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93章 闹

    姜水仙心里很难受,她也认为郭颖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,但现在,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见姜水仙不说话,吴艳艳继续挑唆:“水仙姐,郭颖颖不恨你吗?以前吧,她无权无势,都敢和我姑姑叫板,现在,有俞和光撑腰,她还不把你往死里整!”

    方宏进还是一个小秘书,而且,姜水仙能感觉到,她始终走不进方宏进的心里,他们的婚姻,还没有稳定下来,她在市委大院,也没有任何助力,此刻,她必须得老实点儿。

    “艳艳,我劝你还是老实点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就是郭颖颖在你头上拉屎拉尿,你能奈她何?忍吧。”

    “水仙姐,你怎么变得这么没出息了?郭颖颖怎么可能放过你?”

    “放过我能怎样?不放过我又能怎样?我能惹得起她吗?”

    姜水仙不上钩,吴艳艳气得咬牙,回到家里,和刘涛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动,俞和光是下来镀金的,我们咬牙忍上一阵,不就过去了?我们现在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刘涛和姜水仙一个调调,吴艳艳都要气死了:“你怎么这么没出息!几年?一辈子能有几个几年?你都三十多了,这几年再得不到提升,这辈子还不完蛋了?”

    “行了吧,艳艳,还怎么提升?我当初就不该去科协,那里有能耐的人太多了,本科毕业的一大把,我一个小小中专生,根本就拼不过,还不如去苗圃,听说,郭颖颖是苗圃唯一的专业人才,若是我去那里,现在说不定已经提拔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呿,苗圃的场长,连个副科级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一步一步来呀,好过在科协每天打闲杂,让人瞧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没出息!”

    “你有出息?把自己姑父都算计到监狱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事,吴艳艳就气儿不打一处来,本来,她还有所顾忌,怕被俞和光报复,现在,反而一下子豁出去了:“我还就不信了,他俞和光能一手遮天,农业局可不归他管!”

    颖颖还没住进市委大院,吴艳艳就开始煽风点火,四处说她坏话了,这才有搬家之后,她出门进门,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三道四。

    颖颖不是当年的单身一人,无所顾忌,为了俞和光,她只好咬牙忍着。

    颖颖心中很清醒,她只要不搭理那些传小话的,时间长了,闲言碎语自会烟消云散,她越是在意,越是计较,事情就越多,越麻烦。

    吴艳艳看出颖颖的打算,她没想到,在学校,郭颖颖就对谣言不理不睬,让她不知白费了多少力气,现在她还说这样,怎么办?难道,自己费了那么大精力,难道就都白做功了吗?

    这天,颖颖从二道河回来,还没进门,就看到吴艳艳一股风般冲到自己面前,噗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颖颖,郭颖颖,求求你,放过我吧,以前,都是我年轻不懂事,招惹了你,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,何况你现在又过得很好,并没有受任何影响,反而还得到了俞老师的爱情,你大人大量,不要和我过不去,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副处以上的干部,住的院子比较大,巷子里人少,显得很安静,吴艳艳这样大喊大叫,声音一下子就传开了,只听见一声声门响,各家院子门口,都探出了半个脑袋,还有,巷子头上,也出现了几个看热闹的妇女,她们就跟商量好了一般,吴艳艳这边发动,她们那边就开始响应。

    真像三年前的事情重演一遍,不过,吴艳艳觉得,现在郭颖颖成了她的堂姑吴三凤。

    看到一双双好奇的眼睛,颖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她若是以势压人,或者推拉、辱骂吴艳艳,反而坐实了自己仗着俞和光势,欺负她了。

    可她郭颖颖,根本就不是那么无聊的人,她也根本就没有打听过吴艳艳,也没有关注过她,更别说压着她、害她了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很气,但她还是深深吸了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这才语气平静,声音清晰地问了一句:“哟,吴艳艳,你做什么事惹了我?”

    吴艳艳没有想到,颖颖会从这个角度开始说话,一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她要说自己说她坏话了吗?那不显得自己是个小人?可是她不能什么也不说啊。

    那些瞧热闹的,已经你往前一步,她往前一步,慢慢地围拢过来,吴艳艳最想要这样的效果,但她可不希望自己被郭颖颖压制了。

    吴艳艳脑子转了转,忽然脑袋往地上一磕:“颖颖,是我糊涂,见俞老师对你好,嫉妒你了,颖颖,求求你,原谅我吧,我再也不敢说你和俞老师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真狠毒,这不是要坐实颖颖和俞和光在学校就有瓜葛、不清白吗?

    看热闹的女人互相对视一眼,嘴上没说什么,心里都忍不住Y’Y开了,一个个的信马由缰,想怎么想就怎么想。

    颖颖扫了一眼看客的表情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只见她不急不躁,声音不高不低,语气十分平静,吐字也特别清晰地问吴艳艳:“你都说了我与和光什么?”

    吴艳艳又愣住了,那些话,捕风捉影,没有一点根据,她敢当着人面说出来吗?

    哎哟,这个郭颖颖,嘴巴怎么这么利害?脑子怎么这么够用?在学校,她怎么就隐藏那么深,没露出丝毫呢?怎么办?吴艳艳急得冷汗都出来了,焦急中,她说了一句还算温婉的话:“我说了你和俞老师恋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何错之有?我和俞老师现在都结婚了,肯定是经过恋爱的。吴艳艳,你起来呀,跪着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颖颖呀,不是这样的,我说过,你和俞老师在学校——,呃,恋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颖颖跟没听懂吴艳艳话里有话似得,她摇摇头:“这个你的确说错了,我和俞老师在学校,并没有恋爱,俞老师才教了我一年多点就回北京了,而且,一会去就是将近两年,我和他若是恋爱了,这两年,他也没来瞧瞧我,我也没去看看他,这可能吗?承包了二道河,我的时间很自由,而且,我家种着大棚菜,经济也宽裕,我不可能不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没去,我真不知道。”吴艳艳抓到颖颖说话的漏洞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