,谁知,才出狼窝,又进虎穴。

    说起来,吴艳艳身世凄惨,可自己的日子不好,就能害别人吗?

    刘涛和吴艳艳在学校期间,就发生过关系,知道她不是处女,八十年代,人们对这个还很在意,但他却任何表示也没有,他看上的,本来就是吴艳艳和王立峰的亲戚关系,而不是吴艳艳这个人。

    刘涛什么时候掌握了她的隐私,吴艳艳根本不知道,现在,却被这个阴险的男人,一句话就逼得低下头,乖乖去了民政局办离婚。

    吴艳艳已经调走了,刘涛也走了,这些闲话,很快就没人说了。

    好歹这是市委大院,那事情也太令人恶心了。

    姜水仙没想到吴艳艳竟然那么蠢,竟然去和郭颖颖面对面较量,不知道咬人的狗不叫吗?那种聚众闹事,根本不能把郭颖颖怎么样,反而还连累了自己。

    听说,赵博文亲自去了吵架的现场,姜水仙忍不住得意地笑了,市委已经四个秘书长了,她的男人还是个副科级的小秘书,和秘书长差得远呢,想往上爬一步,就得让人腾出空儿。

    姜水仙仔细分析了一遍,恶毒的目光盯上了俞和光,年轻的外地人,后台又鞭长莫及,不算计他,算计谁呢?何况,姜水仙也不用多做什么,只需要悄悄在赵博文老婆那里说几句闲话,事情就能按她的想法办下来。

    姜水仙开始四处打听消息,很快就知道赵博文老婆喜欢甜食,而且,她的生日,就在本月,她特地定了一个大蛋糕,花了一百二十多块,她两月的工资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贪官,也就是收点烟酒,百十块就算是比较大的礼物了,赵博文的老婆果然非常高兴,对姜水仙的印象非常好,两人有事没事的,便凑在一起嘀嘀咕咕,越说,两人的关系越热乎。

    姜水仙故意提起俞和光,赵博文的老婆微微露出嫌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嗨哟,嫂子,俞和光那么能干的,放在机关可惜了,让他去基层,战斗到一线去,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市委是我家开的?”赵博文不高兴地翻翻白眼。

    姜水仙不再继续说下去,换了话题,聊了几句就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姜水仙又撺掇赵博文的老婆,让她鼓动男人,把俞和光弄到北五县去,那里山多地少,经济落后,百姓贫困,很难出成绩。

    赵博文其实早有那个意思,姜水仙的话甚合其心,于是,对老婆交这样的朋友也很赞同,姜水仙越发和他家走的勤了。

    颖颖是个清高的人,即便看到了姜水仙,也没放在心上。姜水仙离婚结婚,又嫁了什么男人,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再说,她还不信了,姜水仙,蟑螂一般的人,她除了能让看到的人恶心一下,还有什么能耐?

    颖颖是个农村长大的孩子,从来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识过,少数黑心官员的恶毒,如何有防备那些人的心思呢?

    再说了,她行的端坐得正,不怕那些人做手脚,她坚信这个世界,正气总能战胜邪恶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